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的雨

抓外卖

源味叶奶:

此文用来纪念那些年因害怕订外卖被抓而整日心惊胆战的日子


1.
六月一天天逼近,空气逐渐变得燥热,当高考倒计时上的数字从三位变成两位时,高三生们似乎才真正的开始紧张起来,与他们一同紧张起来的校长总觉得自己的热情并没有在百日誓师大会上充分挥洒,于是他发下通知要求每个班主任在班里严肃地宣布,从明天开始校长将亲自去蹲点抓外卖,被抓到的学生所在的班级一律取消期末参加流动红旗争夺的资格。

虽然平时学校里也明确规定了不准订外卖,但并没有人会去特地管理,所以学校的后门口和食堂侧门的围栏处便成了拿外卖的固定窝点。

校长召集班主任们开了会,苦口婆心地说明抓外卖的重要性,尤其指出高三生是绝对绝对不能订外卖的,天气升温肉类容易变质,万一在高考前吃坏了肚子就得不偿失了。校长最后还特地敲敲桌子提醒了一下各位班主任流动红旗的事情,才喊了散会。

王源的班主任老邓属于对待工作满腔热忱的人,期末的流动红旗在他眼里像是一匹会发光的金布,他从不会像那些开明的班主任一样说出“小心点不要被抓到就行”这种话,老邓也明确说明在他的教学生涯中流动红旗是一直跟着他所管理的班级的,可不能在这里断了荣誉。

“不要因为个人的利益毁了集体的荣誉。”

“你们以前有没有订过外卖我不管,但从今天开始就老实点好好吃食堂,离高考也不剩几天了,如果实在没办法忍受的话就让家长送饭吧。”

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校长敢制止订外卖的行为,自有人敢另出对策换大家一个逍遥自在。

“喂?来六份肉桶饭,微辣,十一点四十送到X中后门。”课间王源在厕所里打电话,一群哥们儿在门口帮忙望风。

“噢对了,我们学校最近在抓外卖,所以来送的时候万一被抓到了,就说你是我爸爸。”挂断电话,哥们儿们集体为王源的机智点了个赞。


2.
王源在班上属于活跃分子,只要一下课他的屁股绝对是第一个离开板凳的,整个学校的每个班里似乎都有他的熟人,打篮球的时候从不会担心约不到人,每次班里大大小小的活动和聚会也几乎都是他发起的。

步入高三后王源也遵守着“绝对不放过每一堂体育活动课”的原则,只要到了活动课留在教室里刷题的人永远不会有他,可每次考完试他的名字总是嚣张地挂在班级小黑板上的荣誉榜上,这时常会让有些比他更努力的人感到不服气,可这并不妨碍王源每天活得潇潇洒洒。

“喂?六份烤鸡腿饭,十一点四十送到X中后门口。”电话那头没有动静,王源疑惑地又喊了一声,对方才回应了一句“啊?”

“六份烤鸡腿饭,十一点四十送到X中后门口。”

“六份烤鸡腿饭是吗?加不加辣?”手机里传出的声音与前几天的不同,是一个年轻的男声,温温柔柔的嗓音有些低沉。

“呃...微辣。”和之前接电话的那位带点口音喜欢扯着嗓子的大叔比起来,对方轻轻柔柔的问话反而让王源有些不知所措,大脑里反复组织着语言斟酌着语气,“那个,我们学校最近在抓外卖,能不能帮忙跟送外卖的说一声,如果被抓到了就说他是我爸爸...”这个令王源引以为傲的绝妙点子现在竟让他有些羞于言表。

对方沉默了三秒,确实是三秒,因为王源有些紧张的在心里默数了三个数,在这三秒里他咬紧了下唇总感觉对方一定在捂着嘴巴笑,他突然有些后悔自己干嘛要想出这么幼稚的招数后悔今天干嘛要订外卖。

“好。”三秒后对方终于答应了一句,挂了电话王源才发现自己靠着手机的耳朵有些发热。

“源哥你快点要上课了,今天咋这么慢啊。”已经有兄弟在催了。

“好了,来了。”王源把手机揣进校服口袋踩着预备铃冲出了厕所。

上课照常插了几句嘴,下课照常和几个哥们儿闲聊,照常给鼓起勇气上前的女同学讲讲题,还没来得及感叹“又是和平的一天”,中午刚蹦哒到学校后门口王源就被校长抓到了。王源调头想跑,可转念一想有什么好怕的?

“老师好,我爸给我送饭。”王源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挠挠头。

“是吗,那我陪你一起等着吧。”校长双手背在身后挺着肚子一脸势在必得的样子,带了这么多届学生,什么把戏他没有见过。校长锃亮的皮鞋有节奏地敲击着地面,王源盯着那亮闪闪的鞋头不免有一丝心虚,又必须装作很轻松的样子四处看风景。

头顶的太阳似乎比昨天更加火辣了些,王源内心的焦灼随着由远至近的摩托车声攀上了顶峰。

摩托车平稳地停在了两个人面前,车上的人戴着黑色头盔,不紧不慢地双腿称地,王源望着那双套着破洞牛仔裤的大长腿心里一紧,又抬头望向外卖小哥,看他低下头摘下头盔,汗水浸湿发梢贴在他的额头,他抬起胳膊迅速擦拭了一下,然后淡淡扫了两人一眼,如水的目光立刻锁定在了王源身上,王源呼吸一滞,像是瞬间被流水包裹住透不过气来。

但这一瞬奇妙的感受只持续了短短的几秒,下一秒对方的眼神就被校长犀利的发问勾了过去。

“这是你爸?”面对校长的刁难王源有些难堪,事后当他回忆起来时,总觉得自己当时像是被什么蛊惑了似的,要不怎么可能这么傻愣愣地差点低头承认错误呢。

“十五班的王源是吧?都高三了还成天整这些有的没的,你们班主任是...”

“对不起老师。”正当王源已经准备好被校长和老邓连环批判的时候,外卖小哥长腿一跨从摩托车上跳下来,走到王源面前抬起手就摸了一把他的脑袋。

“今天我爸临时有事拜托我来送一下饭,我是他哥哥,王俊凯。”自称王俊凯的外卖小哥伸出手和校长礼貌地握了握,破洞牛仔裤加上简单的白色T恤一副青春阳光的邻家大哥哥模样。

“噢...你是他哥哥啊,我就说,怪不得长得这么像。”对方的彬彬有礼显然使校长的状况变得有些窘迫,一瞬间就从刚刚的严肃脸变成了欣慰的笑脸,“王源你这孩子,怎么不叫声哥哥呢,差点误会了。”

“他在别人面前可能比较害羞。”王俊凯走到王源身边揽住他的脖子再抬起小臂揉揉小脑袋,一套动作自然顺手,“我家源儿平时在学校里没惹什么麻烦吧。”

“没有没有。”校长像是被对方的气场镇压住了,陪了两声笑就把双手重新放回身后强装镇定地走开了。

“你的六份烤鸡腿饭。”等校长走远了王俊凯才将手从王源身上拿开,去拎了六盒饭递给王源。

“谢谢...”王源一听便认出了这就是那个今天接他电话的人。

“没事,举手之劳。”王俊凯说完便转身跨上了摩托车,“对了,这家的鱿鱼盖饭最好不要吃,我觉得他家鱿鱼不太新鲜,其他的都没什么问题的。”

“噢...”王源懵懵地答应下来,对方又咧开嘴笑了起来,露出两颗小虎牙,嗯...有点帅。

直到摩托车消失在视野中,王源才拎着饭急匆匆地赶回教室,在其他几个人小小的抱怨声中随意应付着说“今天送的有些晚”,又在某些人提出的“那明天换一家”的提议中跳出来激动地挥着筷子反驳说“不!这家蛮好吃的我们明天还吃这家的吧!”


3.
王俊凯同寝室的同学说他们家在K大对面开了家小饭馆,最近生意越来越火外卖都来不及送,想求王俊凯去店里帮帮忙,顺便还能借王俊凯校草的名声在K大帮他们店里做一把宣传,王俊凯听他说能包自己两顿饭还能赚点外快便答应了下来,没想到第一个接通的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还挺好听,而且对方紧接着提出了令他差点笑出声的要求,那语气有点羞怯有点无奈,让王俊凯一下子心都化了,挂了电话就和叔叔阿姨说今天我去跑X中的外卖。

骑着摩托车来到X中后门口,没想到却看见自己心心念念的人正扣着手指一副紧张的模样站在老师旁边。

王俊凯摘下头盔的第一件事就是打量了一下这个紧张到不停舔嘴唇的小朋友,虽然还不能确定这个人是不是那个清亮声音的主人,但王俊凯觉得那声音就是该配上这样一张好看的脸。

王俊凯还没来得及和对方打招呼确认自己内心的想法,小朋友就被旁边的老师批评了。

“这是你爸?”“十五班的王源是吧?都高三了还成天整这些有的没的,你们班主任是邓老师吧...”

没想到被批评的小朋友竟然立马低头一副将要主动承认错误的架势,可怜的小模样惹的人想上前摸一把他的小脑袋,不过王俊凯也确实这么做了。

借着哥哥的名义得知了小朋友的名字摸了小朋友的头勾了小朋友的脖子,对方直到最后都没有回过神来,那句“谢谢”从他嘴里说出来时王俊凯默默呼出了一口气。

没错了,这就是刚刚那个打电话的小朋友。

王俊凯心情颇好,回到店里偷偷把王源的手机号存进了自己的手机,还告诉叔叔阿姨以后X中的外卖都由他来送,弄得叔叔阿姨直夸他不仅成绩好长得帅还是个超级大好人。

后来的几天里王俊凯果然都接到了王源的外卖电话,说不开心是假的。他开始跟王源搭话了,虽然是些无关紧要的对话,比如今天好像有点热,今天晚上好像要下雨,今天来得有点迟,今天来早了已经等了一会儿了。王源也一改初次见面的拘谨慢慢松懈了下来,也许是第一次见面就被对方搂着脖子喊弟弟的原因,王源见到王俊凯时总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羞耻感。

“为什么每天都要订外卖啊。”王俊凯边问边给王源找钱。

“食堂要排队,我中午都和哥们儿打篮球的,吃食堂哪里来得及。”

“你篮球打得好吗。”

“那必须的,随手一投就是三分球!”

“那有空一起打个球?”

“啊?”王源以为对方只是礼貌性地与自己搭话,没想到竟会主动约自己打球,“可以啊,周六我们学校补课,下午三点半放学,来一起打吗?”

“可以。”

于是就这么约了见面,在除学校后门口外的地方见面,这可是第一次,王俊凯内心还是有些小波澜的,是不是能借此机会拉近两人间的距离呢?

王俊凯想起王源接外卖时伸过来的手,细细白白的手腕像是件精雕细琢的艺术品,有层薄薄汗水覆盖的牛奶色肌肤令人血脉偾张。可想着这些王俊凯又觉得有种罪恶感,对方还是个高中生,自己这样的行为怎么看都像是犯罪啊...即使正在念大一的自己也并不比对方大多少。但王俊凯转念一想,等到今年六月,王源不也是个准大学生了吗?

所以他会考去哪里呢,还会留在这座城市吗。

原本充实的心突然变得有些空荡荡的。

好想留住他,可是要怎么做呢。


4.
这个周六学校和往常一样补课,可这个平常的周六对于王源来说就没有这么平常了。

因为周六可以不用穿校服,所以大家都会在这天换下拘束着自己的校服穿上各种花哨的衣服,可王源向来觉得麻烦所以即使是周六他也照旧穿着校服,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即使是破布一样的校服也掩盖不了我的帅气”。

可就在这个周五的晚上,王源写完作业洗完澡爬上床关上灯,左滚右滚无法入眠,最后还是爬起来去衣柜里翻来覆去找了一件白色T恤和黑色运动裤放到床头,才又重新爬回床上安然入睡。

第二天去学校,果然有人问他怎么不穿校服。

“前天的校服我妈忘记洗了。”王源用这样的借口搪塞了过去。

自从答应王俊凯周六一起打球,仿佛自己就多了些不太一样的心情,比如会早早的开始期待周六的到来,比如在周六这天会盯着墙上的钟默默倒计时还有几秒才会打下课铃。

等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声响起后,王源却没有顺着自己的心情冲出教室,而是慢慢整理好书包招呼着兄弟们一起走,这种感觉,像是在否认自己的内心一样。

X中是半开放式的,休息日的时候外人可以随意进出,王源拍着球走向篮球场,老远就看到了穿着白T的王俊凯坐在球场边等他。

“介绍一下,这是王俊凯。”王源把手里的球传给了王俊凯。

“你们好,我是王源他哥。”王俊凯的脸上挂着纯良的微笑,不给王源一丁点反驳的余地。

“昂....就是这样。”王源在兄弟们疑惑的眼神中放弃了挣扎。

“我就说嘛,和你长得挺像。”竟然没有人再提出质疑。

“嗯,都很帅。”竟然大家都欣然接受了。

于是王源也就这样接受了自己和王俊凯兄弟的设定,只是总觉得被对方轻易占了便宜。

王俊凯的球技不错,传球运球一步步都坚定果断不拖泥带水,只是三分球的精准度比不过王源,王源说你这么猛跟开了氮气一样,不需要我这样的三分球了,直接扣篮啊,多帅,王俊凯说我们两个还是需要多合作的,要不我都把球传给你?你要接好了。

原本大家打打球也没有分队比赛,谁抢到了谁投篮,谁进球了一起喝个彩,而今天打到最后却像是王俊凯和王源组了队似的。

“以后想考什么大学。”王俊凯斟酌许久,觉得对一个高考生来说不应该这样直接,可他站在一个与对方接近于陌生人的角度来说却实在没有其他办法来了解王源的想法。

“随便啊。”王源跳起来懒懒散散地投出一个三分球,旋转的篮球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后精准地投进篮筐,“以后的事情,以后再想。”

“没有目标什么吗。”或许这样模糊的答案于王俊凯而言是最好的答案,万一他早已定下了目标,而这个目标却不在这里呢。

“没有。”王源抬手擦了下顺着脸颊滑下的汗水,似乎对这个话题并不感兴趣。

“想不想留在这里啊,这里的K大,觉得怎么样?”

“K大?哎呀凯哥你就别给王源压力了,说这么好的重点大学干嘛。”旁边有同学开始插嘴,在他们眼里这两人的对话就是兄弟间的谈心。

“对啊凯哥,你又不是不知道K大的分这么这么高,我们普通班的学生就别想这么多了呗。”

王俊凯心里痒的很,恨不得直接拽着王源的领子把他拖到哪个小房间里质问他你成绩到底怎么样哪里不会告诉我我给你熬夜补课啊免费的那种!

“呸,我们普通班的怎么了?不是还有源哥吗!我们班的骄傲啊!”

“也是,凭王源的智商只要努力一点保证能考进K大啊。”

“好了好了别说了,接球!”王源全程面无表情事不关己,王俊凯也很识趣的就此打住。

咬了咬牙,王俊凯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5.
王源今天又被老邓叫去办公室谈话了,自从高三下学期老师让每个人写下自己的目标大学,而王源却写了个分数与自己的实际成绩悬殊的学校之后,他就成了老师办公室的常客。

老邓说我的意思也不是非要你写一个重点学校当作目标,但至少要写一个与你成绩相符的学校吧,目标的意义就是要你在接下来的几十天里去努力实现的,你写这种学校的意义又何在呢?

“老师,我不需目标这种东西。”

“王源,你是个很聪明的孩子,我看了你高一的成绩单,分数都是很漂亮的,只有高一末那次分班考试考的...差的离谱了。按照你现在的成绩,完全可以考进本市的K大,离高考还有几十天了,上次家长会你的父母也没有到场,我觉得有必要请他们抽个空过来一趟,好好谈一下这个问题...”

“老师,他们很忙,没时间管我的。”王源眨眨眼,冲老邓笑了笑,“老师你放心,我高考会认真考的,绝不会故意考砸。”说完便起身走出了办公室,顺带收起了笑容。

回到教室时晚自习已经结束,人已经走光了,王源坐回座位上盯着墙上挂着的钟发呆,时间仿佛走得慢了些,此时此刻的内心又是前所未有的迷茫。

那钟只是按着分秒的规则走着,自己的生活仿佛行走缓慢的时针一样倦怠而又无趣,无人关心无人过问,自己也就这样按着规则向前走,没有未来也没有方向。

没有人会问问钟走得累不累,就像没有人会问问自己走得累不累。

不知为何王源突然想起了王俊凯,想起了他笑起来时脸上的猫纹,想起了他无意间说起的每一句话,想起他说明天要下雨,记得带雨伞,想起他问起自己的未来时皱起眉头的模样。

有了可以用来想念的人,原来是这样的感觉吗。


6.
当王源又一次在篮球场上看见王俊凯的时候,喜悦的心情坦率地写在了脸上。

“怎么要来也不和我说一声。”即使是抱怨也带着笑。

“突然想来了,就来了。”王俊凯也笑,顺便走上前抬起手摸了把王源的头,像初次见面那样。

下午太阳渐渐收敛了光芒,众人打完球后满头大汗,王源说他还要回教室一趟,自己是管班级钥匙的人,刚刚把书包丢在班上了现在要去锁门。

王俊凯跟在他身后,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王源转过头刚要问,王俊凯便低下头凑到他耳边小声说:“哥哥和弟弟,难道还要分开回家吗。”

耳朵痒痒热热的,王源只用一秒就放弃了抵抗。

王俊凯跟在王源身后进教室,顺带关上了门。

“王源,我以后就不在那家店送外卖了。”

“啊?”王源拿书包的手顿了顿,“噢...这样啊。”

“那我...”那我以后怎么联系你?”

“你接过吻吗。”王俊凯猛的上前握住了王源地手腕。

“没,没有...唔...”

王俊凯俯下身疯狂地贴上王源的嘴唇,舌头顶开唇瓣在对方的唇齿间来回纠缠着。王源来不及拒绝,眼角因为喘不过气被逼出些许泪水,等王俊凯吮吸着王源的下唇离开时,王源才猛地把对方推开。

“我喜欢你,一见钟情的那种。”王俊凯望着王源,眼里似乎能溢出水来。

“夺走了你的初吻,很抱歉。”王俊凯笑了,嘴上说着抱歉却没有半点内疚的意思。

“你有病啊!”王源用手背抹了下嘴,扯着嗓子喊了出来,小脸憋得通红,不知是真的生气了还是因为害羞才炸毛。

“生气吗。”王俊凯又把手搭上王源的头,被对方一把拍开,手背火辣辣的疼,“被不喜欢的人夺走了初吻。”

“可你只知道我的名字,和我唯一的联系方式就是这家店,我又不在这家店工作了。”

“你以为我...”你以为我没有办法找到你吗?!

“K大。”王俊凯望着王源的眼神有些挑衅,“我是K大的。”

“想来找我算帐的话,考进K大吧。”像是向王源扔了一封挑战书,王俊凯说完后头也不回地走了,背影洒脱自在,可插在口袋里的手,将布料捏得皱巴巴的。

想来找我算帐的话,考进K大吧。

留在原地的王源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被不喜欢的人夺走了初吻,我现在,应该生气吗?

可是为什么,我感觉好开心呢。


7.
最近王源像是变了个人似的,下课后虽然还是第一个屁股离开板凳的人,但他并不是和谁去闲聊了,而是冲上讲台问老师问题了。活动课他也不再出去玩了,以前买回来一字未动的成套考卷,终于被他拿出来写了。周六放学后的篮球场上女生们也再没看见他的身影,可王源还是会绕到篮球场看一眼再回家,像是怕错过什么似的。

老邓再也没找过自己谈话了,模考后的排名妥妥的排在班级第一位了,从那天以后,再也没见过王俊凯了。

自己现在在干嘛?为了考进K大努力学习?为什么要考进K大?为了去找王俊凯算账吗?

王源琢磨不透这份心思,或者说,为了不让自己分心,他不敢去细细琢磨这份心思。

王源开始为了成绩而紧张,他把自己的目标大学改成了K大,中午在食堂排队也在心里背着历史题。

直到高考结束,查到了分数,填好了志愿,收到了K大的录取通知书,王源才松了口气,开心得快要流眼泪,他拿着录取通知书,脑子里第一个想到的人,却是王俊凯。

想把这份喜悦第一个分享给王俊凯。

可是为什么是王俊凯。

答案呼之欲出,王源却摸着砰砰直跳的心脏给自己灌了一大杯凉白开。

在谢师宴上王源敬老邓酒,感谢他找自己谈了这么多次话,老邓说不谢不谢,你有一个关心你的好哥哥,也是很幸福呢。

“什么好哥哥?”王源突然懵了,自己到底哪里来的哥哥?

“你哥哥来学校找过我,跟我了解过你的学习情况,他不让我告诉你怕你生气,还叫我不要总找你谈话呢,说相信你一定能自己做出正确的判断的。”

老邓讲着讲着王源的心思已经不在这里了,以敬酒的名义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王源坐回座位上有些犯迷糊,眼眶热热的,好像有点快要控制不住眼泪。

还从来没有一个人这样默默关心过自己。

想到这里王源又笑了,他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那么努力地学习为什么每个周六都期待能在篮球场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为什么被王俊凯强吻后还不会生气为什么收到录取通知书后想第一个告诉他为什么一想到他心就会砰砰乱跳。

因为喜欢啊。


8.
王俊凯在新生手册上看见了王源的名字,一旁的人看着他们的校草大人对着一沓纸抿着嘴笑了足足二十分钟。

可王源对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态度呢,当初王俊凯只为了把他留下来,先留下来再说,以后可以慢慢追。

新生入学仪式结束,王俊凯在校礼堂门口和别人讨论新生宿舍的相关问题,王源就这样直接朝他走了过来,等王俊凯抬起头的时候王源已经在他面前了。

“好久不见。”是王源先开了口。

“什么时候认识的小学弟啊,挺帅啊。”一旁的学姐眼睛已经开始冒光了。

“我弟弟。”王俊凯回应道。

“王俊凯,我现在已经不需要这种借口来躲过抓外卖了。”王源笑得眉眼弯弯,王俊凯原本想象着他们再一次相遇时对方一定是怒气冲天的。

“什么意思呀?”旁边的学姐越听越好奇,“你们两个有故事噢?”

“王俊凯,我不是来找你算帐的,因为我发现,那天我并不生气。”

“那你为什么...”

“你问我,被不喜欢的人强吻了很生气吧,可我并不生气。”

“...”

坦率的言辞使学姐兴奋地捂住了嘴巴。

“因为我发现,我喜欢你,所以我来这里找你了。”说完王源上前一步揪住了王俊凯的衣领,侧过脸吻住了对方。

四周顿时寂静无声,三秒后爆发出震动礼堂的惊呼。

王俊凯红着脸扒开了笑得天真无邪的王源,在众人滚烫的目光和欢呼声中拉着王源跑出了礼堂。

“哥,你听见了没?我喜欢你。”

跑到了一旁没有人的实验楼,王俊凯才停下来。

“哥?是你要我来找你的呀,我喜欢你、你还喜欢我吗?”

王源看着王俊凯红着脸的模样觉得好笑极了,一直重复着喜欢的字眼挑拨对方。

“喜欢,喜欢的要死!”

王俊凯把王源拖到楼道里一通乱吻,那一天有人说看见王俊凯直接把王源接到了自己的宿舍。

K大论坛上出现了一则历史性的新闻,那就是他们高贵冷艳的校草大人王俊凯,竟然在大二这一年的新生开幕式上,被一个大一小学弟在众目睽睽之下强行撩走了。

事后有人问为什么王俊凯要说王源是他弟弟呢,王源边回忆边笑着说,这还得感谢那一年拼了命抓外卖的敬业校长。

“还有一上来就喊我弟弟占我便宜的,不要脸的王俊凯。”

“还有那个可爱的要命的,让我一见钟情的你。”王俊凯在一旁咧着虎牙补充道。

评论
热度(3684)

© 盛夏的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