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的雨

-加冕【完】-

哇 疯狂为大大打call!超级棒的小说!!

流质蛋黄:

上部 练习生凯X练习生源;


下部 同一组合明星凯X明星源


 


完结啦,最后附送一段蛋黄的结语,这么久谢谢大家!


 


1 下部1


--------------------


“王俊凯个人演唱会?”李煜言不敢置信地看着顾若郡,“顾总你认真的?”


“我跟你保证没问题。不信你问你大外甥。”


祖秀别了别嘴,一脸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要问找其他人去的表情。


“我知道他一年来写了不少歌,很多歌手也来邀歌。”李煜言疑惑地望向顾若郡,“可他眼睛不是还没彻底恢复吗?”


“李社长,你果然老了,他眼睛是否真的好还是没好这都不是重点。”顾若郡摇摇头,“重要的是这个噱头。”


“你想啊,都一年过去了,王俊凯除了日常po些生活照,发些音乐作品以外,一个节目都没上,他的粉丝基数如此庞大,还能做到现在都坚挺不脱饭,这就代表着他们都在翘首以盼王俊凯的回归,”


“所以呢?”


“结合他眼睛的情况,如果开一场全黑的演唱会,你们觉得怎么样?”


“啊?什么?”祖秀抢先开口,“全黑演唱会?顾总你投资办场演唱会也太抠门了吧,连灯都不给开。王俊凯现在只是面对不了闪光灯,日常活动没多大问题了。”


“我知道啊!这不是个噱头吗?你们想想,这种史无前例的操作本就很具有炒作性,还顺便给粉丝卖个惨,他们一定前赴后继地来掏钱。”


“你这么说好像的确有些道理。”


“你们问过我的意见没?”


“王俊凯?”顾若郡看了眼推门而入的人,“你在公司啊?”


“在作新的曲子。”王俊凯横了他一眼,“给我开演唱会,起码要问下我吧。”


“坐坐坐。”李煜言打起了圆场,“你有什么想法?”


“建议可行,目的不纯。”


“哎你。”无端受到质疑,顾若郡内心愤愤不平,“那你怎么想?”


“按你说的,开个小型的演唱会,但是…”王俊凯望向他,紧接着说了两个让顾若郡吐血的两个字,


“免费。”


“王俊凯你逗我?”


“钱我全部自己出。现在我版权费收的不少,这点钱我还是付得起的。”王俊凯扭了扭肩膀,“他们等了我这么久,回馈他们是我应该做的。”


“不是,这…”


“社长。”王俊凯转向李煜言,正色道,


 


“我已经休息很久了。是时候回来了。”


 


“好的我知道了。既然你有心愿意做这件事,那这次演唱会就按你说的方式办,既然是免费,规模不会很大,资金方面公司会帮你分担,但是记住,下不为例。”


 


“嗯。”


 


走出会议室,顾若郡眼睛一直黏在王俊凯的背影上,越想越愤懑,便开口喊住前面那个人。


“王俊凯你故意跟我过不去吧?”


“我不是按你的意见做了吗?”


“你不收门票,对我们而言可是一笔巨大的损失大哥!”顾若郡强忍着头痛解释道,“我是个商人!商人!”


面对顾若郡的跳脚,王俊凯丝毫没有搭理的意思,蓦然他回头,眼里似有好奇,


“他…最近有没有和你联系?”


“王源阿?”


王俊凯沉默地点点头。


“当然了,每天晚上都要给我打一小时电话,我耳朵都要起茧了他还不挂。”


“噢这样啊。”王俊凯掏出手机,按下中心的暂停键,“刚才那段我录下来了,到时候放给你老婆听。”


“哎哎哎别呀我开玩笑的!”顾若郡赶忙扑上去制止他,“我都不记得什么跟他联系的了,可能一个月前吧,他应该过得挺好的。”


“过的好就好。”


“你就问这个?”


“嗯。”王俊凯下意识地舔了舔发干的唇瓣,落寞地沉声道,


“问太多,我只会更想他。”


 


经公司和主办方讨论后,演唱会的主题定为黯,意为无光中诞生的乐章。然而官方消息发布的时候,等待了太久,期盼了太久的粉丝一时间甚至不敢相信自己亲眼所见。即便名额限定2000个,只是Champion之前一场演唱会的1/10,也足够她们在电脑手机前号啕大哭。


 


这场小型演唱会前后筹备了近一个月,就如顾若郡所设想的那样,在表演的时候,舞台除了地面上会开启微弱的荧光外,不会再追加任何刺眼的光线,然而在开场前3个小时,沈易竟然怎么都联系不上王俊凯,酒店没人手机不接,所有人当即决定分头去找人。


 


而祖秀则第一时间开车回别墅。


 


“王俊凯,你在不在?”


用备用钥匙开门后,祖秀一踏入客厅便朝着空旷的室内大喊。虽然没有人回应,但是祖秀敏锐的触觉告诉他王俊凯就在这里。于是他蹑手蹑脚地上楼,推开一个个房间察看里面是否有人,然而在走到走廊尽头的房间门口时,他意外地发现,竟然有异常明亮的光束从狭窄的门缝中渗出。


 


呼之欲出的预感悄然窜升,祖秀小心翼翼地拧开房门,然而就在推开的刹那,祖秀被眼前的画面震撼到瞠目结舌,全然不敢置信地怔在原地。


 


视线所及之处,几盏巨大的探照灯贴着墙壁在房间的一侧摆满,散射的光芒从四面八方投掷到对面的墙面,重重叠叠的光束汇聚在对侧,致使整个墙体泛着扎眼而刺目的耀白。


 


而那座墙上,从左至右,从上至下,贴满了王源的照片。


 


在这强烈的光影交叠下,只见王俊凯正缓缓走向这面墙,即便被刺激地数次闭眼,他依旧强睁着双目靠近,将手伸向前方,温柔地触摸那一张张人像,用眷恋的目光,一处不肯错漏地,无比细致地看着。


 


有王源的地方,对王俊凯而言便是光。


王俊凯只想一心向光。


 


‘他竟然是用这样的方式逼迫自己去恢复视力吗?’


自以为这个圈子里所谓的真情假意早已见怪不怪,然而祖秀在见证这样的情景后,竟也禁不住百感交集涌向心头,一时之间,他竟然想抽身离开,不去打扰沉溺的那个人和他满身满心的眷恋。


 


可他不得不出声:


“王俊凯,演唱会要开始了。”


 


仿若如梦初醒,王俊凯回首与门边静伫的祖秀对视,祖秀注视着他将那一盏盏大灯关上。


“走吧。”


 


王俊凯个人演唱会“黯”获得前所未有的成功,不仅因为免费回馈粉丝的形式而获得公众的大获好评,演唱会中王俊凯的自作曲更是博得了各大媒体的眼球,尤其是演唱会结尾的安可。王俊凯自弹自唱的原创被粉丝传到网上后,24小时内竟然转发超过100万次,这首歌曲以沉重而又舒缓的旋律开篇,高潮部分却凭借浓烈的悲怆唱的人心如刀割,然而到了第二部分,同样的旋律,整个曲子却呈现出截然不同的感觉,仿佛蝉蛹在历经风霜的一波三折后正以不屈的面貌奋力地挣脱枷锁,渴望重获自由。


 


当唱到最后一句时,王俊凯突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吉他丢置在一旁,没有人预想到,就在尾音终结的瞬间,头顶硕大的探照灯骤然大开,一刹那,在场所有人仿佛都在亲眼见证舞台上那个人破茧成蝶,王者归来的时刻,耀眼的群光披拂在王俊凯大开的怀抱中,画面如同天空中最亮的明星那般璀璨。


 


现场的粉丝顷刻间哭成一片汪洋。


 


灿烂的光芒衬托得王俊凯愈发迷人,令人挪不开眼,只见他冲着台下黑压压的人群,浅浅一笑,


 


“各位,我是王俊凯。”


“我回来了。”


 


除了祖秀没有人知道王俊凯的双眼已经完全恢复,王俊凯事先也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以至于在现场的李煜言和顾若郡都被这一幕彻底惊呆,演唱会结束后,顾若郡难得地搂了搂王俊凯的肩头,调侃道,


 


“大明星,现在可以帮我们多挣点钱了吧。”


 


王俊凯笑而不语,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但他最后的举动已然挡不住外界各大媒体都在争相报道他重新启航的新闻,之前被李煜言推掉的合作方在听到消息后第一时间卷土重来,王俊凯迅速投入之前的工作状态,立马洽谈了数个广告代言和时尚资源,堆成山的通告瞬间让他脱离之前的闲散状态,忙的不亦乐乎。


 


虽然王俊凯复出,但所有人眼中,自从王俊凯受伤,王源退出娱乐圈后,Champion每个成员都在发展自己的演艺事业,然而就在他们都以为Champion下一步就面临解散的时刻,王俊凯竟向李煜言要求以组合的形式再度回归。


 


在两个月的精心筹备后,Champion以六人姿态重整出发,全专由王俊凯操刀打造,主打歌定为王俊凯在个人独唱会上火极一时的结尾曲,歌曲发行的当天,打榜的成绩再度将Champion推至乐坛组合霸主的地位。与此同时,王俊凯个人音乐标签也在乐坛引发史无前例的轰动,各大知名影视剧作都竞相与他约主题曲的作曲演唱,除开组合的霸榜外,他个人名义的solo曲目全部牢牢占据在各大音乐排行榜的前列。


 


不知何时起,业内外对王俊凯的印象早已从纯粹的偶像明星跨越到知名音乐人。然而就在王俊凯潜心音乐事业之际,顾若郡在某天突然找上了门。


“你怎么来了?”王俊凯开门看见不请自来的某人,眉心一蹙,顾若郡倒是不客气,径直闯进人家家里坐下,迫不及待地发问:


“王俊凯,除了音乐,你没有其他想法吗?”


王俊凯莫名其妙地抬头看他,“你指的其他想法是指?”


“演戏。”


“不好意思,没有兴趣。”


“哎不是你就不能考虑考虑再回答我吗?两年前皇城火成那样,不正说明你在演员的道路上是个可塑之才,潜力无穷?我知道你现在一心只想搞音乐,发展下其他可能性也未尝不可嘛。我找你演的这部片子,可是请的蝉联国内最权威的电影奖项金箭奖的王导,而人家目标可是通过这部片子再度夺魁。”


“娱乐圈又不是没有好演员了。”


“可是剧作者指名要你演。”


“指名要我演?”王俊凯不解,“谁会专门找我演?”


“皇城的作者凌慕子老师,她和我们影业合作创作了一部电影剧本,现在指定要你演。”


“为什么?”


“她跟我说,当年你对皇城结尾的诠释让她非常难以忘怀,而且这个剧本,我相信你一定不会拒绝。”


“讲什么的?”


“简单来说呢,就是一个男人孤独的复仇之路。”


顾若郡不由分说地将前半部分的剧本塞在王俊凯怀里,王俊凯愣愣地盯着剧本上大大的无冕之王四个字,面带狐疑地翻开剧本翻阅起来,顾若郡注视着面前那人的表情,眼睁睁地看着它从初始的抗拒逐渐变得耐人寻味。


翻至最后一页,王俊凯缓缓合上剧本,再度望向顾若郡的目光变得深邃悠长,他开口试探道:


“顾若郡你跟我说实话,这个剧本和你是不是有关?你找我演这个剧本是不是想暗示什么。”


“额,我的确有给过老师一些建议。”


“这里面有些故事分明就是……你别想瞒我。”王俊凯死死捏着这叠纸张,颤抖着站起身与顾若郡四目相对,“你想让我去演绎他?”


“你不是想了解他吗?”顾若郡骤然打断王俊凯的质问,嘴角勾着意味深长的笑容,


“现在给你这个机会,就看你愿不愿意。”


 


王俊凯死咬着嘴唇,直到顾若郡离开都没有给出确切的答复,待到夜深人静,王俊凯独自一人守在王源留给他的这栋房子里,一年多前短暂的二人时光再次剖开他的回忆,王俊凯将那本被他扔在一旁的剧本重新拿起来,再次细细品读了一番,在念完最后的结局后,王俊凯骤然起身,抓起门口的车钥匙便夺门而出。


 


“哟,什么风把我们大明星给吹来了。”


正在经营自家酒吧的祖秀看到面前气势汹汹的王俊凯,满脸诧异地戏谑道,


“我有事要问你。”


“你不会又要问我王源什么时候回来吧?”祖秀求饶道,“大哥你都问了几万次了,放过我好不好,他什么时候想回来我还真不知道。”


“我不是问这个。”


“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不让我给你联系方式,上次给了你你一下给他打了50个电话他立马就把电话换了,还把我臭骂一顿。”


“我也不是说这个。”一提起这个王俊凯气就不打一处来,他也摸不清王源到底在想什么,还是说现在的自己还不够让他有信心?


“那是什么?”


“你看看这个。”


王俊凯把剧本丢给祖秀,


“顾若郡找我演的剧本。你仔细看看里面的内容。”


祖秀莫名其妙地接过一打纸稿,迫于王俊凯的淫威耐心读了起来,王俊凯敏感地察觉到祖秀的表情也变得和今天下午的自己一样耐人寻味起来。


“很像吧。”王俊凯出声,“我想你告诉我,这里面有多少是他?”


“多少是他吗?”祖秀摩挲着光滑的下巴,看似认真地思索,


“百分之三十,百分之五十,哦不对,百分之七十。”


“你在逗我玩吗?”


“你也知道,剧本和现实不可能一模一样。”祖秀不再打趣,“我承认,里面的一些故事和他的际遇不谋而合,但是我觉得,这个剧本有一个最大的不同。”


“什么?”


“不同的是,这个剧本的主人公一直是一个人。”


 


祖秀倏而歪头一笑,


 


“而他的人生,有你。”


 


眼眶蓦然泛着温温的湿热,王俊凯别过头,终究按耐不住地问了句,


“他现在,怎么样了?”


“挺好的呀。”祖秀擦了擦桌上的玻璃杯口,“他学校里好像有个老外正在对他穷追不舍,看照片还蛮帅的,不比你差,我在想要不吹吹耳边风怂恿他别回来得了,反正你对我也不咋地。”


王俊凯顿时皱着眉头,不满地指着祖秀。


“你这人怎么这样。”


“怎么?”祖秀仰起脖子无赖道,


“你就这么对你大舅子的?听着,以后逢年过节都要嘘寒问暖,否则别想让我说你半点好话。”


“我…”无奈之下,王俊凯只得强压住攒动的小火苗,忿忿地扫了祖秀一眼。


“所以你到底找我来干嘛?这剧本是你要演?”


“恩。”


王俊凯颔首,


“我会接下它。”


 


确认了主演名单后,无冕之王没多久便正式在影视基地开拍,暂别了自己熟悉的领域重拾演戏的学问,王俊凯面对摄像机和踩点等久违的场面,难免有些生疏,但角色的特殊性使他愿意花费比其他人更多,甚至多好几倍的时间去细细钻研。他时常会想,王源在面对这些事情时,到底是拥有何种心境,在深入角色的过程中,王俊凯经常错觉,也许,即便隔着重山万水,隔着时空拉锯,他也能与大洋彼岸那人曾经拥有过的心境不谋而合。


 


熬过初始的不适应,王俊凯的表演渐入佳境,尤其在演到主角遭遇重重打压时,王俊凯觉得,好像另一个王源就存在在自己的身体里,不自觉的牵扯着他的心境和行为,拍摄过半时导演已然对王俊凯张弛有度的表演赞不绝口,褒奖有加,而就连旁观的顾若郡也觉得,王俊凯在这部电影中所投入的心力和水准,与当年的皇城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虽说王俊凯这几个月不闻外事,全身心地投入拍摄中,但他居然在临近杀青时从沈易那里得知,他们MZ的社长李煜言,居然公开在公司会议上表示近期会提前退休。


 


“哎,也不知道新来的社长是何许人也。”                               


“社长没跟你说过吗?”


“没有啊。”沈易努了努嘴,“不过我听说好像是董事会一致决定的,也有可能是从其他公司挖过来的大佬。反正,只要不影响你的前途和资源,我也无所谓。”


“你以为现在我这么好左右的?”


“那倒是。”沈易一脸骄傲,“你可是我一手拉扯大的,别人当然比不了。就拿你现在拍的无冕之王来说,我觉得说不定这次国内最高的金箭奖影帝就是你。”


“什么跟什么。”王俊凯被沈易夸张的表情弄得哭笑不得,“什么时候那个新社长正式任职?我是不是得去跟他打声招呼?”


“必须得要,先搞好关系再说。”


 然而等无冕之王杀青,王俊凯从影视基地回到公司后,他才发现李煜言居然已经退位了,而新来的社长也没在办公室。


“怎么回事?”


王俊凯转而问秘书,“李社长人呢?”


“上个星期退休了”


“那新社长呢?”


“听说昨天又去国外出差了。我也一直没见到他人,接替李社长时他邮件通知我放几天假,等我回来后办公室里人又不见踪影了,整个人特别神秘。”


“小凯不好了!!!”


走廊另一端,沈易朝着王俊凯飞奔而来,


“什么事咋咋呼呼的?”


“之前给你签的一部古装剧要提前开机,要求你下星期入组!”


“啊?”王俊凯单眼微眯,满脸不耐烦,“我才刚下戏就安排我进组?为什么都不提前通知我一声,这部古装戏一拍就得拍半年,难道新来的社长都不跟对方协商一下吗?”


“我刚跟新社长手机沟通过,他说觉得没什么不妥的。”


“你把电话给我,我跟他谈谈。”


“他刚说他在开会不方便接电话,而且他的意思是这种临时安排并无不妥,何况中间也给了你一周的准备时间。”沈易声音越说越小,“我听他声音还蛮年轻的,不过我感觉他态度这么强硬,好像对你格外有成见。”


“那怎么办?”


“新官上任三把火,我估计他也是想压一下公司头牌明星的气焰,震一震你,否则以后他怎么当老大你说是吧,我觉得要不你先听他安排,反正也还有几天的时间给你熟悉剧本。怎样?”


 


纵使心里千般不情愿,王俊凯活了近29年,自认各种大风大浪也都经过,自己分内的工作一向尽职对待,这次也不过咬牙挺一挺的事,便听从沈易的意见妥协了一回。


由于古装剧拍摄的环境异常偏远,王俊凯进组后,更是与外界处于失联的状态,他觉得自己要是没有手机都要退化成山顶洞人了,更别提之前跟沈易提及的跟新社长打声招呼。拍戏的日子让王俊凯陷入了机械式的麻木,除了无冕之王首映时出席了一次发布会外,剩下几个月,他都日复一日地重复着进组回酒店的生活。


然而,谁都料想不到的意外突然降至,犹如一颗躁动不安的石子,打破平淡无奇的湖面,激荡出不平凡的浪花。王俊凯看着沈易给他发来的金箭奖组委会发布的名单,里面赫然列着:


 


最佳男主角入围名单:


《无冕之王》王俊凯


 


无冕之王在国庆期间上档,导演外加演员阵容的轰动效应让票房首日便突破2亿,而王俊凯在电影里对角色突破性的演绎更是获得观众至高的好评,散场时大部分观众眼睛哭的通红,反馈的评价都是为主角最后复仇过后消失在人前的结局心怀遗憾和打抱不平,网络讨论量一个星期内更是直逼10亿。


 


即便事先对这些成绩心知肚明,也没有人会料到,王俊凯竟然真的凭借此片,获得了国内最权威的电影奖项,金箭奖的最佳男主角提名。


 


颁奖典礼当天,王俊凯久违地身着笔挺的西装,镇定自若地踏上红毯,此时的他,已然不再是十五年前那个初入MZ怀揣出道美梦的练习生,也不是十年前那个作为Champion成员之一刚刚出道,还穿着统一的演出服,面对大场面还会怯怯发抖的新人,更不是三年前无法直面闪光灯,在王源离开后独自一个人躲在别墅里酗酒逃避的懦夫。此时的他正从容不迫地面对人山人海的媒体,接连不断的闪光灯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耀眼的追光降落在他的身上,夺目而又绚烂。


 


集聚国内所有一线实力派明星的影视盛会在众目睽睽下拉开帷幕,星光熠熠,璀璨非凡,两小时漫长的过程并没有冲淡台下的硝烟弥漫,紧张的氛围伴随着接踵而至的高潮迭起,在临近尾声的时刻累积达到最高峰。颁奖礼台后方,最佳男主角的实时图像正显示在巨幅荧幕上,万众瞩目的奖项亟待宣布。


 


颁奖嘉宾穿着一身华服徐徐走上台,所有人都注视着她手心里握着的卡片,那张轻薄的纸上已经写好了一个专属的名字,俨然决定了台下五个人接下来的命运是否改写。


 


王俊凯察觉到自己的手心早就被汗水浸渍到粘腻,心如擂鼓,在胸腔里发出巨响的共鸣。


 


“本年度金箭奖最佳男主角得主是:”


 


追光跟着鼓点在台下肆意游走着,突然,伴随着音乐的戛然而止,王俊凯感到一束明媚的追光正不偏不倚地降落在自己身上:


 


“无冕之王,王俊凯!”


 


“恭喜王俊凯!!!”


 


雷鸣般的掌声一时间在偌大的场馆内轰动,王俊凯只觉得此刻的自己大脑一片空白,黑压压的人群中,他独自站立在众人之上,朝着舞台一步步前行。等王俊凯站定在舞台上,霸占着那个只有王者才配站立的位置时,他才发现根本看不清楚底下的人群,刺目的灯光让他眼前只剩无际的白芒,而就在此刻,他发现自己早已心无旁骛,只剩一个身影深深烙印在心底挥之不去。


 


-他在看吗?


-他一定看得到吧。


 


然而就在他还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时,他倏然听到主持人在身后,用无比清晰的话语大声喊道:


 


“让我们有请MZ环球娱乐新任社长王源先生为王俊凯颁奖。”


 


“王…王源?”


“我没有听错吧,王源?”


“是我们认识的王源吗?”


 


在场内一片哗然中,王俊凯错愕地转身,目不转睛地望向后方那个模糊不清的身影,他不敢置信地注视着那个人从暗处逐渐进入到光亮,骤然,灯光照在那人的面庞,熟悉而又深刻,此时此刻,王俊凯不会再有任何怀疑,他确信,眼前的身影,正是那个在他脑海中日夜游走,倾注了他这辈子全部思念和爱的人。


 


那个人正在以最饱满的姿态朝自己一步步走来。


 


只见王源神色自若地接过身旁的奖杯,他轻描淡写地看了王俊凯一眼,蓦然嘴角上扬,将手中沉甸甸的奖杯交到王俊凯的手心,向面前那人展露他这一生拥有过的最明媚的笑容。


 


“恭喜你王俊凯,还有...”


“好久不见。”


 


“王俊凯,王俊凯?”主持人看向目不转睛盯着王源的王俊凯,赶紧出声解围道,


“真是个大大的惊喜啊,连我们的影帝都被惊吓到了,来有请我们的影帝,现在有什么获奖感言要说吗?”


 


“别傻站着,去说感言。”王源保持着微笑,推了推呆怔的王俊凯,轻声说道。


 


“我…我非常感谢这部戏的所有主创人员,我的导演,我的合作伙伴,我的公司,我的粉丝。”王俊凯捧着巨大的奖杯走向万众瞩目的领奖台,眼神在光芒下闪烁着兴奋的神采,然而话才说到一半,王俊凯突然回头,朝着刚上台的王源所站的方向看去,一言不发。


 


现在的他是红遍全国的天团Champion的领军人物王俊凯,是享誉全国,霸榜各大排行榜的知名音乐人和歌手王俊凯,也是演艺圈唯一一个不到三十岁,就获得金箭奖最佳男主角的演员王俊凯。


 


他可以牵起他的手了吗?


 


王俊凯怔怔地望向王源笑意满满的目光,就在四目相对的瞬间,他得到了回答。


 


猝不及防间,王俊凯将话筒拔下,在所有人的注目下,一步步朝着身后的王源走去,伴随场内此起彼伏的惊呼声,他毫无征兆地牵起王源的手,露出那截手腕上,坠在黑色手绳上的鹅卵石正在纷繁的光束下熠熠生辉。


 


“在这里,我还想感谢一个人,与此同时,我想在所有人面前,跟他说一句话。”


 


王源转头,他注视着他身旁的那人正用倾注一世的深情凝视着自己,对着全世界宣告:


 


“我想把我爱你,


 


  说给全世界听。”


 


-------------------------


 


蛋黄有话要说:


 


结局停在这里,对于正文而言,对于加冕而言,最后一幕是我认为最圆满的结局,也许很多人会觉得有种戛然而止的感觉,但开头结局永远是蛋黄最初列大纲时第一个定好的,我觉得这一幕足矣。


 


我们终于足够强大,强大到为彼此加冕。


 


加冕相对而言人物众多,剧情起伏曲折也很多,前期是出道的波折和为下半部分埋下的伏笔,而后半部分则是主打王源复仇和娱乐圈的黑暗。整篇文下来,我基本上按照我最初的设想走完了全程,它的本意就是想表现一个充斥着阴谋论,背叛,各种设计和磨难,金钱权利娱乐三者勾连在一起的肮脏的现实,而他们两如何在这样一个环境中,找到属于他们最适合的王冠。


 


我知道有些人看着很心累,也很晕,也会有人质问为什么要把一个娱乐圈强强文弄得这么绕来绕去,就连我写的时候数次停更写不下去。


 


32万字,一年半,对于一篇tong人文而言,真的不算少,我也不断自我反省过是不是一篇tong人文不应该写的这么复杂尖锐,不应该这么现实可怖。我承认,故事不美好,艰难险阻,波折重重,读到后面心力交瘁,但我相信这会衬托的结局很美,历经这么多风雨后,这样来之不易的圆满结局相对于一帆风顺的过程,格外灿烂,你们看到最后的时候,我希望你们能有一种陪他们在文里走过漫漫人生,百感交集,又欣慰不已的感受。


 


我曾经在写完红眼后,坐在电脑前哭了很久,一度觉得自己可能再也写不出超越它的作品了,我想写一个故事,一个比红眼还具有挑战性的故事,偶尔有一天在网络上看了一篇在韩国未能出道的女练习生的自述帖,有了对加冕的灵感,诞生了这么一个集结了娱乐政治经济阴谋的故事。


 


这一年半来,我写的不容易,你们看的也不容易,看我的文的读者都知道,蛋黄很注重剧情,恋爱的着墨不算多,更别说甜蜜的部分,基本都是一虐到底。然而整篇文,每一字每一句,起承转合,伏笔铺设都是我反复斟酌的用心。对于一个写手,这篇文虽然不尽完美,但最终我能独立创作这样一个较大框架格局的故事,是对我自己的挑战,说实话,即使还有很多需要修正的地方,但完成一部这样的作品,我自身已经很有成就感。


 


感谢各位一路走来对蛋黄和加冕的支持。希望种种磨难只存在我的文字里,我的凯凯源源能幸福顺遂的过完这一生,最终站在所有人的见证下,为彼此加冕。


 


写到这里,我只想大吼一句:17个月,终于完结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喜欢就给加冕最后一次点赞笔芯吧,谢谢!


 


最后,还未讲完的坦诚和浪漫,留给番外。


 


 


-加冕完-


 

评论
热度(1936)
  1. 小仙童是祖国的花朵流质蛋黄 转载了此文字
    不容易。结尾很好。

© 盛夏的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