盛夏的雨

无可救药 35

twinklewang:

35


 


送王源回了寝室后,父子两人去了学校附近的一家小茶馆。王东旭点了根烟,放到嘴边浅浅吸了一口,在口中闷了一会儿才缓缓吐出来,蹙着眉问道:“警局那边立案了吗?”


“他们正在立案......”王俊凯拇指轻轻摩擦着瓷杯的杯沿,脸色微沉,“爸,我今早接到了警方电话,有证据说昨天那个人不是第一次作案,身上还背了几条人命......”


王东旭眸光一凛,将烟嘴从口中拿出来:“证据确凿了吗?”


“我不清楚,只知道他们还在收集证据。下个月就要开庭了,他们就是打电话来问王源,是否自愿作为证人出席......”王俊凯话锋稍顿,有些迟疑道,“其实按照王源目前的状况,他没有义务出庭作证,我们也只是在协助警方调查。”


“你的意思是......”王东旭眯了眯眼睛。


“爸,”王俊凯抬起头,连续两晚睡了四个小时不到,他眼球上绕了几道淡淡的血丝,中间漆黑的瞳仁在微微颤动,有些艰涩道,“假如那个人杀人的罪名不成立,法院没有判他重刑呢?”


“他持刀抢劫,又是杀人未遂,这已经是重罪了。”


王俊凯嘴角苦涩地一掀,摇了摇头:“我查过了,按照王源现在这种伤势,杀人未遂的罪名都不一定成立。抢劫加故意伤害,可能三年不到就放出来了。如果是我们败诉,那个人又怀恨在心......”


“俊凯,”王东旭不禁凝眉打断,“我们要把事情往好的方向看。”


“我知道,可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胡思乱想......真的,除非那个人判了死刑,哪怕他被判了无期,我都会担心他被提前放出来,为了报仇而伤害王源......”王俊凯咬牙说着,眼神里透着恨意,脸上却显出一种病态的苍白。


王东旭看着儿子被薄雾蒙住的瞳孔,心疼得也像刀绞一般。他不得不承认,王俊凯这些担心并非空穴来风,如果那人真的穷凶极恶,身上背了很多条人命,假如他有了机会,对那些将他送进监狱的人实施报复,也是极有可能的。


他浓眉拧成了两道直线,正沉默思忖着,蓦然感觉指间一烫,才发现烟都快燃尽了,便叹着气将烟头捻灭在烟灰缸里,问道:“源源那边呢,他是什么意思?”


王俊凯此刻连表情都是木然的:“他说他愿意作证。”


王东旭闻言,眸色也深了些:“你跟他说过你这些顾虑吗?”


王俊凯便无奈地勾勾嘴角:“还用我说吗?爸,王源他又不傻,懂得权衡利弊的......”


王东旭露出几分恍然的神色,苦笑道:“也是,那孩子从小就是这种性格。”


“我没办法拦着他,也不想强迫他做违心的事,”他微微抿唇,“可是我......我又担心万一有什么危险......”


“所以你是希望我也帮你劝他?”


“不,”王俊凯一脸沉静地摇头,“不用劝,这件事即使周姨都劝不动他。”


“那你的意思究竟是......”王东旭有些困惑道。


“爸,”王俊凯又静了片刻,轻吁了口气,视线一错不错地落到对方深邃的眼底,“对不起,这次我是不会同意搬家的......如果不在王源身边陪着,我没法安心。”


只见王东旭的面色一滞,左眉微微抬起:“你这是在跟我商量?”


“我不是在跟你商量,而是不想妥协,”王俊凯瞳光炯炯,咬字清晰道,“你今天从重庆赶过来,不就是因为担心他吗?我也一样,而且我的心只可能比你们疼。”


“俊凯,你不能拿我们的心软当威胁,这根本是两码事。”


王俊凯垂下眼睑,睫毛落了下来掩住眼底的晦涩:“我没想威胁你和我妈,昨天在电话里我已经和她说过......根本就不是王源他需要我,而是我离不开他。就算没有昨天的事,我也不可能和他分开,要是把他从我的生活里带走,我会疯的......”


王东旭不错眼地望住对方,沉声道:“你还不到二十岁,恋爱都没怎么谈过,你懂什么是爱情?”


“那爸你已经四十五岁了,你来告诉我,你懂什么是爱情吗?”


“你......”


“你和我妈结婚二十年了,你们之间还有爱情吗,还是因为对她的责任更多?你二十岁的时候和我妈在一起,那之前你谈过恋爱吗,你怎么知道她就是要跟你过一辈子的人?”


王东旭乌湛的眼眸中一阵波动,他唇动了动,竟有些哑然。


王俊凯说到这里,清隽的嘴角带了丝微乎其微的笑意:“我未满二十岁,也没谈过恋爱,确实不懂什么是爱情。我只知道王源对我来说特别的重要,我想和他一起生活,如果有可能,我会一直呆在他身边,守护他,陪他变老。以后的事情谁都说不准,可至少现在,我是非他不可。”


最后四个字,令王东旭的瞳光一震,冷肃的神色便自眼角一点一点皲裂开来。他嘴角绷成坚毅的弧度,敛眸沉默了半晌,才黯哑地开口道:“你知不知道昨天挂了电话以后,你妈妈哭了很久?”


王俊凯低下头,眨了眨酸涩的眼,有一丝哽咽道:“对不起,是我让你们失望了。”


王东旭仿佛一夕之间苍老了许多,王俊凯在外地念书的这两年,他鬓角的头发已经略微秃进去一些,额头眼角添了深深浅浅的皱纹。


他似乎也有好几夜没有睡上安稳觉了,眼窝深陷,举止间透着疲倦。只见他轻轻掀动了干瘪的唇瓣,有些无奈地低声说:“儿子,你已经是成年人了,我们做父母的,对你的义务尽到这里,也不会再强迫你什么。你想爱谁,想成为什么样的人,这是你的自由。但有一个前提,你要把自己的人生过好,不要一辈子活在别人的非议和阴影下。如果连这一点都做不到,那我和你妈到死都合不上眼的......”


闻及此,王俊凯有些不可置信地抬眸,望向已经不再年轻的父亲,眼前便控制不住地泛起一片潮意:“爸......”


王东旭疲惫地阖了阖眼皮,终于松口道:“我不会再逼你们分手,但是我也没有真的同意你们两个。我可以给你几年的时间向我证明,你们有能力过上安稳舒适的生活。你说要守护他,你想怎么守护,你说要陪他变老,你们又凭借什么支撑这一辈子......等你把这些答案都给我了,我自然会接受你们。”


“......好,”王俊凯摆在膝盖上的双手慢慢攥成拳,喉结艰难地上下滚了滚,才吞下了已经溢到嗓眼的呜咽,他顶着一双泛红的眼睛,嘴角又努力扬起,语气坚定道,“爸,大学毕业之前,我一定给你答案。”


 


赵磊已经到寝室一个多小时了,给王源发了条消息没收到回复,正担心着,便见到对方推门进来。


他慌忙起身,有些责怪道:“大哥你去哪儿了,刚出了那么大事你不在寝室里好好歇着,又出去瞎逛。”


王源把围在脸上厚厚的围巾取下来,嗓音闷闷道:“我昨晚在外面睡的,也是刚刚回来。”


“你住外面了?”赵磊有些错愕地睁大眼,“和王俊凯吗?”


“......嗯。”面对赵磊炯炯的目光,王源不大自然地躲开了视线。


赵磊倒是压根儿没往奇怪的方向上想,心里惦记着王源受伤的事情,便凑到跟前仔细端详了对方的脸,指着下巴上已经结痂的伤口,关心道:“真的就伤这儿了?”


“唔,就是点擦伤而已。”王源伤口处还隐隐地犯疼,却眉头都没动一下,轻描淡写道。


“伤口处理过了吧?”赵磊盯着伤口边缘已经长了新肉的地方,皱着眉确认。


“处理过了,”王源把赵磊快凑到自己脸上的脑袋隔开,有些失笑道,“你再凑这么近我就喊耍流氓了啊!”


“啧,自作多情吧你,是不是每天净意淫着怎么被我占便宜了?”赵磊眯着眼睛嗤笑一声,尴尬地摸了摸鼻子,退开一些。


“是啊,磊哥你这么帅,我当然控制不住我自己。”王源也不呛他,只笑着弯了眼睛。


脱外套的时候,王源摸到衣兜里的袋子,又问:“对了,咱们宿管阿姨那儿是不是有个微波炉来着?”


赵磊刚在桌边坐好,转着眼珠想了下:“好像是有一个,上次看小A拿了披萨去热来着,你要加热什么东西吗?”


王源把外套挂好,掏出兜里面揣着的糍粑:“嗯,我去找阿姨了。”


赵磊目光停在那团白白的东西上,眸底闪过一丝不解:“等等,那是什么?”


王源拎着袋子,在手里晃了晃:“你没吃过这个?”


“......吃......过......啊,不过我上幼儿园就不喜欢吃这个了。”


“那你倒是挺早熟的?”


“我说......这个不是小朋友最喜欢吃的东西吗?你大冷天的还特地去买了一块糍粑回来......王源同学,你真实年龄是三岁吧?”


“猜错了,”王源微微鼓起腮边,长长的眼睫毛翘起来,冲对方扑闪了两下,“宝宝还没出生,是个受精卵呢。”


说完便恢复了一脸平静冷酷,拎着糍粑出了寝室。


赵磊在原地瞠目结舌了半晌,挠了挠头,自言自语道,刚才那只已成年的雄性动物是跟自己卖萌了吗?


我他妈,竟然觉得一点都不违和,这他妈是怎么回事儿啊?!


到了下午,王源和赵磊一起去上了女魔头的专选。第一节课快结束的时候,王源感觉桌肚里的手机震了一下。他拿出来一看,是王俊凯的消息:“快下课了?”


王源掀起眼帘瞄了一眼还沉浸在讲课激情中的女魔头,悄悄拿出手机回复:“还差五分钟。”


“嗯,等会儿下了课到走廊来,我在后门等你。”


王源一愣,小心翼翼地回头,果然在后门的玻璃上看到了一双黑漆漆笑眯眯的桃花眼。


他一颗心霎时间软绵绵的,回复道:“知道了,你来这么早干嘛?”


王源回复完这句,赶紧提起笔写了两行笔记,不知不觉女魔头已经翻完了四张PPT了。记笔记的间隙,手机又在腿上震了两下。


他拿起来一看——


“来看看你[/微笑]”


“坐了一节课有没有不舒服[/微笑]”


王源眼珠发直地盯了屏幕半晌,硬是亲身体验了一回如何在数九寒天的十二月里把脸都红成了六月的杏子,还是熟得破皮儿淌汁儿的那种。


本来后面真没什么感觉的,被王俊凯这么一说,倒真有些酸酸涨涨了。他垂着眼,手指头戳着屏幕都不知道怎么回。


偏偏这时候,女魔头发现了他低头玩手机,便重重地咳了一声,尖细的嗓音喊道:“王源,你来回答一下。”


“......”


教室里一时死一般的寂静。


赵磊见王源没反应,便戳了戳他的腰,压低声音提醒:“源儿,女魔头点你回答问题呢......”


“......嗯?哦!”王源站起来的时候眼神还没聚焦,脸上覆着淡淡的红晕,嘴皮子一哆嗦,答道,“没有!”


女魔头细长的眉梢倒竖起来,柳叶眼都嗔圆了:“你在说什么?”


王源又懵了一瞬,如梦方醒,感觉整个班同学的视线都齐刷刷地投向自己,脸上绯红更浓,只能在原地难堪地捏着拳头。


“你到底听没听清我的问题?”女魔头又问。


“......我......”


女魔头紧皱着眉,似乎还想说点什么,下课铃却突兀地响了起来。她眯缝着眼睛打量了王源片刻,才道:“你课间的时候给我好好准备着,下节课第一个提问你。”


“好,谢谢老师。”王源蔫头耷脑地坐了下来。


赵磊有点古怪地望了他一眼:“源儿,你刚才说的是啥呀,什么没有?”


闻言,王源脸皮又开始发烫,连忙摇了摇头:“没什么,老师刚才问的是什么?”


“女魔头问的是咱们国家经济发展经历了哪四个阶段......”


“......夭寿了!”王源把脸埋在胳膊里,这哪里是答非所问啊,这摆明是想和老师对着干嘛,他简直是有苦说不出。


赵磊又戳了戳他:“哎王源,我还是很好奇诶,你刚才说的没有,到底什么意思?”


王源趴在桌上一动不动,装死。


“干嘛不理我?”


“......”


几秒钟后,又被人戳了两下后背。


王源把压出了红痕的脸抬起来,细弯的眉毛向中间拢起,有些气急败坏道:“能不能别烦我,我不想说还不行吗!”


赵磊在旁边,嘴角的笑容不但没有褪去,反而有些意味深长。


紧接着,身后有恬淡温凉的嗓音响起:“我不是让你下课去走廊找我,你趴这儿干嘛?”


王源神色微滞,方才想起这场乌龙事件的始作俑者,心里的火噌一下冒起来,将眼珠睁得浑圆,去瞪那一脸云淡风轻的人:“还不是因为你?”


王俊凯微微怔愣:“我?我怎么了?”


身旁的赵磊明显八卦地竖起了耳朵。


王源深深吸了口气,起身扣住王俊凯的手腕把人往教室外拉。


到了走廊里,王源将对方的手甩开,下颌微微扬起,黑亮的双眸中盛着愠恼:“要不是因为跟你发消息走神,我也不可能在课上闹笑话!”


王俊凯左侧的眉梢一挑:“闹什么笑话了?”


王源气得干瞪眼睛,又碍着面子不能一五一十地说:“被老师提问了,没答上来。”


王俊凯低头看了看两人间最后一条聊天记录,心里头已经猜出了七八分,脸上似笑非笑,幽幽地道:“明明是你意志力薄弱,现在反倒来怪我。”


“......”王源牙一痒,“明明是你先问那么下流的问题,还敢说我意志力薄弱?”


王俊凯故作震惊道:“下流?我说什么就下流了?问你身体有没有不舒服很下流吗?”


“你是关心我身体舒不舒服吗?你问的明明是——”王源清秀的脸蛋涨得像一块红布,实在是说不下去。


王俊凯彻底被王源难为情到炸毛的样子取悦了,连忙知趣地打住,揉了揉对方的脑袋,望着对方的眼睛认错道:“行行行,是我流氓,打扰你上课的思路了......那你现在下课了,能告诉我了吗,到底有没有不舒服?”


王源虎着脸躲对方的手,恨恨道:“没有!”


王俊凯从怀里掏出一盒从保温箱里拿出来热乎乎的牛奶:“没有也把这个喝了,暖暖胃。”


王源盯着那盒牛奶,阴郁的脸色终于缓和了点儿。他接过牛奶,把吸管插进去喝了一口。


王俊凯眼睛微微弯着,一边看着他喝,一边接道:“对了,我爸要在C城呆两天,暂时住在附近那个酒店。等会儿下课了你别去食堂,等我来接你,他说要请咱俩吃饭。”


王源先吃惊地瞪大一点眼睛,又抿了抿嘴角,不大好意思道:“不用了,叔叔跑那么远来看我,还要破费,我......”


王俊凯轻笑一声,温柔地刮了下他的鼻子:“假客气什么呢?说得好像你以前少占我爸便宜了似的,别装清高啊,又不差这一次。”


道完别,王源叼着吸管回了教室。这第二节课,他基本成了女魔头的重点盯梢对象,五个问题里有三个问题被点名。幸好政治经济学这门课王源学得一向得心应手,女魔头特意选了几个刁钻的问题也都没有难倒他,课上到后来,对方投向王源的目光里反倒带了些许赞赏的神色。


下课后,王源无视掉赵磊软磨硬泡一起吃饭的请求,抛弃对方到了教学楼下面等着。他的微信刚发出去不久,王俊凯的电话便到了:“在二教门口等我两分钟,我已经到校门口了。”


王源目光专注于往来步行的人群中,以致于当王俊凯戴着顶黑色头盔,骑着辆白色摩托到他眼前时,他差点没认出来。


王俊凯扔了一顶白色的头盔到他怀里,朝后座扬了扬下巴:“上车。”


王源怔怔望着对方,黑得分明的瞳仁放大几分,一脸震惊道:“你哪儿来的车?”


“我爸下午陪我买的......别这么看着我,是我自己攒的钱。其实之前就想买一辆了,一直没下定决心,正好赶上他过来,就让他帮我参谋参谋。”


王源似乎还没晃神,讷讷道:“你下午才买的?那你现在怎么就能骑了?不......我的意思是......”


“我高中就会骑了,”王俊凯换了一件贴身的风衣,一双长腿搭在两边,正微弓着背骑跨在车身上,打侧面望去,人影笔直而修长,透过头盔的护目镜,便清晰地看到了他那双乌润的桃花眼,他眼角微弯,与王源说道,“铁哥那会儿不是买了辆二手的玩吗,我常借他的车去观音桥附近遛弯。”


“怪不得周末下午总见不到你。”王源想起高中的时候,周日下午想找王俊凯出去打牙祭,回回都见不到人影,害得他以为对方是偷偷交了女朋友。


“所以你哥的车技还是能信得过的,快上来吧。”


王源将头盔戴上,扶着王俊凯的肩膀有些笨拙地跨上了车后座。


王俊凯双手旋动了油门手柄,着地的双脚踩上踏板,低声叮嘱道:“搂紧我的腰。”


王源依言伸长了双臂,松松地环在王俊凯的腰际,头盔抵在对方宽厚的脊背,略一抬眸,便看到那后背上凸起的肩胛骨。


车慢慢滑行出去,惯性令王源的身子忍不住后仰,他下意识便将手臂收紧了,双手隔了一件风衣丈量,心里头纳罕着,这人的腰怎么变得这么细,难不成最近又瘦了?


他的护目镜是掀起来的,气流穿过了扬起的柔软额发,有几缕调皮地钻进了眼睛里。他微微眯起眼,感到飒飒的寒风扫到脸上,鼻头被冻得有点僵。


直到驶上了校外宽阔的马路,王俊凯才开始加速,路边的人影还来不及看清就迅速闪过。王源在后座不禁松开了一只手,十指指缝张大,拿掌心感受着猎猎风速,逐渐加快的车速令他的嘴角忍不住扬起一抹张扬的笑意。


王俊凯感受到王源的动作,眉心不禁皱起,一边注意路况一边喊道:“手抱好了,不然给你甩下去——”


“哦,知道——”王源亮着两排白白的牙,满足地笑了笑,又听话地收回手,重新抱紧了身前的人。他将脑袋隔着头盔靠在对方的肩膀上,眼睛望着夕阳泻下的柔柔的光,为路边光秃的树干镀上一层华丽的金黄。


车开过了几条街,驶上了市中心的主干道。靠边的摩托车道上车流不多,王俊凯又稍稍提了速,眸光直视前方,低沉的嗓音从头盔下传来,飘散在拂面而过的空气中。


“源源,听得到我说话吗?”


王源微微支起脑袋,笑着喊道:“能!”


“咱们以后都不坐黑车了,好不好?”


王源一开始没听懂对方话里的意思,只是茫然地应了一声。


王俊凯一边右脚挂挡,加大油门,一边用沉稳的语气接下去:“你哥现在......还买不起好车,只能拿这辆一万多的摩托载你。在咱们有钱买新车之前,你就先委屈一下,以后不管是去火车站,去市中心,还是去北山,去郊外,不管去哪儿,我都载着你。”


车轮声和鸣笛声似乎要将王俊凯温煦的嗓音堙没,却还是穿过气流,清晰地过滤到了王源耳中。他掀开了半寐着的眼皮,长长的睫毛向上翘起,被金色的夕照映得几乎透明。


“好啊。”王源语气轻快地答道。


——“那在我考完驾照之前,你就是我的御用司机了。”


可下一秒,他却听到了自己咚咚的心跳声,一下又一下地敲击在胸口,怦然,清脆。


该怎么形容这种溢满了整个胸腔的悸动?


——其实跟保时捷比起来,我可能......更喜欢你的摩托车吧。




tbc




之前看到评论里有人说感觉在出柜这件事上哥哥表现得有点没用,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考虑过,哥哥在文里的设定也只是个十九岁的青年,初恋就是源源啊,所以他爱得努力也笨拙,不可能每件事都处理得完美(就好像他骑摩托车告白,虽说有点中二却也有点浪漫)。更重要的一点是,他还有一个身份就是王爸王妈的儿子。哥哥他应该是个有担当的人,而不是恋爱脑,一意孤行追逐爱情太理想化了。更何况在这种事上和父母较劲,只会加重父母对弟弟的排斥感。所以直到这一章,在王爸的态度明显有所松动的前提下,哥哥才向父亲剖白了心迹,不分手不搬家不妥协,我非他不可。出柜本就不是件容易的事,所幸他们拥有通情达理的父母,所以我不觉得这个过程有多虐,反而让他们更加认清彼此的心。接下来的发展,应该会在你们的意料之外,聪明的小脑瓜应该已经嗅到我准备搞事的味道了吧~


还有一个比较好的消息,今天刚走完毕业红毯,接下来的日子可以恢复更新速度了,我会努力在六月底完结掉的~



评论
热度(1664)

© 盛夏的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