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的雨

【凯源】爱上层楼1-5

英俊的三月搓:




 




 




 




【一】    别人家的孩子 




 




 




几乎每个小孩都有个最大的天敌,那就是“别人家的孩子”。




 




王源的天敌毫无疑问就是王俊凯。聪明、懂事、长得好看,在王源妈妈眼里口中,王俊凯就是这么无懈可击的完美存在。




 




王源妈妈跟王俊凯的妈妈是大学同班同寝好闺蜜,虽然毕业后王俊凯的妈妈离开学校所在的城市回到了三百公里之外的故乡,跟王源妈妈分开两地,但两个女人的友谊没有因为地域的分隔、时光的流逝而减少半分。这些年她们从未间断过亲密的联系,于是王俊凯也就从未淡出过王源的生活。




 




那是一块多么多么多么巨大的阴影你造吗!




 




“你看看人家小凯!”




 




麻麻你能不能改一个口头禅?




 




“你再看看你!”




 




王俊凯你怎么不去史!能不能不要老是阴魂不散地出现在我的恶梦里啊!




 




王源不肯面对自己叫天天不应的现实,而自从去年王俊凯全家因为爸爸职务升迁搬来了王源所在的城市,已经注定他会彻底困在恶梦里醒不过来了。




 




以前还好啊,不在一个城市,弄点小计谋耍耍赖,可以一整年都不用跟那个祸害碰面,现如今不但在同一个城市还在同一片区,真是要死啦要死啦要死啦。你们家长聚餐聚会就聚你们的呗,为啥非要强行拖着孩子去凑热闹,中考党时间很珍贵的好吗!王源讨厌死这种聚会了,本来无非就是在家里关起门来听妈妈念叨,现在得当着两家人甚至更多的人听妈妈控诉他是如何地不如王俊凯!




 




而那个王俊凯就坐在对面,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端着一副优等生特有的看似谦虚实则优越的死样子。




 




麻麻!你不觉得这样很丢脸吗!




 




“丢脸啊。”这妇女竟然如此坦诚!




 




“既然带我出去那么丢脸,那下次不带我去了好不好嘛?”




 




“不好!”




 




拔拔!你当年是如何少不更事才娶了这个女人的呀!




 




爸爸从手机上抬起头来瞄了他一眼,露出了一个相当没智商的笑容。




 




好吧,王源从小就知道自己在这个家里是孤独的。当年充话费妈妈要一瓶转基因色拉油该多省心,干吗想不开非得选择我。




 




中考分数出来之后,可怜的王源又遭受了一轮无情的打击。当然分数本身就是个打击,竟然差两分没上省重点五中的线(每天心情抑郁还怎么能好好念书!),这就意味着家里将要为他花费将近四万块钱买分进学校。而王俊凯已经在五中念了一年高中了,并且是在实验班,就是全年级成绩最好的可望不可及的学霸集中营。




 




“你看看你,考这点分数进去吊车尾,人家小凯在重点高中都是一线优等生,每次说你还不服气,现在这明晃晃的差距你自己看到了吧?”




 




“那我退下来念一中好了,还能省点钱。”王源最好不要跟那个王俊凯做校友,以前隔着三百公里还能被他逼死,要是做了校友还让不让人活了!




 




“什么时候这么贴心这么乖知道帮爸妈省钱啦?”妈妈笑得那个寒光四射,“你倒是不去五中试试?”




 




回太后,小的不敢……




 




生活如此灰暗,无精打采的王源实在难以响应妈妈说要跟王俊凯母子一起去旅行的提议。




 




“我不想去。”




 




“你不去那我们只有三个人啦。”




 




“又不打麻将,三个人就三个人,会有什么问题?”




 




“你忍心你妈一个人孤孤单单地跟别人去旅行?人家母子一对亲亲热热,我一个人去到那陌生的地方没有人陪……生了个儿子好像没有生过,太难过了……”




 




明明是你总是忘记我是你生的好不好!




 




出发那天两家爸爸分别开车送他们去机场。在机场碰了头,妈妈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冲着王俊凯推了一把王源的后脑勺:“叫哥哥。”




 




王源难以置信地回头看着他妈,差点吐她一脸。他觉得她脑门上已经清楚地写上了三个大字:人!贩!子!




 




哇靠!虽然王俊凯是比他大了一岁没错,但他分明记得从五岁以来就没喊过他哥哥了好吗?




 




王源顿时对将要展开的旅程愈发惶恐不安,总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不祥预感。




 




苍天啊!我现在逃走还来得及吗?




 




虽然王源都比妈妈高了,但这不防碍妈妈跟提溜一只小狗似的把他给提溜上了飞机。想跑?




 




窗外白云一朵朵,王源心里的眼泪流成了河。我去,这铁定是一条不归路啊。




 




到酒店分房间的时候,王俊凯妈妈问:“要不要你们俩男孩住一间?”




 




王源大叫一声“不要!”,生生把王俊凯那句“好”给盖过去了。




 




王源死死抱住妈妈的胳膊,就像考拉抱着它的桉树:“亲爱的妈妈,我誓死跟你住一个房间!”




 




酒店电梯里又是人又是行李,十分拥挤,王源跟王俊凯被挤了个对脸儿,中间只隔了王源的双肩包。说实话这是王源近几年来第一次这么近地正眼看王俊凯,王俊凯的嘴唇大概到他鼻尖的位置。而此时王俊凯正垂着睫毛视线略向下地看着他。




 




哼,个子高了一点点就了不起啊,迟早追上你、俯视你。




 




王源正想别开脸去,却见王俊凯在对他做口型。他一脸茫然,王俊凯就又做了一遍。这回看清了,是“没断奶”。




 




谁没断奶了!你智商在正常值以上就应该明白我是讨厌你才不想跟你一个房间的好吗!




 




王源恼火地瞪王俊凯一眼,王俊凯却冲他绽开了一个无声的笑。他正嚼着口香糖,这么一笑,清洌的薄菏香气就从他唇间吹出来,似有若无地拂到了王源的鼻尖上,微暖微凉。




 




王源别扭地皱了皱鼻子,转脸抬头盯住电梯上面角落里的监控摄像头,默默地在心里比了个中指。




 




 




 




【二】一个脑残粉顶过十个高级黑  




 




 




“妈妈,不如我们来严肃地谈谈此行的目的。”王源挡在电视机前,阻断了妈妈胶着在屏幕上的视线。




 




“不就是旅行喽。”




 




“难道没什么附加目的?”




 




“培养一下你们的感情喽。”




 




“我们?你不是说我和那王俊凯吧?”




 




妈妈无比肯定地点了点头。




 




“何必呢,”王源好是凄凉,“我们俩是没有结果的,我是不可能娶他的……”




 




“娶你个头啊,”妈妈伸手打了他一记,“他们家优良的基因能叫你毁了?不知道多少小姑娘挤破头地追他呢。我问你,你干吗每次看他都跟看个阶级敌人似的?你为什么跟谁都能混得来,就是不能跟他做朋友?好几次我都看到他跟你说话但是你不理他,你的礼貌呢?他是你妈妈最好的朋友的儿子哎!马上就要念一个学校了,是你学长哎!做朋友不好吗?小凯又聪明又懂事又长得帅……”




 




又来了又来了。麻麻难道你到现在都不明白,什么叫一个脑残粉顶过十个高级黑吗!还在念幼儿园你就用各种过而不当的办法试图把他树立成我的偶像,从那个时候开始就注定了我再也不可能跟他做朋友了!还朋友呢,根本就是天敌!人生路上的绊脚石!时不时滚出来绊我个狗吃屎!




 




妈妈完全没有听到他内心的咆哮:“当然了,最终的目的还是旅行啊。你中考完了带你出来放松放松。”




 




“跟他一起来还说是给我放松……”




 




“哇,他到底怎么你了?本来不就是想你们俩小孩有个伴嘛,光跟我出来你不嫌没劲啊?你爸又没时间。”




 




我宁可只跟你出来,虽然只跟你出来,王俊凯的阴影也会如影随形,但总比分分钟面对他好啊。王源默默地心塞着,默默地去拿了衣服洗澡去了。




 




自由行的好处就是自己想干啥就干啥。慢条斯理地晃了几个景点,大多数时间就在酒店的沙滩玩。




 




王源跟王俊凯没有如妈妈们期待的那样熟悉亲密起来。比起妈妈们的遗憾,王俊凯显得一点都无所谓。他似乎对王源的敌意毫不在意,他之所以也很少跟王源说话,只是因为他本身性格如此,他本就不是炽热多话的人。但如果他想跟王源说话了,那么他想说就说,即使王源的脸色冻成零下一百度也不能阻止他言笑晏晏。




 




这让王源十分头疼。因为他意识到这个局面说明王俊凯对他的影响丝丝入扣,而他对王俊凯却造不成任何影响。这种输掉的感觉……




 




被妈妈涂了一身防晒霜的王源躺在沙滩上,太阳伞的影子遮住了他大半身子。闭着眼睛舒服得几乎要睡着了。




 




可是突然感觉有潮湿的沙子落在他胸口,一睁眼,王俊凯那张脸就笑笑地近在眼前,一对小虎牙尖尖的,看着调皮无害,手却握成一个空心拳,将一把沙子往他胸前漏。




 




“干吗!”王源抬手把沙子呼撸掉。




 




“那边可以打排球哎,我们一起去吧。”




 




“不去。”王源闭上眼睛。




 




“你怕打不过我。”王俊凯说话的声音都是在笑的。




 




“谁打不过你啊!”王源一下坐起来。




 




王俊凯来拉他的手:“那就来嘛。”




 




被太阳晒软了的王源没什么招架之力,被王俊凯拖起来一直拉到球场边。球场里有一对女孩子在打球。




 




“有人啊,怎么打。”王源抽回自己的手,不耐烦地甩了甩。汗津津的,讨厌。




 




“一起打呗。”




 




“你认识啊?”




 




“不认识。所以派你去认识。”




 




“what?”王源都飙出英语来了。




 




“你不是人靓嘴甜见面熟嘛,赶紧地发挥一下你这特长。”




 




人靓嘴甜是什么鬼?王源脑子还没别过弯来,就被王俊凯一把推进了球场。




 




正飞在半途的排球差点从他头顶擦过去。你妹的王俊凯这是谋杀啊!




 




被打扰了的两个女孩子都停下来看着他。




 




特么的老子还没准备好啊!




 




但如果王俊凯没那么当机立断把他推进来,他一定掉头就走。谁要帮你搭讪美女!




 




所以王俊凯那么心狠手辣,是知道跟他商量不通,不如直接让他骑虎难下。到底谁是天蝎座啊!




 




王源在陌生女孩询问的注视下,本能地将脸扯成一朵带笑的向阳花,心里火速地思考了一遍要不要叫人家一声姐姐,因为看起来好像是大学生又好像是高中生的样子。但女孩子都不喜欢被人看得年纪大,所以还是不叫比较安全吧。王源就那样傻傻地挂着一脸甜笑:“我们能跟你们一起打球吗?”




 




“可以啊!”女孩子们十分乐意并且欢快地接受了。于是分成一男一女各两组打了场比赛。




 




说实话王源体育一般般,将将一个中等水平,而显然王俊凯比他稍微强了那么一点,反正比赛结果就那样分了高下。




 




告别的时候,王俊凯还跟人交换了QQ号,虽然是女孩主动的。她们也问了王源,但是王源背不出自己的QQ号码了。




 




所以他们怎么可能在没有东西可以记录的情况下,记住那么长的一串无规律的数字呢!但是王俊凯说:“你不记得是因为你蠢,我可记得。”




 




“鬼才信!你记得,那你敢不敢报给我听听?”




 




王俊凯就不打磕地报了一串数字。




 




看着王源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王俊凯笑得差点去沙子里打滚。




 




“说你蠢还不承认,我哪有记得,就随便胡诌了个数字啊。反正你又不记得,你怎么知道我报的对不对。哈哈哈哈……还真信……哈哈哈哈哈……”




 




王源快气死了。莫名其妙被他拖出来当了回枪使,特么的他想泡妞却叫他去搭讪,还王俊凯赢球耍帅,他王源做了回好陪衬。这都什么事么!不是想好了打死不理他的吗?怎么就被他拉走了啊!王源你晒坏脑子了才会送上门去让人欺负吧!




 




气死了气死了气死了!王源一路暴走。




 




“源源,我请你吃冰淇淋。”




 




等等!王源惊悚地停下脚步,僵硬地回过身。跟在后面的王俊凯也停了下来:“啊,怎么了?”




 




“你叫我什么?”




 




“源……”




 




“打住!”王源快吐了,“请叫我王源,谢谢。”




 




“小时候不都那么叫的么?你还叫我哥哥呢。”




 




“请忘掉那些年幼无知的岁月好吗?”




 




“好的,源源。”




 




王源恶狠狠盯着王俊凯努力抿紧的嘴唇,恶狠狠地盯着那扭曲的唇间快要汹涌而出的笑意。他算是明白了,王俊凯就是打定了主意来膈应他的。




 




 




 




【三】眸底那一丝黯然眨眨眼就眨散了




 




 




回头各找各妈,妈妈们都是一脸中了彩票的表情:“你们一起去玩啦?”




 




“是啊,”王俊凯笑着,“打了会儿沙滩排球。挺好玩的。”




 




王源在边上默默补句:一点都不好玩!




 




“谁赢了?一定是小凯。”有个来自不插刀会死星的娘亲注定一辈子都要闹心。




 




“都差不多,他打得挺好的。”




 




王源撇嘴。这什么人啊,虚伪到没眼看。




 




“源源跟小凯去打羽毛球吧,男孩子锻炼锻炼比较好。”王俊凯妈妈说,“暑假里小凯每星期去三次,跟教练的,源源要是没事就一起去呗,学费也不贵。我去跟教练说一声。”




 




“他能有什么事。就跟小凯一起去吧。旅行回家了就去。”




 




为什么我一句话都没说,这件事就被决定了啊!难道不是我的人生我做主吗?谁要跟他一起去打球啊,一个星期见三次会郁闷而死的!而且我明明爱的是篮球啊!根本对羽毛球无爱好吗?这早已经是自由恋爱的世界了呀!包办婚姻是万恶的封建残余!




 




“我不想去打羽毛球!” 




 




“为什么不想去?”妈妈斜眼过来。




 




“土死了,我要学也学网球。”




 




“就你还虚荣上了,网球很洋气吗?我怎么不觉得?你不就是不想去锻炼吗?不就是懒吗?看你瘦得这一身排骨,都没有女孩子要喜欢你!”




 




我靠,你儿子有多吃香多有异性缘你都不肯用心了解一下,就在这里瞎说八道。我瘦我瘦,王俊凯就有肉吗?不也瘦!




 




“不去就不给你买手机。”




 




这招真狠。王源立马偃旗息鼓,无语凝噎。




 




“小凯要是有空的话,来给我们源源补补课吧,他这种跌跌撞撞进五中的,我怕他一开始就跟不上。”




 




麻麻你闭嘴好吗?还有完没完了啦!




 




如果说在去旅行的路上,王源是意兴阑珊,那么在回来的路上,王源已经生不如死了。




 




当初那不祥的预感啊,果然太不祥了。出去旅行一趟,居然被决定了这么两件惨绝人寰的大事:第一,是跟王俊凯一起去学打羽毛球,第二,是王俊凯来给他补课。




 




大哥,你自己都要高二了,别那么有空行不行啊!




 




王俊凯王俊凯王俊凯!我能代表户籍系统消灭你么?




 




事实上王俊凯是这世上最难消灭的存在。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一个王俊凯倒下了,千万个王俊凯站起来……




 




王源可怜巴巴地拿下巴压住书本,摆出明确的非暴力不合作态度。




 




王俊凯拿笔敲敲王源的头:“你还要不要听我讲?”




 




“不要。”




 




王俊凯好心地提醒他:“阿姨说过的,如果你不听我的话,她就不给你买手机。”




 




王源倏地坐直了。他瞪着王俊凯,一脸悲愤。




 




既生源,何生凯……




 




妈妈敲门送了她鲜榨的果蔬汁进来:“小凯,源源有不听话吗?”




 




“没有,他很听话的。”王俊凯笑得那般人畜无害。




 




王源真想揪住他那两颗虎牙,把他从窗口扔出去。




 




“听小凯的话,认真学习,知道吗?”妈妈把两杯果蔬汁放在书桌上,惨绿可疑的液体昭示着凛冽的杀气。




 




王源往后挺直了身子,尽可能地跟那两杯液体保持距离:“敢问女侠这两杯新鲜毒药的配方?”




 




“独门秘技,传女不传男。”妈妈鼻子朝天扬长而去。




 




王俊凯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辨了辨味道,一口气又喝下大半杯。




 




王源看得目瞪口呆:“我靠,这你也喝得下,你还是不是人类?好喝吗?”




 




“还可以吧。”




 




柠檬、青椒、苦瓜、西芹……等等等等,王源不知道被他爱好尝试新配方的妈妈荼毒过多少回,回回大惊喜。但又不能不喝,不喝的话,妈妈会说“哼,你们都不爱我”……啧!




 




“里面都是啥?”王源嫌弃地指着果汁问王俊凯。一边嫌弃果蔬汁,一边嫌弃竟然不嫌弃它的王俊凯。




 




“喝不出来,有点复杂……一般都是啥?”




 




“哪有什么一般,每次都有大彩蛋就对了,比人生更加不可预料。”




 




“你不喜欢喝?”




 




“鬼才会喜欢喝!但是不喝又会被念死!左右都是死!夹缝中求生存你懂么?”




 




“噗……你跟你妈相处得真有意思。”




 




“不好意思,我觉得一点意思都没有。”




 




“挺羡慕你的啊。”




 




王源惊悚了:不好,毒性发作了?这人就开始胡言乱语了啊?那么高大上的闪闪发光的存在,羡慕这样被亲娘无情地踩在尘埃里的如小强般的我?




 




王源凑到杯口使劲嗅了嗅。除了青草气,似乎也没什么别的特别可疑的气味。




 




“我妈也挺好,但就是不怎么爱开玩笑。我喜欢你跟你妈这样的。你们家挺有意思。”王俊凯说着,斜过身子拿肩膀撞了下王源的肩膀,看住王源轻声笑道,“你也挺有意思的。”




 




站在岸上的人永远不懂挣扎在水里的辛苦。王源看着像个缺心眼儿的,所以几乎所有人都理所当然地以为他没心事没脾气。换你妈妈老是跟别人比较着数落你试试,再好笑的玩笑一开十年也不想笑了。




 




眸底那一丝黯然眨眨眼就眨散了,王源顺着那一撞滑远了些许,并且抬手掸了掸被王俊凯蹭到的T恤:“要不,你把我那杯也承包了?”




 




“好。”王俊凯爽快地点了下头。




 




“那你跟我妈说我不是打羽毛球的料好吗,你这么说了我就可以不去了。”




 




“这个不行。教练说你资质挺好的,我可不能对阿姨撒谎。”




 




“可是我没兴趣啊!没兴趣你懂不懂!要一个人去做一件没兴趣的事是会痛苦而死的!”




 




“你对什么有兴趣?”




 




“篮球!”




 




“那篮球也去打呗,我可以跟你一起去。”




 




“谁要你一起去了……”




 




“不然你跟谁打。”




 




“跟我同学,或者随便找个场子加入啊。”




 




“哦,我差点忘了你是人靓嘴甜见面熟。”




 




“这到底是什么鬼!”




 




王俊凯笑着把书翻过一页:“快点继续啦。”




 




 




 




【四】小人物对人生赢家的羡慕妒忌恨




 




 




快了慢了还不是要被我妈留下吃饭的,吃完饭过一个小时再一起去羽毛球馆。每周有三天这么形影不离,好像最要好的小伙伴。只有王源才懂自己的煎熬。




 




尤其一起吃饭的时候,在妈妈对王源不断的攻击和轰炸里,王俊凯那个笑啊,只见虎牙不见桃花眼。王源自己也不好,耍宝几乎是他生命的本能,刹都刹不住,偏偏王俊凯外表沉默又高冷,但其实笑点奇低,王源随便耍点什么,他就笑得不行不行的,王源心想你也不用这么捧场吧……每次王源被王俊凯的大笑刺瞎了眼,才想着得赶紧收住。虽然每个谐星都有着丰饶而又强大的内心,但端庄又智慧或狂帅酷霸拽是王源理想中自己在王俊凯面前的形象,高大上有木有,可这些个目标看起来已经越行越远了。




 




反而羽毛球馆成了王源挽回面子的地方,教练各种夸他,让他在王俊凯面前拾回了一点自尊。所以他后来就没再嚷嚷讨厌羽毛球了。很多事都是一旦入了门,也就得了趣。王源这会儿是得了趣的了。




 




暑假就在补课和打球中过去了,虽然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比以前那么多年加起来的还多,但因为妈妈孜孜不倦地做着脑残粉顶过高级黑的傻事,王源对王俊凯的态度实在没法有什么改进,他甚至都觉得自己把对妈妈说不出口的那点怨言全转嫁给了王俊凯。而王俊凯明显也不是什么好鸟,爱吐槽又爱耍诈,反正无论他做什么,王源都觉得他是在捉弄自己。所以关系没有恶化都该去烧高香了。




 




高中生活就这么来了。王源一厢情愿地以为不同年级不会有什么交集,可还没等这口气完全松下来,就纠结地发现由于他被分在高二十八班,是高一年级最后一个班,所以跟王俊凯所在的高二一班首尾相连于同一个教学楼的同一层上,并且中间只隔了一个楼梯口。这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条件已经不幸地成立了……




 




感觉自己在王俊凯的阴影里鬼打墙了的王源,思考了很久,到底要尽全力去考开学的摸底考呢还是故意考砸。想来想去,考好了是王俊凯给他补习的功劳,但是考砸的话难道就会有谁把过错记在王俊凯头上吗?当然会怪他王源笨啊!人家给你补习了你还考成这样!




 




原来补习这件事,对王俊凯来说是双赢,对他王源来说就是双输啊!人生真是太悲催了。




 




王源觉得他跟王俊凯是永远无法和谐了。他对王俊凯有一种难以驱除的仇富心态,满怀着一个不得志的小人物对人生赢家的羡慕妒忌恨。




 




摸底考考得不错。然后果然因为这“不错”,妈妈又给王俊凯记了一大功。周末请王俊凯全家吃饭什么的必须有。这次妈妈似乎对王源甚是满意,竟极为难得地没有数落他这样那样,所以她对王俊凯的各种赞美王源也听着没太太太刺耳。




 




但是,妈妈突然对他说:“你得谢谢小凯哥哥。”




 




是可忍,孰不可忍!王源出于难以抑制的愤慨以及对妈妈竟然如此荒唐的鄙视,拿筷子狠狠戳进了一块土豆。




 




“不用谢不用谢,”王俊凯笑着摆手,“帮他补习我也正好温故知新。”




 




王源用两个鼻孔对住王俊凯。




 




王俊凯爸爸也笑说:“他们这么大了,叫名字就好了,哥哥什么的,说不定叫的听的都觉得肉麻呢,青春期的小孩可别扭了。”




 




对啊,桌上每一盘菜都懂那种被肉麻到想死的心情,麻麻你怎么就不懂呢?




 




散席的时候,王俊凯蹭在王源身边,小声道:“我才不觉得肉麻。再说了,关青春期什么事,我记得你上了小学就不肯叫我哥哥了。”说完又笑。




 




王源冲他比了比拳头。




 




你记错了混蛋。那时候还没上小学呢。




 




王源清楚记得当时他五岁。那年暑假王俊凯妈妈带着王俊凯来小住了两天。正好王源的一个表弟和邻居家一个小女孩也在,四个人就玩游戏。




 




小女孩要玩过家家,她扮妈妈,指明了王俊凯扮爸爸。王源和堂弟是他们的孩子。戏才演到“爸爸妈妈”正在做饭,小女孩就被她奶奶有事叫回家去了。




 




没了女主角,戏就散了呗。没女孩子,男孩子哪有什么过家家的兴趣。但王俊凯说咱们演完嘛,做好饭吃了就算完啦。




 




可是没有“妈妈”啊。王俊凯就说,源源你来。




 




那个年纪的小男孩很容易就觉得被指着去做女孩做的事会很羞耻,好像那样就不男子汉了,就被等同于哭哭啼啼的小丫头片子了。所以王源坚决地说,不!




 




但是王俊凯说,为什么不?你长得就像个女的。




 




记忆在这里略略停顿,王源不由冷笑一声。前两天还听妈妈翻相册指着小时候的王俊凯说,脸短下巴尖,一双杏核眼,这种典型的猫脸长相,漂亮得就像个小女孩,哪像你,那时候胖得像只猪。




 




所以他到底是哪来的自信反倒说我像个女的啊!




 




反正当时的小王源感受到了奇耻大辱。我哪里长得像女的了,你才长得像女的!




 




他怒气冲冲地上去推了王俊凯一把,王俊凯摔倒的时候压坏了地上放着的那小女孩的玩具灶具。王俊凯觉得压坏了别人的玩具闯了祸了,摔的这一跤又真是疼,对突然发脾气的王源心里起火,便重重地还了一拳。这下就打开了停不了了,吓得小表弟在一旁哇哇大哭。




 




妈妈们回家来看到一地玩具碎片,两个大的脸上身上还都带了伤,小的那个哭得抽抽答答,满脸的鼻涕眼泪。一问怎么回事,就分别捉了自家的各打一顿屁股。王俊凯妈妈骂王俊凯大不让小,王源妈妈骂王源主不让客。




 




小王源不能原谅王俊凯说他长得像个女的。然而这仇还没解,妈妈就开始给他树立偶像了。这能树起来吗!




 




那次王俊凯第二天大早就跟他妈妈回家去了,分别的时候,王源不肯开口叫他哥哥,然后从此就再也没开过这个口了。




 




你才像个女的呢!哼。王源觉得自己还那么清楚地记得五岁的事也挺极品的,但他就是记得啊,怎么办呢。王俊凯估计已经忘了。哼,谁会想要记得自己欺负别人的事啊,早就忙不迭地在时间的长河中把自己洗白了。还真以为自己根红苗正好少年呢?




 




 




 




【五】猫系犬系




 




 




开学不久,王源就在五中出了名,这一大半都拜王俊凯所赐。就开学之后的某一天吧,课间的时候,王源和几个男同学站在走廊上吹牛打屁,王俊凯和一个男生就从他们面前走过。王源当然假装不认识了,错开视线不去跟王俊凯目光相碰。可是天杀的王俊凯竟然停在他跟前,盯着他叫了声“源源”。




 




我姓王名源叫王源!源源你妹啊!跟你很熟吗?跟你说过几百遍了不准这么叫!




 




叫完这声“源源”,王俊凯笑了,王源分明看到他白白的小虎牙在阳光下“叮”地一声闪出一颗邪恶的星星。跟王俊凯走在一起的那个扑克脸没什么表情地看着王源,但是王源总觉得那人脑袋里已经弹幕乱飞了。而王源班里的同学则嘻嘻哈哈有样学样地叫起了“源源”。




 




王源尴尬得脸都红透了。特么的王俊凯就是故意的!你看他笑起来都像个恶魔!




 




然后这一整天王源就被同班同学一遍一遍的“源源”刷屏了。没过多久,高一高二很多人都知道了他是王俊凯的源源,走在学校的小道上,都会被人指着说:“他就是王俊凯家的源源!”




 




我去啊!这跟说“这是小新家的小白”有什么区别!我是一个有独立人格的人啊!又不是一只汪。




 




然后时间渐渐过去,王源在海边晒黑的皮肤慢慢还原了白皙本色,晒伤脱皮的地方也平滑如初,同学们才惊觉王源是如此唇红齿白,水色鲜明。于是女同学们莫名地激动了。她们天天凑着堆说王源阳光软萌活泼又可爱,王俊凯高冷内敛聪明又傲娇,真真各自是犬系男和猫系男的典型代表呢。




 




王源竖着耳朵听到一两句什么犬系猫系的,回头问他的同桌天宇文:那都啥玩意儿?




 




天宇文说,且等我百度一下,你帮我放哨。




 




学校不让带手机上学,天宇文老是偷偷带着。没手机的王源抱着一丝丝羡慕妒忌恨的不平经常说他,你又不能用,带着它干啥。这会儿可是轮到天宇文得意了:得亏我带着它吧。




 




天宇文刷了好一会儿百度,最终下了结论:“结合你和王俊凯的实际情况,我认为女生们的大致意思是,王俊凯高贵冷艳,而你王源,是个蠢萌逗逼。”




 




“靠!哪儿这么说了!”王源火大地去抢手机,要自己一看究竟。天宇文赶紧把手机塞进书包:“别闹,一会儿叫老师没收。”




 




“高贵冷艳……”王源啐道,“屁!”




 




“人家是男神嘛,学霸,长得又帅,腿那……么……长!”天宇文夸张地比划着那个长度,然后双手一捂脸,“矮油!人家要是女生的话,一定会爱上他的啦。”




 




恭喜你天宇文,本届逗逼大赛你技压群雄获得了最终的胜利,请戴上这顶逗逼之王的桂冠千万不要客气。王源无力地看着娇羞状的天宇文:“社会开放了,男生也可以,放马过去吧。”




 




“那不好。”天宇文摇头,“我会被女生们neng死的。跟男神搞基的事,必须留给你。”




 




“啥玩意儿?”王源把数学书砸到了天宇文头上,“你再说一遍?”




 




“不是我说的啊,是女生们都在这么说啊!猫系犬系好搭啊,他攻你受神配啊,一个是秋天一个是夏天两个帅哥天生一对啊,不在一起天打雷劈啊!”




 




“荒谬!”王源气得又砸了天宇文两下,“本来就看见他想吐,现在我真的忍不住了!”




 




天宇文揉着脑袋、苦着脸:“你到底为什么这么讨厌他?”




 




“因为他就是这么讨厌啊!”




 




“你这么活泼外向人缘好,跟他能结这么深的仇你也满拼的,而且看起来他一点都不讨厌你啊。”




 




“他不讨厌我?他是心机深!”




 




“啊咧,天蝎男说别人心机深。啧啧,你这么别扭真不正常。”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帮你想个办法报仇。”




 




“什么办法?”




 




“让他深深地爱上你,然后你再绝情地抛弃他,把他的心狠狠揉碎!”天宇文抬手恶狠狠地做了一个捏碎的动作,“这招够不够狠?”




 




“变态!”王源恨不得把课桌都掀起来砸到天宇文脸上。




 




忽然间一些人拖着唯恐天下不乱的调子齐声大叫:“源源……!”




 




王源被惊得猛一抬头,就看见王俊凯站在他们教室门口笑笑地对他勾了勾手指。王源没有理由不出去,只能不情不愿地蹭到了王俊凯面前,垂着眼没好气地问:“干吗?”




 




王俊凯递过来一个小小的漂亮的米色布袋子,还用细麻绳系着口。王源接过来捏了捏,里面滑溜溜的应该还有一层塑料纸,再里面是硬硬的不知道什么东西。




 




“别捏,会碎,是饼干。我妈自己烤的,让我带给你和你爸妈尝尝。”




 




“哦。”王源折身就回进了教室。有脖子伸得老长偷听到了他们对话的同学就起了哄:“爱的小饼干!”




 




“闭嘴!”王源愤怒地抗议。但同班才两三个月,大家就都知道他脾气好,才不怕他真的生气呢。




 




至于他为什么对别人都好,就对王俊凯恶声恶气的,同学们自有一番定论。那就是他个炸毛受在闹别扭啊,没看到高冷男神王俊凯从来不因为他恶声恶气就不高兴,而是一看到他就眉开眼笑、虎牙着凉的吗?矮油!二货炸毛受和腹黑温柔攻这种设定不能更萌了呢。




 




哦神!王源快被这种种荒唐的论调逼出反社会人格了。




 




他问天宇文:“撇开别的不谈,请问为什么他是攻我是受?凭什么?”




 




“大家眼见为实。”




 




王源拍一下桌子。




 




天宇文缩着脖子:“你对我凶也没用啊,那看起来就是那样嘛,你比较软绵绵,他比你MAN啊。”




 




这简直是童年阴影重现了!




 




“我哪里软绵绵了,我很MAN好吗!比他MAN一万倍!他就是个猫脸小娘们!”




 




天宇文拿书遮着脸:“你别对我凶,有本事你跟她们说理去。”




 




王源是脑子起泡才会去跟那群没头脑的女人讨论这种话题。他现在唯一希望的就是王俊凯离他远点,越远越好。




 




但是两家妈妈根本把他俩当成了快递小哥。




 




王俊凯妈妈最初的那包曲奇饼干促使王源家新添了一只烤箱,他妈妈满怀热忱地跟王俊凯妈妈学起了烘焙,在网上理论教学,然后因为上班忙,不能经常碰面,就隔三岔五由王俊凯妈妈给王源妈妈投递几个样品,或者由王源妈妈向王俊凯妈妈投递学习成果求检验求指正。每次在教室外走廊上两个男生交递着娘们叽叽的各色包装袋或包装盒,真是整个教学楼都醉了。




 




 




【待续】




 

评论
热度(5113)

© 盛夏的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