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的雨

怦然心动

魚头魚头煮汤不愁:

#同桌梗 初恋向#


 


#是的 我终于考完了 是的 我手又痒了#


 


01.


 


  王俊凯的同桌长的特别好看。


 


  弯弯的嘴角,秀气的眉。长长的睫毛,大大的眼。夏季校服宽松的套在身上,光是稍稍俯身,都能顺着优美的脖颈曲线往下,一览无余。单薄的衬衣贴在嶙峋的背脊,蝴蝶骨凸出的部分,透出淡淡的肉色。


 


  哦,居然连内衬的背心都没有吗?


 


  水笔在少年葱白的指尖绕了一圈,王俊凯微微垂下眼睫,下一秒,随着一声清脆的声响,笔毫不意外的落在了王源洁白的板鞋边。他得意的露出一边尖尖的虎牙:


 


  “嘿王源儿,帮个忙。”


 


  正在耐心解题的王源侧头,露出了个懵怔的表情。圆滚滚的眸子又黑又亮。视线向下,顿时恍然大悟:“哦,哦好的……”他俯下了身体,伸手去够脚边的水笔。


 


  头顶上的风扇呼啦啦的吹。


 


  教室只剩下老师不紧不慢的讲课声。


 


  燥热而拥挤的空间,书本占去了课桌的一大半地盘。


 


  王俊凯将课桌边缘阻挡视线的书本推开些许,撑着脑袋目不斜视地盯着那边捡笔的少年,像是进入了某种异次元空间,对方的动作被无限放慢,放大。他漆黑的瞳中,倒映着少年奶白的肌肤,纤长的睫毛,精致的锁骨……和空荡校服下,属于青春期发育中那独一无二的……纤弱的身体。


 


  黑白无声的背景下,只剩下少年的白,少年的红,带着青涩诱人的香气,如同玻璃瓶中冒着点点气泡的柠檬汽水。酸甜可口的液体回荡在舌尖,趟过之处,味蕾尽是一片酥麻。


 


  令人酣畅淋漓,上瘾般的感觉。


 


  细碎短发下露出颈后的一小块莹白肌肤。随后完成任务的王源抬起手臂,杏眼里泛起狡黠笑意,半真半假的嗔道:


 


  “给。再掉可不管你了啊。”


 


  声线清清凉凉,却比女孩们娇娇弱弱的撒娇声好听数倍。宛若没有生长完成的小奶猫,提着粉粉嫩嫩的肉垫,轻轻按压心房。


 


  殷红的舌尖顺着虎牙舔了一圈,牙龈痒痒的,总想咬些什么磨上一磨。


 


  真可惜。


 


  校服的领子要是再能大点就好了。


 


  “谢啦。”他笑着道了谢,接过笔的瞬间,终于得偿所愿触到了对方柔软微凉的指尖。


 


02.


 


  王俊凯对王源的第一印象,就是闹腾。


 


  高一开学前一天的返校,学生们无一例外穿着之前订好的校服,乖乖在纪检部老师的眼皮下迈入校园。这边这个染了头发,那边那个改了裤脚。王俊凯漠不关心的扫了一眼,便插着裤袋晃悠晃悠的进去了。


 


  “喂,同学!进校门不能戴耳机知道嘛!”刚才顾着前面那个染发的学生还没得及看王俊凯,待他走过了,老师才终于反应过来,连忙在身后扯着嗓子大喊。


 


  这学校的校规列起来,大概要比中国历史都长吧。


 


  他没有转过身,只是无语地翻了个白眼,咧出虎牙,不屑的“嘁”了下。


 


  “哦。”


 


  不冷不热答了一句。他扯掉了挂在耳朵上的白色耳机。懒洋洋地伸手在半空中晃了晃,示意背后的老师,他摘掉了。


 


  背后的声音才终于停了下来。


 


  处女座强迫症作祟,王俊凯将卷曲的耳机线拉直,然后绕在指尖,每一步都如他想象中的那般自然顺畅。然而,却突然被身旁刮来的一阵妖风打断了阵脚。


 


  动作蓦地顿住。


 


  旁边穿着格子裙的女同学尖叫一声,连忙捂住裙摆。


 


  那人的速度极快,待王俊凯定睛望去,一道纤细修长的身影已经随着他脚下的那块涂鸦滑板,潇潇洒洒地进入教学楼了。甚至连大致外貌都没来得及看清。


 


  “天,那谁?!是要上天吗那么快?!”


 


  “日哦!还好老娘穿了安全裤!”


 


  “我倒是觉得背影有点酷诶。”


 


  “抓住他!抓住他!快给老师抓住那个小旋风!抓到有赏!抓到有赏!”


 


  叽叽喳喳,人群骚动,纪检部的学生干部们在领头老师暴怒的喊声下,忙不迭地冲向教学楼。


 


  王俊凯回想那道一闪即过的身影,摇头若有所思了会儿,顿时笑了。


 


  手上的动作继续。耳机的插头终于顺利的穿到了缠好的白线中,可他却忽然有种预感———


 


  看来这高中生涯……


 


  是注定不会一帆风顺了。


 


03.


 


  “王源同学,看在你刚从外国转学回来不懂规矩,处罚老师姑且就算了。但是!这块滑板,你必须交出来!学期结束后,让你父母亲自来领!”


 


  “老师……老师您不能这样啊老师!”那位刚从外国转学回来的王源同学,中国话倒是讲的字正腔圆。死死抱住那块拉风的滑板不放手,道:“这块滑板对我的意义十分重大!”


 


  王俊凯撑着脑袋饶有兴趣地盯着他的这位新同桌。


 


  这次倒是看清脸了。


 


  唇红齿白,肤白貌美的。小模样长的太有欺骗性了,难怪老师找了那么多个班,若不是滑板不小心从旁边掉下,估计也想不到,刚才那个桀骜不驯的小旋风,会是这样一张天真无邪的面孔吧。


 


  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充满了悲伤与不解。好像下一秒,就能从他的嘴中,诉说出一段听者伤心,闻者流泪的故事往昔。


 


  纪检部老师似乎有一点动摇:“意义在……?”


 


  “这是我爸爸的姐姐的父亲的老婆的儿媳的儿子留给我临别礼物!我是如此的珍惜它,才特地带着它跨过千山万水来到这里的啊!”


 


  纪检部老师被他绕的有点头晕,望向旁边求解:“那……那是谁???”


 


  一样被绕的头晕目眩的同学们,猛摇头。


 


  王源坚定的抬头,目光沉沉:“一个对我人生非常重要的人!”


 


  老师移回视线,盯着那张白嫩俊秀的小脸看了半天,又听他们班主任讲他的入学测试成绩很高,家庭背景似乎也挺优越的,左看右看也不像是捣蛋的主。终于疲倦的摆摆手,算了。


 


  “下不为例。”


 


  王源连忙笑开了花。


 


  王俊凯却在他微微眯起的杏眸中,找到了一丝得逞的狡黠。


 


 


 


  班主任老邓在讲台前指挥着各排的排头上前领书分发下去。


 


  王源抄完课表,脑袋搁在课桌上,一边全神贯注地观察老邓的动作,一边伸长了手在桌兜下的背包里摸索。杏眼在灯光下亮晶晶的,仿佛什么也不能熄灭这道光芒。


 


  “喂。”


 


  王俊凯笑了笑,朝他勾勾手。


 


  王源眨眨眼睛,不解地朝他凑了过去。


 


  迎面带来一阵香甜的气息。


 


  什么味儿啊,那么香。这家伙是女孩子吗?


 


  王俊凯皱皱鼻子,俊脸上嫌弃的憋出浅浅的虎纹。却不得不承认,这股淡淡的香气,的确挺好闻的。


 


  “爸爸的姐姐的父亲的老婆的儿媳的儿子……如果你没有什么堂哥的话,不就是你吗?”他开口,灼热的呼吸故意喷在对方敏感的耳侧,压低了声线,显得格外神秘恶趣味。


 


  王源果不其然的缩了缩身体,退回座位。小鹿般的眼神懵懵地盯着他瞅了好一会儿,终于瞪大眼睛,边鼓掌边真诚地感叹道:


 


  “你记性可真好!”


 


  “……”


 


  他想要的可不是这种夸赞啊。


 


  王俊凯抽了抽嘴角。


 


  然后,王源仿佛下定了很大决心似地,骤然把头钻进了书包,哗哗啦啦的翻了半天,抬头趁老邓没注意的时候,一个猴子偷……呸,没有猴子偷桃。而是猴子送———


 


  呀土豆???


 


  王俊凯盯着那包膨化垃圾食品看了一会儿,又转头看向王源,一脸的懵逼。


 


  “送你!”


 


  杏眼温温柔柔的弯成了一道桥,王源咬着嘴唇,小兔牙磕在柔软的唇肉上,印出一道浅浅的白印。双手合十,讨好的对他笑着:“所以,不要揭穿我啦~好不好?”说完,还伸手小心翼翼地在他衣摆上扯了扯。


 


  “噗通。”


 


  毛线团顺着完美的抛物线,猛地滚出数米之外。落到地上,被等待已久的小猫抱起来扯个不停。丝丝缠绕,扯不断,理还乱。


 


  桃花眼慌乱的眨巴了几下,王俊凯不自然的舔了口干涩的嘴唇,强逼自己移开视线。顺手接过前排同学传来的书本,假装忙碌起来。身体却忽然不受控的热了起来,如同一笔重墨溅在了洁白的画纸上,蓦地一划,所经之地,竟是一片意犹未尽。


 


  这节奏……


 


  不太妙啊。


 


04.


 


  篮球场上尽是球鞋摩擦地面发出的刺耳声响。


 


  尽管体育馆的中央空调已经十分卖力的工作着,可是一场球打下来,仍是燥热无比。


 


  撩起衣服下摆随意的擦了擦汗珠,少年裸吅露出来的腹部,因为经常的锻炼,已有了微微的性吅感线条。王俊凯向同学打了个手势,甩着发梢沾到的汗水,拖着步子走到看台边,拿起水就仰头猛灌起来。


 


  随着流淌下去的冰凉液体,喉结咕噜咕噜的上下滚动。夹杂着青春期的青涩与男人天生的的野性,帅气无比。畅饮完毕后,浓密的睫毛微微颤抖了下,锋利的桃花眼扫向旁边拿着水瓶蹉跎不进的女孩们,无趣的撇了下嘴角。


 


  他拧紧瓶盖,晃悠几下,一屁股坐在了看台的第一排。顺手提起一瓶新的,扔向来人。


 


  “谢啦!”队友A灵敏地接过了他扔过来的水,猛灌了几口,抹了把嘴唇,瞄到一堆站在旁边满脸红晕的女孩,赶紧找了个帅气的姿势站好。站了半天发现人目标都在这里或那里了,才终于颓丧放弃。


 


  “喂,一半都是来看你的,就不表现表现?”


 


  “不高兴。”


 


  “嘁。”队友A撇了撇嘴角,嗤道:“身在福中不知福。”


 


  他拿着水瓶晃了晃,本想指向篮球场上受欢迎的另外一位,表示他也是如此。转头却发现王俊凯正盯着那位盯得认真,忽然就燃起了调侃的意思,嘴角都带着狭促的味道:


 


  “如果有人让你替她给王源送情书……你送吗?”


  


  王俊凯从王源蹦起的呆毛中回过了神,望了望那边尖叫助威的女生们,挺无所谓的抖起了腿:“那肯定送啊。毕竟都是人家女生的心意嘛。”说完,他又拧开了瓶盖,喝了一口。


 


  队友A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


 


  那边蹉跎磨蹭半天的女孩,终于有一个鼓起勇气走过来了。


 


  王俊凯正被刚才那个问题搞得恍神,不知心中那股焦躁的滋味是从哪来的,但握住水瓶的手,倒是紧了几分。队友A用手肘拐了他一下,提醒有人来了。他蹙了蹙眉头,闻声抬眼,还没来得及看清对方的脸,就被对方塞过来的情书堵了个准:“我果然还是不敢亲自交给王源!所以拜托你了!谢谢谢谢!”女孩尖细的嗓音噼里啪啦的说了一通,也不管王俊凯有没有听懂,便红脸转头跑了个没影。


 


  队友A从懵逼的状态中复苏,望着王俊凯黑如锅底的俊脸,憋笑憋的满脸抽搐。


 


  “这姑娘……挺自来熟啊。”


 


  “呵呵。”


 


  “那你还送吗?”


 


  “送!”


 


  王俊凯咬牙切齿,五指用力,将手中的情书捏的皱巴巴的。


 


05.


 


  他们班的值日生,是二人一组轮流制。


 


  周围的同学理好了书包,三五成群的陆续离开。王俊凯坐在课桌上晃悠着修长的双腿,双手撑在两侧,望着讲台前拿着黑板擦认真擦拭的人,若有所思。


 


  这一年王源又长高了不少,稍稍踮起脚尖,便可轻易够到黑板的顶端,看不到他蹦来蹦去的身影,王俊凯倒是有些意兴阑珊。敏捷的从课桌上跃下,他迈着步子走到王源身后,抓住了那只挥来拂去的手。


 


  午后的阳光下,空气中漂浮着的粉尘清晰可见,对方诧异的睁大眼眸,他却似是在那长长的睫毛上,看见了有白色粉末沾到的迹象。他夺过黑板擦,两人此刻的距离堪称暧昧,从这个角度,他可以很清晰的看到王源脸颊上的每一根绒毛。对方像是习惯了如此亲密的距离,也不闪躲,只是傻乎乎的眨巴着葡萄般的大眼睛,不解的盯着他看。扑闪扑闪的,宛若某种天真无辜的小动物,令人心里痒痒的。王俊凯另一只手不听使唤地就往他脸上伸了过去,鬼使神差的,拨了拨那总是勾人心弦的睫毛。


 


  宛若有种细小的电流在血液中蔓延。王源怕痒的躲了躲,刚反射性的想用手揉眼睛,却被王俊凯立马抓住制止。他抬眼,莫名其妙道:“你干嘛呀?”


 


  “别揉。你刚擦过黑板,手脏。”


 


  然后王俊凯自顾自的抓起板擦,迅速的将上面密密麻麻的的字擦了个干净。只留下老师过度用力而留下的笔印。


 


  衬衫衣袖被他有条有理的细心挽起,露出有力的小臂,手腕处的骨节微微凸起,甚至可以看到经脉浮现的淡淡青色。


 


  王源盯着王俊凯修长的背影看了会儿,挠挠被太阳晒的滚烫的脸颊。


 


  奇怪,晒太阳也会让心跳加速的吗?


 


  “哦……那我去扫地了。”


 


  黑板左下角的值日生那栏,一定是太隐蔽了,才始终没让他找到擦掉的理由。


 


06.


 


  体育课上没尽兴,放学后两人又结伴去操场上打了会儿篮球。


 


  王源热,擦汗的间隙,帅气的把球扔给队友,左磨右蹭的找了各种理由,撒娇求王俊凯给他买冰激凌吃。前一段时间他热感冒刚好,嗓子也哑了一段时间,王俊凯看的紧,天气再热都没肯给他喝一口凉水。


 


  这就有点像是老父亲了。


 


  所以病好了,自然得让这老父亲给他买点好吃的犒劳一下。


 


  王俊凯的洁癖大概也是有对象限制的,王源那么汗流浃背的蹭上来,居然也没有产生丝毫的厌恶感。湿漉漉的杏眸瞅着他,蒸腾出的都是一股子带着热气的甜腻气息。他都快怀疑王源是不是吃了什么凝香丸了,莫不是舔一口都是甜的吧。可是对方弯着唇角的模样太过诱人,就算是铁打的心脏,都经不起那么磨的,在软软糯糯的嗓音中,他终于妥协道:


 


  “仅此一次哦。”


 


  王源猛点头,十分乖巧懂事的样子。


 


  


 


  王俊凯倒是没有太想吃冰激凌的意思,他很干渴,蒸炉般的温度里,除了想喝水,他也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更能让他渴望的了。


 


  去小卖部转了一圈,他往冰柜里拿了王源平日里最喜欢吃的那个果味冰棒,又拿了两罐冰可乐。这边看看都是王源喜欢吃的,那边看看,还是王源喜欢吃的。兜兜转转抱了一满怀的零食,结账的时候,这才发现自己的确是有点像王源的老父亲了。


 


  这种宠孩子的感觉。


 


  他翘了翘嘴角,无奈的笑了。


 


  王源本来正百无聊赖的坐在操场边看比赛,余光一瞄到王俊凯的身影,顿时整个都生机勃勃了起来。一蹦三尺高,咧着两排洁白整齐的牙齿,朝王俊凯扑来。


 


  “啊啊啊啊啊———爱你!!!”


 


  虽说知道王源的意思并不是他想的那样,但王俊凯还是觉得心里甜滋滋的。理了理对方翘起的呆毛,把冰棒从袋子里拿出,递给他。桃花眼里净是细碎的笑意。


 


  可惜这小混蛋吃冰棒也不肯好好吃,非得细细的舔。从顶端舔到末尾,又张开湿润粉嫩的嘴唇含住圆圆的顶端,嘬了一口。爽快的叹道:


 


  “我是一个冰激凌男生。”


 


  看人吃冰棒都能差点看硬的王俊凯有点脸红,使劲移开视线不去看对方红艳艳的小舌头,别扭道:


 


  “你不是一个特别特别傻的男生吗?”


 


  王源炸毛:“你才特别特别傻!”


 


  王俊凯威胁的晃了晃满袋的零食。


 


  王源的气焰顿时熄灭了。眉毛委屈的搭拢。


 


  “我傻我傻……我傻还不成嘛哥……QAQ”


  


  “乖。”


 


  他揉了揉他蓬松软绵的头毛,虎牙得意的露了出来。


 


 


  吃完冰棒的王源又有点嘴馋,像小仓鼠一般咔哧咔哧的啃掉了一整包的零食,刚想去拆新的,却被王俊凯逮了个正着。


 


  “一天只许吃一包。”


 


  “你嘿烦!”王源不高兴了,小嘴儿都快撅到天上去:“买了又不给人吃!”


 


  王俊凯挑眉:“谁说不给你吃了?只是让你慢慢吃。待会儿吃多了你晚上又不肯好好吃饭了。你妈跟我说了,让我好好看着你。”他往自己的可乐罐里又塞了根吸管,


 


  “可乐也只许喝一半。”


 


  王源捧着可乐罐闷闷不乐的咬吸管,垂眸看到瓶口中的另外一根,恶趣味上头,啊呜一口一起咬住了。“你的吸管也被我咬了,所以都是我的了!”


 


  王俊凯却淡然自若:“那吸管我刚吸过。”


 


  王源歪头,表示所以呢?


 


  王俊凯一笑,配合着天生多情的桃花眼,倒是有股子坏坏的味道:“这叫间接接吻知道吗?王大源?”


 


  “咳,咳咳咳……”王源呛住了,呛得满脸通红。“谁,谁要和你……”


 


  王俊凯凑到他面前,呼吸都喷在了他的脸上,暧昧道:“和我怎样啊?”


 


  忽然凑近的脸庞带着侵略的味道,王源感觉自己浑身的毛都要炸起来了,结结巴巴半天,始终是好不意思说出那两个字。憋得血管都要爆炸。


 


  王俊凯见好就收,退开了身子,望着远处蹦来跑去的人,鼻尖弥漫着操场跑道淡淡的橡胶味。装作不在意的问道:“那你要和别人接吻吗?”


 


  “谁要和别人接吻啊!”


 


  “那么……如果有漂亮小姑娘给你情书,你要吗?”


 


  王源觉得他真是越来越不明白王俊凯在想什么了。接吻也好,情书也好,甚至还提到了什么漂亮小姑娘。一点都不像他往常的作风。王俊凯这是想要谈恋爱了吗?突然那么神神叨叨的,让他有些不安,又有点焦躁。


 


  于是他小心翼翼的,又带着点别扭地用脚尖踢了踢王俊凯的脚。似乎只有这种静距离的,实打实的接触,才能让他飘忽不定的心,安定下来。


 


  “我不要。”我不要漂亮小姑娘的情书,我也不要你去收别人的情书,就跟原来一样,有你有我,不是挺好的吗?


 


  一杯可乐,两根吸管。


 


  再多加一根都不行。


 


  太挤了。


 


  “真不要?”王俊凯侧头,认真的再次问道。


 


  “真不要。”


 


  


  ———如果有人让你替她给王源送情书……你送吗?


 


  ———那肯定送啊。毕竟都是人家女生的心意嘛。


 


 


  王俊凯“啧”了一声。瞥向背包中还未毁尸灭迹的情书。心里的烦躁被王源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抹了个干净。


 


  谁爱送谁送。


 


  反正老子不送。


 


  明儿个就给你还回去。


 


  他得瑟的再次抖起了腿。


 


07.


 


  夏天本来就是个说下雨就下雨的任性季节。


 


  周五放学时,少年们前一秒还在操场上挥洒热血,后一秒,就被倾盆落下的大雨浇了个透心凉。


 


  其实早上出门的时候,妈妈就有叮嘱过傍晚会有雷雨,让他带好雨具,早点回家的。可是难得周五放学早,不好好玩一场再回去,对这个年纪的男孩而言,怎么也是强人所难了。


 


  一道闪电从乌压压的天际划过。


 


  随即响起了一阵闷雷。


 


  大颗大颗的雨珠砸到地面,在迅速积累起的小水洼中,溅起一道道飞扬的水花。


 


  操场上的人迅速撤离,拎起书包衣物等一切可以遮挡的物品,飞速躲到教学楼里。


 


  头发湿透,一缕缕墨黑色的发丝贴在脸颊边,王源胡乱的一捋,便撩起衣服下摆开始拧起水来。


 


  衬衣浸水后,几乎跟透明的没啥两样。王俊凯悄悄往他那边望去,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期待感,却在看到黑背心线条的时候,顿时沉默了。


 


  哦,这次倒是记得穿了啊。


 


  他无趣的甩了甩头发。甩了王源一脸的水珠。惹得王源又把脸凑上来往他衣服上擦。


 


  “伞呢?”两人嘻嘻哈哈的闹了一会儿,在稀里哗啦的雨声中,终于想到了关键问题。


 


  “我没带啊。”王俊凯非常淡定摊手。


 


  “……”因为嫌重,而偷偷把雨伞放回原处的王源,此刻悔不当初。


 


  


  


  幸好王俊凯家的小区离学校并不是太远,冒着暴雨跑了几条街,所幸算是安全到了家。


 


  王源被王俊凯盖下的浴巾遮住了脑袋,胡乱扒拉了几下,他坐在沙发上,望着窗外丝毫没有变弱的雨势,忽然觉得有点头疼。


 


  他似乎还没有做好要在王俊凯家住一晚的心理准备。


 


  尤其是在前几天谈到恋爱问题的情况下。


 


  “我爸妈出差,估计要下个礼拜才回来。雨那么大,你就住这吧。正好你上次来留的衣服还在。”


 


  “哦,好……我等会儿给妈妈打个电话。”可他终究是没有抵抗住诱惑。


 


  “傻子,那还坐着干嘛?赶紧去洗澡啊!”王俊凯把他拎起来往浴室推,“我去我爸妈主卧附带的那间洗。”


 


  


  不知道是不是淋了雨的关系,王源觉得他脑袋都跟进了水似地,昏昏沉沉,转动起来都卡壳了。


 


  浴室里暖黄色的灯光很温暖,蒸腾着幽幽的雾气,视线里一片朦胧。


 


  他捧起一捧水,又让它们顺着指缝汩汩流下。


 


  他和王俊凯,从高一时,就是穿一条裤子的好兄弟。


 


  可是如今他却对他的好兄弟有了歹念……这该如何是好。


 


  泄气的捧水往脸上一泼。水珠顺着漂亮的下颚线缓缓淌下。又坠入水中,漾开层层波纹。


 


  总觉得自己无药可救了。


 


 


  磨磨蹭蹭泡了半天,出浴室的时候,室内一片漆黑。只有窗外时不时划过的闪电,瞬间驱逐了满室的黑暗。


 


  一道飘飘悠悠的烛光缓缓朝他走来。


 


  接着便听到王俊凯沉稳的声线:“好像跳闸了……怕黑吗?”他护着蜡烛上的火光以防被风熄灭。


 


  王源拉了拉贴在身上的T恤衣摆,刚想说不怕,就看到王俊凯向他伸出了左手,烛光下的桃花眸,温柔的要命。他说:


 


  “怕黑的话,我牵着你走吧。”


 


  王源眼珠滴溜溜的一转,连忙抱住他结实的手臂,嗅着对方沐浴后湿润的香气,缩在他旁边瑟瑟发抖。


 


  “超怕的好嘛!”


 


  “……”


 


  右手终究是与他的紧密相连,掌心因为紧张而渐渐渗出细汗。


 


  但没人会觉得这有什么奇怪的了。


 


  因为他们此刻都心跳如雷。


 


  比外面的声响都大。


 


08.


 


  王源说怕黑。王俊凯便在卧室里点满了蜡烛。


 


  雨滴砸在玻璃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整个世界,顿时只剩下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


 


  满室的烛光在白色的墙壁上倒映出橙色的暖光。王源兴起,抬手玩起了手影,一会儿比个兔子,一会儿做个孔雀,一个人咯咯咯的笑着,玩的不亦乐乎。


 


  王俊凯默不作声的靠在床头,眼睛却直勾勾地盯着对方休闲短裤下露出的两条长腿。


 


  大概是视线太过灼热,终于引起了王源的注意。他侧头,抬起一条腿,踹了踹他。


 


  “喂,你倒是陪我解解闷啊。”


 


  电脑没电,手机没电,电视没电,空调没电。


 


  稍稍检查了一下,并不是家里的问题,看来只能等小区物业来解决了。


 


  对方莹白的脚背在面前晃啊晃,因为刚刚出浴,圆润的脚趾仍带着点淡淡的粉色。


 


  王俊凯鬼使神差的……就抬手用手背轻抚了一下。还没来得及细细感觉是什么触感,对方就因为他的这个动作猛地一颤!连忙抽回腿,双颊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下,骤然变红。眼神闪烁。


 


  不知怎么的,见了他这幅躲躲闪闪的模样,反而更加想欺负了。


 


  “你要怎么解闷?”王俊凯爬过去,声线有一点点黯哑。


 


  王源都不敢看他的眼睛,支支吾吾地抠了抠床单:“就……就随便玩玩什么的……”


 


  屋内烛光闪闪,恍然间,他似是在对方躲闪的目光中,看见了细碎的星辰。


 


  眼皮很薄,睫毛很长,皮肤很白,嘴唇……


 


  距离越来越短,两人灼热的呼吸终于有了交集。王源懵懵地眨眼,盯着眼前越来越近的那两瓣红唇,滚动了下喉结。王俊凯的桃花眼忽然变得很朦胧,半眯半睁,电光石火间,如羽毛般轻柔的吻,就那么静静的落在唇间。他诧异的,都没来得及闭眼。


 


  然后,他便看见了王俊凯大惊失色的表情。


 


  “我……我不是故意的……”


 


  他终于发现,自己一不小心,真的玩脱了。


 


  王源的脸色顿时惨白一片。忽然觉得,刹那间有所期待的自己,简直天真极了。他抖着嘴唇:“不是故意的……?”随后被最信任之人戏弄的感觉,瞬间涌上心头。眼眶渐红。


 


  王俊凯被王源快要哭出来的模样吓了个半死,连忙把他搂进怀里。也不顾三七二十一了!抚着他的后背给他顺气,一脸的懊悔:


 


  “不不不……是故意的,是故意的!”


 


  一会儿不是故意的,一会儿又是故意的了。王俊凯你到底闹怎样?


 


  王源收住心神,脑海中突然冒出来一个令他心惊的答案。




  只听,对方慢慢说道:


 


  ———“我喜欢你,很意外吧。”


 


 


 


  少年期昙花一现的怦然心动,一旦变成了爱情,即是一场有去无回的旅行。


 


  可是好像……


 


  并不意外呢。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每次我长篇一卡文……就会发现……短篇写起来特别顺手……顺手……

评论
热度(2743)

© 盛夏的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