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的雨

-红眼-[番外]

流质蛋黄:

我估计大家都忘了把,毕竟时隔很久了。偶尔想起自己以前写着写着也会红眼的那段时光,哎…我一直拖着也是因为自己真的蛮不舍得完结的。


还有这次,全是甜。


 1-3


---------------


Part1


王源觉得王俊凯最近神秘兮兮的。


从美国回来也有好一段时间了,王俊凯刚完成那边的学业,本来还想在多待一会儿,让王源好好感受一下什么叫‘国外的月亮比较圆,国外的空气比较鲜’,没料到王源硬是不肯屈服,旁敲侧击嚷着要回国。


“你干嘛住在去超市开车都要一个小时的地方。”


“还有出去旅行多又累又花钱,你看这机票要500美金又不是500人民币,我们现在没赚钱就不能省吃俭用点吗?”


“再说了,现在A城人民正生活在水深火热的雾霾中,你怎么忍心看自己同胞受苦受难,自己却在波士顿呼吸着大好的新鲜空气。”


“还有还有…唔唔唔唔”王源推开压在身上的王俊凯,“你突然又亲我干嘛?”


“嫌你现在话多。”王俊凯笑着舔了舔半露的虎牙


‘一言不合就流氓。’王源心中腹诽着,不自觉地翻了个白眼,目视着王俊凯挂上金丝眼镜从床头拿着自己来美国前出版的连载读了起来。


“王先生怎么样,好看吗?这可是我第一次走民国风。”王源夺下王俊凯的金丝眼镜自顾自地挂在鼻梁上,装模作样地凑了过去,王俊凯闻声偏头,目不转睛地凝视着他戴着眼镜的模样,


“好看。”


王源稍稍仰头,恰好对上王俊凯略带幽深的目光,正目不转睛地凝结在自己身上,脸上不自觉地惹上两抹红晕,


“我问的书!”


“我知道。”王俊凯微微勾起嘴角,


“可我说的你。”


王俊凯猛地合上书一把扔回床头,转身凑向王源,将吐息凝结在耳畔,用略带沙哑的嗓音低声道:“你是不是,很想回去?”


王源瞪大双眼望向上方的王俊凯,怔怔地点点头,蓦地听到那人一声轻笑,


“那就满足我。”


还未等王源反应,王俊凯便急不可耐地将他围困在怀中,细细绵绵的吻致密地缠绕在颈侧,紧接着顺沿脖颈温柔的弧线攀爬上耳廓,王俊凯使坏似的朝王源耳朵呼呼地吹了两口气,引来身下人身体不可控地一阵颤栗。


“痒啊…”王源求饶般往被子里缩了缩,突然发觉被子里钻进一只手,探入自己宽大的睡裤,勾住自己的棉质内裤后猝不及防握住自己的下身,


“是这痒?”王俊凯的手顺着缝隙游离到臀后,手心摩挲着滑嫩的肌肤,缓缓地揉搓着。


“还是这儿?”


没有获得意料之中的反应,王俊凯皱着眉头,看向面色不快的王源,


“王俊凯你老实说,动作这么娴熟,你这两年在国外是不是跟别人?”


王俊凯双手抱胸,一脸好笑地跪坐在床上,半晌才吭了声:“别人?你说的是Emily,Julia,还是Robert…?”


王源刹那间脸一垮,死咬着嘴唇仿佛渗出血,闷声质问道:“他们都是谁?”


“我怎么知道?”王俊凯摊手,一脸无辜地耸了耸肩,“我瞎编的。”


床头倏然直直砸来一本书,王俊凯猛地栽倒在床上,蜷缩着捂住头哀嚎,王源赶忙凑了过去,扒拉开王俊凯的额发,满脸愧疚地低喃:“你没事吧?我没用多大力啊。”


“还没用力?你看看这!”王俊凯拉住王源的手腕喊凑近点,人刚一俯身便趁其不备之时抬头吻住了王源微张的唇瓣,顷刻吞没了所有的诧异,王俊凯吸住王源的上唇舔食着,舌尖紧密地绞缠相触,相互间仅剩的氧气被席卷地不留余地。


“那你呢?”王俊凯余光探视着王源嫣红的眼角,嘴唇倚靠着王源软嫩的唇珠,轻声发问。


王源反咬了王俊凯一口,翻身跨坐在王他身上,用棉质内裤包裹着臀缝使坏坏一般轻轻的磨蹭着底下已然抬头的昂扬。


王俊凯瞪红了双眼,看着王源玩味地歪了歪嘴角,


“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从回忆中清醒,此刻的王源无奈地注视着紧闭的书房门。那晚被折腾得腰酸背痛,菊花一紧的记忆浮现在脑海,每想到好不容易才换来的回国生活,竟然变成此番光景,王源心里不由得冒火,


“王俊凯,吃饭了。”王源百无聊赖地拿了根筷子敲着碗,又喊了一声,里屋依旧没人响应,王源深吸一口气,毫无预警地将门一把推开,刚好撞见王俊凯手忙脚乱地把电脑电源线一把扯了,人畜无害地朝王源笑着,“啊,吃饭了啊?”


王源默不作声,双手插在裤口袋里,冷眼看着王俊凯从他身边跨过去,又瞅了眼已经黑屏的电脑,努着嘴跟了过去。


 


[大部分写这些小说的都是10几20岁的年轻女孩子,他们将写的文章投放到网络平台上,甚至用一些刺激性的内容来博得观众的喜好……]


 


“你怎么开始看社会频道了。”王俊凯扫了眼电视屏,漫不经心地提了句。


“你说现在这些年轻女孩子,写这些情情爱爱,跟他们带把似的,我看就该以诈欺罪把他们关进去。”


“你在说什么?”


王源盛了碗汤放在王俊凯面前,筷子咬在嘴里,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就年轻女孩写耽美小说涉黄被抓进局子了啊。”


王俊凯刚夹了块鱼肉入口,一时间呛一时间呛得狂咳不止,王源赶忙给他递了杯水,“你怎么了?反应这么大?”


“没,有点烫。”王俊凯好不容易咽了口气下肚,小心翼翼地含糊其辞,“最近抓这么严?”


“你自己看嘛。”王俊凯顺着王源的视线,刚好看到几个女孩穿着黄色监狱服在镜头前泣不成声,顿时一点胃口都没了。


“我吃饱了。”王俊凯连忙埋头扒了两口饭就急匆匆地躲回了书房,把刚才仓惶间拔掉的插头重新连上,在书桌前若有所思一番,立马敲了几个字发了出去。


[最近停更]


 


王源怨念地捣鼓着饭碗,闲来无事地翻了翻了手机,突然发现自己和王俊凯的名字居然出现了微博热搜,王源满脸疑惑地点开了话题。


 


-啊啊啊啊,大大刚才说要停更了


-卡肉了吧卡肉了吧,大大不要阿。


-大大写的凯源文是我看过最带感的一篇了


……


看到微博下带的链接,王源终究禁不住好奇心戳了进去,页面立马跳转到另外的网页,只是多瞄了两眼后,他整个人立刻目瞪口呆,


“为什么主人公的名字是我和王俊凯的?还是古代背景的。”


满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王源继续往下看,原本是想看别人能胡编乱造到什么地步,然而看到第一章的结尾时,他不可置信地长吁了一口气,立马戳开下一章链接,花了两个小时忘乎所以地看完全部更新,等他注意到最后的[最近停更],气得踹了新沙发一脚,一时间闲来无事翻起了底下的评论,


 


[天哪人物性格好真实啊,就是我幻想中的凯源啊]


‘我也觉得,这写的不就是我和王俊凯吗?’


[大大写的肉,真的肉汁四溢,香得我口水直流。]


‘啊?里面有写我们吃肉?’


 [新更的甜到我掉牙]


王源看了眼紧闭的门,白眼一翻,‘我们现在哪有这么腻歪?’


 


陆陆续续又翻了一些评论,王源自始至终察觉到一丝诡异的气息,


‘不对,这些人为什么会YY我和王俊凯?在人民群众的眼里我们难道不是应该有不共戴天之仇?’


王源平日里也没有查看自己消息的习惯,此时却被激发出好奇心,他立马搜索自己和王俊凯的名字,结果跳出一张两人一前一后从机场出来的图,配上大写的新闻标题:


“未了的代笔风波,是冰释前嫌还是机缘巧合?”


王源顺势看了眼底下的转发,竟然有……五十几万,原以为热门转发都是些纯属看热闹的围观群众,结果高居榜首的竟然是:


 


[天哪这对cp我磕了!!!!!!]


 


‘真是…’王源擦了把冷汗,联想到刚才那群女孩被抓进局子里的画面,不禁嘟囔了句活该,切换回原来的界面,看到评论里有一句


[你绝壁是凯源文写的最好的大大]


“呵呵。”王源冷笑一声,虽然他承认这人写的好,但是最好?王源蓦地脑海里灵光一现,反正王俊凯最近莫名其妙的冷落自己,平日里也闲来无事,正好亲自下场,教教这些小女孩什么叫


‘最好’。


 


 


王俊凯觉得王源这几天神秘兮兮的,具体表现为:不做饭,不洗碗,话说两句人就消失,喊名字半天不理人。


“源儿,”王俊凯背倚在门框上,可怜巴巴地揉着饥饿的小肚皮,望着电脑前聚精会神的王源,“我饿了。”


“冰箱里有剩饭剩菜你自己热一下。”


王源一句话就把人给打发了,王俊凯独自啃着残羹冷炙,食不知味,兴致缺缺地点进好久没光顾的网站,乍然发现位列第一的竟然不是自己。


‘怎么回事?’王俊凯心想才几天就江山易主了,不屑地点开居首的小说读了起来,等他一口气拉到结尾,跳进脑海里的第一个念头竟然是:


‘就…完了?’


王俊凯接二连三地戳开剩下的连载,虽然这个作者是刚冒出来的新人,可从文字功底来看,实力明显不容小觑,王俊凯习惯性地瞟了两眼评论,在看到其中一句后淡定不了了。


“这部是我看过最好的凯源文,没有之一。”


“呵呵,论凯源文,怎么可能有人比我写的好?”王俊凯重重一脚踢到沙发上,迫不及待地钻进书房把门一关,不甘示弱地在键盘上飞速敲击着。


 


--------


王源不得不承认,自己挺享受最近的时光,不同于以前发书的模式,现在的他只要轻轻按下鼠标,不出多时就有排山倒海的评论扑面而来,底下的小粉丝嘴儿也一个比一个甜,时常把自己吹得天花乱坠的,只是有一点让他颇为不爽,就是某个人总掐着他发文后一分钟立马发文,没错,就是那个带自己入坑的大大。


一个时间点发文倒是增添了不少明争暗斗的意思,王源每次发完文后就双手枕头地在电脑前等对方发文,几天下来,两人位列榜首的次数倒也不相上下,王源觉得是时候加点料给对方直接KO了,扫了眼底下的评论,全都是求肉的。


‘肉?’王源忍不住百度一下,看到解释蓦地老脸一红,立马想起之前看到的社会新闻。


‘这可是要抓进局子里的。’


 


王源嘴上拒绝着,脑海里早就播放起他和王俊凯扑倒,被扑倒,反扑倒,花式扑倒的n+1次欢愉的经历,不知不觉间,手已经颤颤巍巍地摆在键盘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喉结因吞咽而不住地动作着,细细绵绵的汗水粘黏在额间一片燎原,火势蔓延至面颊褪不去颜色,王源凭着记忆摸索出几千字,最后发出去的时候依旧面红耳赤,只是还来不及等他冷静,对方照例在一分钟后就更新了。


‘怎么还有一个链接?’王源怀着不祥的预感点了进去,一行行内容一字不落地闯进视线,王源觉得自己全身都在灼烧,


[王俊凯看他从抽屉里拿出一支毛笔,又接了杯水摆在床头,王源骑在自己背上,握着毛笔乐了,笑得挑衅:“我灵感来了。”


王俊凯头压在被单上,背部被沁凉的水珠滑过,毛刷在肌肤上轻扫着,触感腻人,王源一声不响地写着,没写多久,王俊凯听到上方蓦地说了声:


“糟了写错了。”


王俊凯觉得好笑,刚想扭头看,突然背脊被人舔了一下,王源俯下身一点一点将留在背上的水渍沿着曲线一点点吸吻着,冰凉的水珠配上火热的唇珠,在王俊凯古铜色的背部一片燎原…]


是和自己刚发的内容一模一样的片段,是只属于两个人第一次的记忆,王源站起身,惴惴不安地低着头偷偷拉开房门,却在开门的瞬间被一把拉进,那个久候多时的人的怀里。


“半天不出来,”低沉的嗓音侵占着自己的耳朵,“看了几遍?”


“啊,你说什么?”王源佯装一副不明就里的傻样想混过去,刚一挣脱,却被王俊凯箍紧的双手遏制地无法动弹。


“写爽了吗?


“还不是你开头的。”


 “回答我。”


“爽啊!爽得不得了。”


“是啊。”王俊凯笑笑,使坏地在王源耳边轻注着鼻息,一口含住王源鲜嫩可口的耳垂,


“我都写硬了。”


“我不是这个意…”未完的尾音被黏腻的绞缠声所取代,王俊凯二话不说地吻了上去,王源禁不住堤脚底一软,被王俊凯猛地横打抱起,扔在床上的下一秒又急不可耐地俯身,吮吸着一切能品尝到的美味……


 


于是在双方事情败露之后,王源每天都被王俊凯以丰富小说内容为由找去


 


 “喂王俊凯不要亲那里啊!”


“为了那群饥渴的粉丝们,我们是时候解锁新素材了。”


“你现在不是在写古代的吗?解锁个屁啊,马车上做吗?”


王俊凯停下动作,王源看着他瞪大双眼底盯着自己,目光矍铄着轻笑:


 


“要试试吗?”


 


Part2


“你们考虑得怎么样?”


纸质的合同铺散在茶几上,袅袅雾气萦绕在茶座上空,王俊凯感知到王源的视线,从容地抿了口茶。


“我觉得这事可以不用…”


“不急个屁!还没玩够啊你们两个。”徐蔺这下子坐不住了,禁不住破口大骂,“你,玩了两年失踪,你爸也不知道跑哪个岛养老去了,还当自己万众瞩目的天才作家啊?”


“还有你,一言不发就在节目里把你东家踹了,以后谁还敢签你?”


王源轻轻按住徐蔺指向自己的手,示意她息怒。


“一当上主编助理脾气就这么暴躁,小心嫁不出去。”


徐蔺斜了王俊凯一眼,“要说我嫁不出去,还不是多亏你身边这位……”


王源立马拉长嗓子打断徐蔺,反倒惹来王俊凯一脸狐疑,“什么意思。”见另外两人面面相觑后都选择闭嘴,即刻了然于心,“好啊王源,那个郭祁果然对你还有别的意思,一直心怀不轨,我几百年前就跟你说了不要搭理他吧。”


“我又没跟他怎样。”王源不满地嘟囔着。“跟你做了什么好事似的。”


“好了好了我来不是看你们两口子拌嘴的。”徐蔺扶额,“你们赶紧把合同签了。”


“如果我们不签呢?”


“不签就把你们写自己同人小说的事情抖出去。”


徐蔺嘴角微斜,将准备好的钢笔递给对面瞬间抬不起头的二人,


“签吧,”


“两位大作家。”


 


仿佛给自我放了个漫长且悠闲的假期,使得表面上所有的纷扰和迷惘被抛诸脑后,无人问津,但现实就是如此,往往愈是平静的水面,越是有人试图围圈出阵阵涟漪。


 


从雨中来,回雨中去。


 


王俊凯和王源签完合同后,坐在同一个沙发上,一时半会儿没了交流。王俊凯偏过头沉思着,不久后,他感受到一只温热的手掌悄然包覆在自己的手背,将骨节分明的手指嵌入自己的指缝间,仿佛在注入尽己所能的力量。


“怎么,不安吗?”王源有意嗔怪道,“不会是嫌弃我不想和我合写?我可是很红的。”


“万一被发现……”


“不是用笔名吗?还有,有我和你一起啊。”感受到十指交握地愈发紧密,王俊凯注视王源对自己咧嘴微笑,


“王俊凯,你忘了吗?”


“我们是共犯。”


 


----------------


“最近爆红的小说《共犯》看了吗?”


“当然看了,剧情简直是险象环生,跌宕起伏,勾心斗角的场面描绘得让人欲罢不能。昨日万众瞩目的上木奖入围名单,这部横空出世的小说居然出现在名单里,堪称黑马。据说,连国内知名导演都已经签下这部小说的版权准备改编成电视剧。”


“而且你知道最神奇的是什么吗?《共犯》的创作人元叁,自小说出版到现今这大半年,从来没有在媒体上曝光过。”


“你急什么,颁奖典礼那天不就可以见到真人了?”


 


电视里主持人一唱一和的嘈杂声不绝于耳,王源翻着杂志,随手拿牙签扎了块苹果塞进王俊凯嘴里。


“徐蔺说上木奖的邀请函寄出版社了。”


“哪天?”


“这个月底。”


“哦。”王俊凯随口一应,突然从沙发上跳起来,“什么?月底。”


“嗯”王源一脸平静地啃着苹果,“所以万一得奖了,领不领。”


王俊凯摸着下巴思索了片刻,蓦地眯起双眼一脸坏笑,


“领,当然要领。”


 


颁奖典礼当天,众星云集,小说界一众骨干齐聚一堂,各路媒体也都簇拥在盛大的礼堂前,翘首以待着一年一度的盛宴开幕,而在此之中,最神秘也最受各界人士关注的,就是热门侯选小说《共犯》的作者元叁。


颁奖紧锣密鼓的展开,不知不觉也到了最重要的时刻。


 


 “本届上木奖,年度最佳小说的获得者是,《共犯》,元叁。”


 


一时之间,雷动的掌声四起,响动充斥在偌大的厅堂的每一个角落,场内的摄像师都在疯狂地寻觅着任何一个可能起立的身影。


突然一个单薄的身影站了起来,从座位移动到走到廊道上,一步步沿着红毯,登上金光闪耀的舞台中央。


“什么是个女的?”


“天哪,居然是个女的?”


惊异的议论声在台下此起彼伏,徐蔺面色僵硬地朝底下鞠了一躬,抬头的瞬间觉得明晃晃的大灯刺进眼里疼得慌,心里咒骂了两句,强拉扯出笑容接过奖杯,凑近麦克风,深吸一口气,


“感谢大会和各位资深作家选择了《共犯》,但我必须澄清一点,我不是元叁老师,我只是他的负责人。”


刹那间全场一片哗然,徐蔺预料到现场的反应,自顾自地说道,“在此感谢所有喜欢《共犯》的读者们。”


“女士请留步,元叁老师呢?”主持人喊住赶忙下台的徐蔺。


“他吗?”徐蔺恨恨地咬了咬嘴唇,勉强维持住脸上的笑容,“元叁老师有私人的原因无法出席大会,不好意思。”


 


彼时,地球的另半边:


 


“喂,王俊凯,你好端端带我来这么冰天雪地的地方受尽折磨!”


“不是你说想看极光吗?”


“结果呢,极光呢?”王源身着笨重的衣物,看王俊凯一言不发,不满地原地蹦跶了两下,“你架着相机这么久了我问你极光呢。”


王俊凯回眸,朝着王源笑得温柔。


“你现在抬头。”


蜿蜒的璀璨壮丽的光带霎那间闪耀在延伸不到尽头的夜空,犹如光波琉璃的纷繁彩带滑过天际。沟壑的冰川野地,杂生的冰洲绿木,在壮丽的光环下,使人完全浸没在无声的震撼中无法自拔。兴奋击退了寒冷,失语替代了疲乏,上天犹如一位画师,将先古起源和宇宙终结的瑰丽画卷摊在人们面前,毫无保留地展现其出尘脱俗的生生不息、亘古缠绵的天动地破。


“漠北最北的一个古老的传说,看见极光的人,是上天钦定的幸福之人。”


王俊凯侧头看向身边那人眼眸含光地仰望天际。


“那你呢,幸福吗?”


王源闻声,缓缓举起两人交握的手,无名指上套着钻石在光束的照射下熠熠生辉,他微微低头,在王俊凯的手背上轻轻覆上一吻,


“我啊“


王源抬起头,对视上王俊凯情深的视线,眼里浸渍的满是微笑,


“很幸福。”


 


“非常幸福。”


 


[完]


 


 ---------------------------------------


红眼到此真的结束了,感谢每一个读者的用心,蛋黄给你们比heart。       



评论
热度(2540)

© 盛夏的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