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的雨

-加冕-[C13]

流质蛋黄:

这章信息量巨大


燃向强强,he,1v1,上半部王俊凯练习生前辈X王源空降


1 12


前情提要: 要上直播


----------------------------


“王源啊,你这样,还真...”王俊凯身着修长笔挺的白色西装,乍一眼如同代表正义的白马王子,只见他手抻着下巴,眼光扫视着王源全身,目不转睛。


“怪吗?”王源表现出颇为不自在的样子,抓着镶有夸张金属挂件的全黑西装,羞涩地挠了挠刚做好的发型。


“你上舞台的时候,可不能再这副小白兔的样子了。”造型师给王源加粗了下眼线,稍显厚重的烟熏妆外加压抑的服装给人扑面而来的阴鸷感,“你这种表情,会让我觉得自己是欺负乖小孩的怪姐姐。”


那边工作人员已经在喊人了,Cody姐姐最后给他打了打面颊的阴影,“这首曲子你们一个扮演光明磊落的人像,一个扮演藏匿暗处的镜像,可我不明白,为什么要王源当黑暗的那一方?”


“他分配的。”王俊凯朝王源努努嘴,王源只是笑笑,并没有回应。


 


上台前,王俊凯深吸一口气,却无法平复此时遍及全身的紧张感,每个毛孔都竭尽全力的大张着,试图汲取四周的能量。王俊凯朝身侧那人看去,看着他镇定自若的神情,心里顿时多了几分底气。


Mirror讲述的是镜像苦于受制于人类,被束缚在镜子里仅能毫无思想地复制镜前人的动作,终日身陷囹圄,独咽孤寂的苦酒。突然某天,人类发现自己的举止居然可以被镜中另一面的自己所桎梏和操纵,于是开始忌惮于镜子的可怖,终究忍无可忍,和镜子中的恶灵展开殊死搏斗,将镜子击了个粉碎,随着一声爆裂,在散布的玻璃渣中,主人公终于得到了解脱。


 


这场演出对配合度的要求毋庸置疑,此刻两人都心知肚明,接下来不容出错,只消一点纰漏,都会毁了这场演出。


 


王俊凯缓缓走到舞台唯一的追光中央,不远处的王源将头深埋,隐匿于黑暗之中。明亮的灯光衬托着王俊凯完美的舞姿,富有磁性的嗓音伴随着流畅的舞步在演播厅回响,他逐步趋近镜框,突然另一边的王源起身,用完全一样的动作和频率从反方向靠近,在还剩一段距离时停住了脚步,蓦地两人相视一笑。


 


时机到了。


 


演播厅的灯光明晃晃的大开,王俊凯和王源面对面地在同一张镜框前动作着,无眠无休的训练深刻进动作的记忆中,以至于每一处节拍,每一个停顿,每一次旋转,甚至连同呼吸的节奏,都是无可挑剔的契合。仿若此时两人之间真出现了一面镜子,




而他是他的绝对服从。


 


骤然灯光一灭,暗暗的落地灯犹如寂寥的烛火,从舞台四面八方投射向静坐在木椅上的王源,只见王源猛地将木椅踹开,纠葛痛苦的表情溢于言表,那强烈的视线传递着满腔的心有不甘:


 


为何配合你演出的我却被视而无见。


 


王源不屈地挣扎着,配合阴郁的装扮,尤为骇人,高亢的歌声从喉腔中倾泻而出,如同悲鸣的利剑,毫不留情地刺破皮骨,直捣人心。


 


灯光转移,王俊凯猝不及防地出现在了王源的对立面,只是此时,同样的舞步,主导权却换到了王源手上,王俊凯犹如傀儡般,跟随王源的动作如出一辙,他惊恐地望着满面得意的王源,却无计可施。在王源转身的瞬间,王俊凯啪地一声跪倒在地,久跪不起,原本低沉的嗓音此时透露更多的是无可奈何,王俊凯摇晃着直起身,直勾勾地对视着面前的王源,陡然抬起腿,伴随着音乐中玻璃爆裂的击破声,王源重重地栽倒在地上,倒地不起。


 


不论是现场还是观看直播的人都全神贯注,屏息注视着王俊凯合着音乐的节拍,粗重的喘息着。王俊凯背过身,虚脱一般走了两步,一时之间厅内明晃的敞亮,他唱着最后一个尾音,心满意足地闭上眼。正当他以为自己已经解脱之时,肩膀遽然被人抓住,王俊凯猛地一惊,瞠目结舌地转头,看向自己衣履凌乱的搭档。


王源在他错愕的视线下仰头,嘴角不可遏制地扬起,勾抹出惊悚却又邪魅的笑容,他在用此时的笑容向所有人宣告: 


 


是镜子里的自己赢了。


 


“啪!”


 


灯光全灭。


 


“爆了!!!!”演播厅传来一声惊呼,沈哥立马凑了过来,


“什么爆了?”


“王俊凯王源这组啊,你看网络实时数据,疯狂上涨,现在已经反超过蔡绪那组一万票了。”


“他们的表演太出彩了!配合的简直天衣无缝啊,镜子舞那里我都看呆了。”


“还有最后最后那里的反转,太惊艳了,我记得我看彩排的时候没有啊。”


王俊凯跟着王源下台,耳旁不断传来工作人员的赞美,他礼貌地点头示意,实则一句也听不进去,最后定格的笑容纠缠着王俊凯的脑海挥之不去,等进了空无一人的更衣室,王俊凯迅速锁上门,说话的语气颇带着质问的意味:


“为什么自己擅自…”


“因为很真实啊,你也被吓到了不是吗?”王源不以为意地拿出手机把玩着。


“可是…”


“你看。”王源把手机屏放到王俊凯眼前,表情洋洋得意着,


“我们已经第一了。而且你看评论,都说最后很帅。”


“好好好,你帅你帅。”王俊凯面露不快,王源瞅着他赌气的模样忍俊不禁,将手机放回身前打着什么。


“OK!”王源心情愉悦地按下发送键,把手机凑到王俊凯眼前,“这样可以了吧。”


“不看。”


“看一眼。”


王源的声音盘旋在耳畔,王俊凯忍不住瞟了眼,目光立刻停留在新多出的那条评论上。


“王俊凯才是大写的完美,不夸王俊凯帅的眼都瞎了。”


“幼稚。”王俊凯嘴上逞强着,心口不一,脸上的猫纹渐隐渐显,“那你瞎了没。”


王源瞪大眼睛,黑亮的瞳仁折射着光亮,王俊凯一时慌了神,突然王源双眼紧闭,双手悬空到处乱摸索着,


“瞎了瞎了,看不见了。”


“好了好了,别闹了。”王俊凯无奈地笑笑,他发现王源眼周的汗早已将精致的烟熏妆晕开,厚重的妆容长时间挂在谁的脸上都不会舒服,王俊凯连忙催促道,“你赶快让姐姐把妆给卸了。”


可怜门外的cody姐姐都敲了十几次门才被人想起来。


 


王俊凯和王源的表演大获成功,他们的视频短短两天破了百万播放,这在毫无名气的练习生里堪称不可逾越的神话,甚至还诞生了许多CP粉在视频评论下占位。突如其来的人气爆棚让两人都猝不及防,尤为直观的是公司楼下蹲守他俩的人与日俱增。


FRY回归专辑中有首抒情歌备受好评,公司临时决定增添一支剧情MV满足粉丝的需求,因为FRY筹备巡演时间有限,所以演技部分公司打算从表演班挑人,鉴于王俊凯王源爆红的人气,他们两个属于板上钉钉,而女主角自然落在了Lisa的身上。


这个结果并不出乎意料,所以老师在表演班宣布的时候,众人都没有表现出不满的情绪,除开蔡绪。


开始以为网络直播胜券在握,没想到却输给了王俊凯和空降,蔡绪本就心有不甘,听到公司MV敲定了王俊凯王源的消息,女主角还是自己一直爱慕的Lisa时,心中腾然升起的火苗一时不知该朝哪儿发泄。


王俊凯王源下午就被带去拍摄现场,出乎意料FRY也在那儿,王俊凯一直视FRY为自己的榜样,能出演他们的MV自然是倍感荣幸。一旁的王源还是那副毕恭毕敬打招呼的模样,王俊凯看久了王源人前人后的反差,倒也习以为常,虽然他心里,并不希望看到王源将自己辛苦伪装起来的模样。


王源一一跟前辈们问好,只是到了最后一个人,王源停顿了动作,随即才挂上笑容。那人也不介意,反而亲昵地拍了拍王源的头。王俊凯定睛一看,才发现是先前在练歌室门口一起偷听过王源唱歌的祖秀。


“祖秀,你不要看到小男生就要调戏一下好吗?”旁边的队长都看不下去了。


祖秀是从国外回来的,作风一贯开放,而性向成谜这点王俊凯早有耳闻,那人自来熟的举动映在王俊凯的眼里,莫名惹来几分不爽。再加上王源刚喊要去洗手间,这个祖秀后脚就跟了上去,王俊凯不禁生疑,又显得过于多管闲事,只得在原地打转转。


“我上厕所你跟过来干嘛?”


“看你上啊。”祖秀盯着王源,一脸坏笑。


“有病。”王源白了他一眼,突然被祖秀一把扯住抱在怀里,王源挣扎了片刻,也就懒得动了,一只手缠上那人的腰间,厕所里顿时发出一声惨叫。


祖秀捂着被暗算的腰,怒气冲冲地朝王源吼道:“怎么这样对你亲哥的?”


“你小点声,我可不会管一年见一次的人叫哥。”王源毫无愧疚感地打量了下祖秀,“还有,最近哪儿都能看到你,是不是李煜言喊你盯着我的。”


“他这是为你好。”


“得了得了,谢谢关心,死不了。”王源看他哥不打算走人的样子,便走进隔间,刚进去就听到祖秀的声音。


“跟你一起那小子,上次你练歌他可是一直在外面听着。”


“干你屁事。”王源出来平静地洗着手。


“你知道他在外面听?”


王源不承认也不否认,挑眉看向祖秀,“你走不走?”


“走走走。”祖秀把方才的疑问抛诸脑后,毫不避嫌地搭上王源的肩,被王源扯下后,又死皮赖脸地搭上,王源兀自叹了口气,也就随他去了。


历经一番激烈的心理斗争后,王俊凯看了眼时间,觉得差不多改出来了,还是放心不下地跟了过去,没想到刚走到拐角就目睹两人一起走过来的身影,祖秀的手臂挂在王源的身前自由自在地摆弄着,晃得王俊凯想直接上前把这只手臂给折了。


“可以放了吧,被别人看到肯定麻烦事一堆。”


“好好好听你的。”祖秀终于放下了手臂,王源先他一步走出拐角,看到王俊凯,上前拍了拍他的背。


王俊凯一字不落地听完了两人在走廊上的对话,早已脑补到了天边,倏尔王源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王俊凯斜眼,王源意识到他视线带有一丝诡异,刚想问什么,王俊凯就抖开自己的手,自顾自上前跟导演打招呼,留下王源独自不得其解。


 


FRY这首抒情歌谣表现的是一对亲昵的兄弟为了一个女孩分道扬镳的故事,Lisa小公主脾气严重,继上次在王源那里吃瘪后就不再自讨无趣。王俊凯王源和她都有单独相处的戏份,在外人眼中,俊男靓女的画面总是浪漫到极致的,随后切换到三人行的场景,所有人都将尴尬窘迫和各自怀揣不同的心思表现得无以复加。


 


拍摄进行的很顺利,很快就只剩下王俊凯王源表现兄弟情的部分,原本导演以为这部分是最容易过的,没想到两人的表演会在这里卡壳。


“王俊凯你搭他肩的时候,不要这么不情不愿的,你这时候和王源之间还没有女主介入。”


“王俊凯打打闹闹的时候不要冷着张脸。”


“王俊凯你这个笑容自然点,不要那么僵硬。”


“不是!”导演终于忍无可忍,举起剧本大声谴责道,“你们是不是关系很差啊?”


“导演你消消气啊。”沈哥靠近导演安抚道,“他们可是才表演了镜子舞的,可能今天拍敌对太久入戏了,一时半会儿情绪调整不过来。”


导演瞄了眼时间,“那就过两天拍FRY再继续,今天就先这样散了吧。”


“还不赶快谢谢导演!”


“谢就别谢了,你们两个,回去多揣摩揣摩,找不到感觉就看两部片子,下一次拍可别浪费时间了。”


 


两人回宿舍的路上皆一言不发,王俊凯洗澡的时候依旧闷闷不乐着,懊恼自己怎么被一点小事影响到关键的拍摄,只是祖秀垂在王源身前那只手在记忆里持续不断地晃荡着,还有两人在走廊上对话时熟稔的语气,分明不像初始,王俊凯越想越焦躁,随手抽了条毛巾在头顶胡乱地揉了两把就走出浴室,恰好撞见王源拿了个碟盒从门外进来。


“你手上这什么?”


“导演不是叫我们看看电影找感觉吗?我就从宋洋那借了部碟看,他说对促进兄弟情谊很有帮助。”


王俊凯不置可否,开了瓶汽水坐在王源旁边。漫漫夜色中,仅留荧屏上光亮闪烁。


影片开始挺正常的,就两个男生同班前后座互相看对方不顺眼,两人要不就互撕作业本,要不就偷偷剪对方校服,但其中一人其实一直有悄悄往另一个的抽屉了塞早饭,塞药,接着两人敞开怀喝了次酒关系就变好了,上学放学一起不说,连睡觉都一起睡,那个送东西的没事就要钻进另一个的被子里,还时不时上手在别人身上摸上摸下辗转连绵,顺带美其名曰:好兄弟就该这样的。


王俊凯王源越看越觉得不对劲,场景突然跳转到那个送东西的把另一个绑在床上,二话不说的就是一顿狂风暴雨的猛亲,亲得被绑那人呜咽连连,连反驳的力道也没有,只能被动地承受着唇舌绞缠,眼见床上那人衣服都被扒了个干净,王俊凯立马把电视关了。


“你刚才说,谁借给你的?”


“宋…宋洋。”王源也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


“这小子肚子里就没什么好水。”王俊凯作势要找人算账。


“算了算了,起码前面还是有参考价值的。”


“有个鬼,导演要我们表现的是打闹的场景。”


“是这样吗?”王俊凯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王源扔过来的苹果砸中了头,刚捂住头立马又是几个苹果接连不断地砸了过来,王俊凯霎那间避闪不及,被砸中好几次连声叫惨,而王源依旧不屈不挠,坐在沙发上越扔越欢腾,笑声情不自禁地从嘴角溢出。


“我要你还扔。”王俊凯终于忍无可忍,直接朝着沙发扑了过来,将王源猝不及防地压在身下,一只强有力的手臂牵制住王源细长的胳膊将其越过头顶,另一只手臂支撑起自己的身子。王源躺在沙发上,笑得眼睛都弯成弧形,白嫩的面颊来红扑扑的鼓作两团,细腻的肌理在充血的作用下愈发清晰,王俊凯愣愣地看着,倏然想有想要捏两把的冲动,故作严肃地威胁道,“你听不听话?”


王源依旧笑眼弯弯,不识好歹地摇了摇头,


手中的苹果还没来得及完成使命便滚落在地,乍然王源哭笑不得地在沙发上奋力地扭动着,撞得沙发左摇右晃的厉害,


“痒啊,王俊凯,痒死了,住手。”王源不住地喊叫着,嘴里时不时泄露着嘤嘤呀呀的呻吟,身子反反复复地躬起又倒下,以求躲避王俊凯进攻,可身上那人反倒愈发来劲,手搔挠在自己的腰部,一刻也停歇不下来。


“以后还敢不敢了?”


“不敢了不敢了。”王源连声求饶,王俊凯看着身下那人眼泪涟涟,头发蹭到乱作一团,衣衫更是迷乱不堪,衬衫在打闹中被撩到胸部,滑嫩细腻的腰身在微凉的空气中暴露无遗。他怔怔地移不开目光,异样的情绪在王俊凯的心间澎湃着,倒翻着,作祟着,仿佛刚才落在王源腰间的痒意,在此刻悉数钻进自己的心房,激荡着山呼海啸的涟漪,呼之欲出。


王源发觉王俊凯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趁着他愣神的空档,立马抽出被压制住的腿,不留给王俊凯反应的时间,一个翻身骑坐在王俊凯身上,整个动作完成得一气呵成,只不过和预想的姿势不同,此刻的王源头贴在王俊凯的耳侧,两人胸膛紧密地相抵,一声一声地感应着相互间此起彼伏的心跳。


 


“王源。”


 


漆黑中,那抹慵懒的呼唤更具引诱力,王俊凯偏头嗫喏着,嘴唇似触非触地游离在王源的耳瓣,绒毛被轻柔的吐息吹拂着,触发了本就纤细敏感的神经,撩动起疯狂加速的心悸。王源赶紧让贴合的躯体相离,却在与王俊凯视线相接的刹那,在那双深不可测的眼眸中,彻底迷失了心智。


陷在王俊凯痴缠的视线中,王源完全不敢预料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直到王俊凯停在离自己咫尺之遥,他才清晰地感受到两人愈发稠密的吐息,听到王俊凯再一次启口,声音在狭小的空间里回响。


 


“王源,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


“我只知道现在,”


“我好想吻你。”


 


还没来得及向后躲,王俊凯便仰头将王源的双唇已经被牢牢地含在自己嘴里。他忘情地将手攀上王源的腰间死死箍住,立马让彼此之间的贴合更加亲密无间,此时的王俊凯不知疲惫地舔舐着王源的唇舌,猛地又咬住王源的唇瓣唇瓣不放大力吸允着,唇纹碾磨时的摩擦感让他愈发上瘾。


 


直到感受王源的身体慢慢地承受不住激情的负荷,一点点瘫倒在自己身上,王俊凯趁机撬开王源的牙关后长驱直入,在追上王源的舌尖的瞬间贪婪地缠绕上去,将他朦胧的呜咽全数吞噬。王俊凯眼神被热情灼烧得通红,他觉得身体在被熊熊烈火炙烤着,烧得理智全飞,尽作灰烬。


 


那些他先前不敢细想,不敢深思,不敢触碰的问题,在唇舌相触的瞬间,全部得到了答案。


 


一切发生的太快,王源思绪仿佛断片,他眼神迷离地望着身下那人英俊的面庞,甚至连推拒的气力都被吸干,身体在不可抗拒的亲吻中一点点松弛。只是他也分不清自己是没有多余的力气推开,还是根本不想让身下这人和自己分离。


 


蓦地腰间传来冰凉的触感,王俊凯的手从衬衫的尾摆探入,在敏感的肌肤上若有似无地摩挲着,他意识到王俊凯的手缓缓地往下移,朝着不可控制的方向颤颤巍巍地前进着,在快要碰到的瞬间,王源理智终究回炉。


下一秒,王俊凯的手被人死死握紧。


 


“王俊凯,我们玩过了。”


 


深不可测的夜色中,王俊凯辨不明晰王源的表情,他只能从那短短的话语,那冷淡的声线中,了然那人的回应。


顷刻间直逼沸点的火热被寒若冰霜的冰川浇熄得一干二净。


 


王俊凯的双腿骤轻,没过一会儿,他听到被子掀起的声音。房间逐渐恢复到那份属于深夜的静谧,王俊凯木然地坐在沙发上,就这么一直坐着,眼神空洞无物。


不知过了多久,只觉得好长好长,直到平稳的呼吸声重回耳畔,王俊凯才起身蹲坐在王源的床边,一声不吭地望着王源的睡颜,随后轻轻地在王源的头顶印上一个吻,愧疚地低声说了句‘对不起’。




滚烫的温度还残余在脸上,幸而墨黑的夜色让王源侥幸逃过暴露,直至对面的动静消失,王源才缓缓睁开眼呆望着窗外的月色,将手轻轻捂在胸口上,一下又一下,抚平慌乱的心跳。




这个夜晚,终是熬人的漫长。






------------






爆字数了,宠我吧~

评论
热度(2076)

© 盛夏的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