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的雨

-加冕-[C17]

流质蛋黄:

燃向强强,he,1v1,上半部王俊凯练习生前辈X王源空降


1 16


【前情提要:王源脚摔伤在床上,蔡绪送果汁反被祖秀设计,王源把祖秀录的蔡绪猥亵Genie队长的视频发出去了】


有段时间没更新了大家可能忘了内容,如果有人物忘记了麻烦自己翻翻前面吧~我lof出问题了,你们首页应该看不到,得点进主页才能看我晕了


---------------


门外的喧嚣被死寂吞噬,门内的喧嚣却在王源手指按下的瞬间蓄势待发。进度条已经加载到无法挽回的程度,自动发出的措手不及,王源强压住内心那丝不该攒动的仁慈,决绝地将备用的手机关机。


为何会一步步走到现在,变成如今的自己,王源扪心自问,然而浑浑噩噩间竟也追溯不到源头。


或许是自己12岁那年不得不接受家庭横生的变故,或许是自己忍辱负重在Dowy潜伏数年,或许是蔡绪和陈希一而再再而三自以为是的作恶,或许是…


王源侧头瞧了眼先前装了满满一杯果汁的玻璃杯,不禁试想如果祖秀没有在千钧一发之际换下这杯果汁,那么方才底下精虫上脑,被抬上救护车狼狈之至的人,会不会是自己?


顷刻间,回忆争先恐后地涌向脑海,最终存留的仅剩下一张清瘦的面庞,那张脸显现出的怯懦与堆满了的假笑格格不入,手上紧握着相差无几的玻璃杯,仿佛正一如当初地站立在卸下防备的自己面前。


王源没有察觉,不自觉间,自己嘴角早已勾摹出讥诮的笑容。


此时的他心如明镜,


同样的错自己不会再犯第二次。


 


另一台手机在床头柜震了两震,王源机械般地将它放在耳边。


“舅舅给我打电话来问情况了。”


“嗯,你知道怎么应付。”


王源不咸不淡地应了句便挂断了电话,消息既然已经传到了李煜言那边就说明事件发展到不可小觑的程度,所以他根本不需要刻意去打探情况,八卦舆论会说MZ是为了Genie近期的回归而自炒,粉丝会哭天抢地地为自己的爱豆怒鸣不平,唯一毋庸置疑的是,蔡绪已经在娱乐圈被断掉了所有的出路。


 


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你若不仁,我便不义。


 


更何况,乌烟瘴气的人自始至终都没有资格在MZ浑水摸鱼。


 


王源仿若自清门户的心态,气定神闲地倚靠在床头,先前心态的起伏在自我安慰下夷为平地,而那转瞬的一丝丝怜悯,也在事件发酵的升温中化为乌有。


 


刚刚从药店刚回来的王俊凯怔然地目视着一片狼藉的大堂,完全没料想到只不过是去山脚下买药的功夫,会发生那么多自己始料未及的事情。


大厅早就空无一人,但是依旧藏不住混乱过的事实,王俊凯扫视了几秒,心蓦地慌乱起来,立刻抓紧手中的塑料袋飞奔至王源的房门口,不分轻重地叩击着木门


“谁?”


王俊凯听到声音中透露的乏意,跳动不安的心也跟着松懈了下来,紧接着门徐徐打开,王源站在门口,在看到王俊凯的瞬间,一抹惊色在黝黑的眼珠掠过,转瞬即逝。


“什么事?”


 


语气有些冲,王俊凯顿时一懵,在山里好不容易积累的自信一下子软软地倒在心坎上。事实上,王源被自己没好气的一声也给弄愣了,刚回来的时候他还因为自己在山里出格的举动坐立难安,没想到整理好的心绪立马就被蔡绪搅得心烦意乱,外加自己站在楼上俯瞰底下的闹剧时,环视了别墅内里几周都没瞥见王俊凯的身影,越发为自己仅因一时感动,就产生出不可挽回的冲动懊恼不已。


可是这个人突然站在自己的面前,还汗流浃背的。


 


“我给你买药去了。”


王源不知何起的小性子被这句话瞬间灭了个干净,此时眼前那人朝自己挤出了个无措的微笑,只不过视线在下移王源那肿成个包子的脚踝后,王俊凯即刻收敛了笑容,不由分说地就把王源拦腰抱在怀里,还没等王源挣扎,就被小心翼翼地放在床上。


“疼不疼?”


王俊凯将王源的脚丫轻置在大腿上,手刚触碰到那片泛红肿块,就听到王源从口中溢出嘶声,他立马拾起袋子里的药酒,聚精会神地擦拭起来,乌黑的后脑勺并不大,却好似占满了王源全部的视线,直到一股药味混入鼻息,王源才像是想起什么般,在瞟了眼医生放在身侧的药酒后,便悄悄地将它塞进了夹缝中。


 


涂个药酒本就费不了多长时间,时光却像是蓄意被人调慢了步调,顺着又逆着王俊凯打圈的部位,循环往复,任其消磨,等王俊凯拖延到药酒都不知道刷了多少层,他才好不容易打开了个话茬。


“刚才发生了什么吗?”


王源本就感受到王俊凯受伤的动作愈来愈慢,看王俊凯欲言又止的样子不禁暗自发笑,只是没想到他哪壶不开提哪壶,方才产生的那点愉悦又被不快取代。


半天没等到反应,王俊凯手中动作一滞,转头便对上王源拧得死紧的眉头,整个人立马又跟泄了气的皮球似的,不明不白的气氛笼罩下,王俊凯也只得舍得起身,只可惜自己连王源的脸都没来得及好好打量个遍,就先被自己蠢蠢欲动的心思折磨得死去活来,连自己都忍不住暗骂了一声没出息。


 


“蔡绪刚才猥亵了Genie的队长被送到医院去了,应该是吃了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


王源面无表情地陈述着事实,眼皮稍抬便瞟到王俊凯复杂的神色逗留在面上,却在转头看向自己的霎那消散的一干二净,眼波流转间泄露的全部是温柔。


“只要你没事就好。”




王源注视着王俊凯,愣愣地看着那人将一旁的被子盖在自己身上,失而复得的手链在眼前晃来晃去,致使王源的心境也随之摇摆不定。


“我走了,你早点休息。”


王俊凯悻悻地转背,人不知不觉也挪到了门口,只见王俊凯握住门把,深吸了一口气,正要化作自我同情的叹息,蓦地王源的声音传进了耳畔。


 


“你要不要,留下来?”


 


王源话音才落,王俊凯就眼疾手快地跳到他的床上。要说先前自己还碍于王源的态度,强压下自己心中那些乱窜的小九九,此刻他再也不管不顾,死皮赖脸地躺在床上,跟扎了根似的。


“喂你…”王源无语地看着横在身侧背对着自己的那人,骤然做作的呼噜声在房内响起,王俊凯半眯着双眼,想就此蒙混过关。


“你洗澡没?”


王俊凯身子一僵,缓缓转过身,一脸歉意地仰面对王源展露着猫纹,还没等王源用另一只没有残废的腿奋起一脚,他立马冲去了浴室。


 


等王俊凯重新回到房间,房间里仅留下一盏小小的灯源,微弱的灯光只射进胸口,除开携来的一片澄澈,还荡漾出些许说不清道不明的暖意。王俊凯蹑手蹑脚地爬上床,呆呆地望着眼前那人清瘦的背脊,单薄的白T恤上刻出凹凸不平的纹路,惹得王俊凯犹如鬼迷心窍般,想要伸手将他抚平。


纵使天色已深,闭闔的双目依旧捎来不了睡意,更何况同床间一点点的摩挲都会因为亲密的间距而被无限的放大,等到王源堕入身后那人克制的怀抱时,那人的鼻尖已经轻抵在自己的后脑勺,温热的气息混杂着沐浴后的清香正悄然席卷自己的身心,王源像是突然被抽空力气,只想任由自己懒懒地贴着王俊凯的胸膛,感受后背透过来那一声声掷地有声的心跳。


 


扔下了利刃,又抛下了盔甲


 


 “你又有什么错呢?”




王源兀自思索着,连日来紧绷的神经乍然失去了张力,竟就着这样并不舒服的姿势,沉沉地陷入深眠。


 


白昼与黑夜交替占有着天际,那些本应躲在黑幕下的丑闻,也随着天光的大亮,在众目睽睽下,曝光的衣不蔽体。


蔡绪醒来的时候脑子想被注了泥浆般浑噩,他强忍着头疼坐起身,举动惊扰到了一旁面色阴鸷的沈哥。


“醒了?”


“沈哥,我这是…?”


零零碎碎的片段拼凑的记忆并不完整,却也能还原个大概,蔡绪立马脸涨得通红,出声便是急吼吼的辩解:


“沈哥,我是被人陷害的,你们听我解释好不好。”


“那你解释。”


沈哥面不改色地盯着面红耳赤的蔡绪,只见他嘴巴刚打开又闭住,这样来来回回几下,正准备说什么,沈哥不耐烦地将手机扔给蔡绪。


“你给我解释有个屁用,你给他们能解释清楚吗?”


手机砸在雪白的被单上,衬的本就苍白的脸庞愈发不见血色,蔡绪颤抖着点开视频,看着画面中的自己不受控制地冲向角落中瑟瑟发抖的女子,狰狞的面容将自己近些年来苦心经营的形象瓦解的支离破碎。


他的手凝滞在屏幕上,甚至连滑向评论的勇气都没有。


“视频一出来,就有人放出你去酒吧的照片。”沈哥连看都不想看他一眼,“你应该知道,练习生被抓到去酒吧,是什么下场。”


                                                                                                                即使现在的病房里一片安静,病房外的世界也早已乱作一团。被猥亵的人是国民女团的队长,出离愤怒的粉丝都恨不得把狠毒的语言化成刀片,一刀刀捅向蔡绪这个变态,舆论既定已无法挽救,一边倒的讨伐这个新人的丧心病狂,就连早先有的那点人气,也在苟延残喘的辩白中溃不成军。沈哥夺过手机,看了眼头垂的不能更低的蔡绪,回想起刚进公司那个满面憧憬的男孩,也有过风光无限的年少轻狂。


只可惜时过境迁,少年的身影早已不复存在,此时的蔡绪咬着充血的嘴唇,豆大的泪珠不受控制的打湿了床单,原本稳稳出道的资格顷刻间幻灭,连同数年的心血在几小时内化为灰烬。


 


沈哥终究还是念了多年的情分,不忍地叹了口气:


 


“另谋出路吧,娱乐圈不会再有你的位置了。”


 


房内呜咽不止。


 


----------


早上难得被闹铃闹醒,这样的姿势睡了一宿,王源觉得气憋在胸口难受的慌,然而身后那条癞皮狗只是懒懒地说了声早,环上的那双手却越发勒得紧,王源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本打算一点点掰开王俊凯的手指,却被他反抓进双手里捂了个严实。


“王俊凯,别闹了。”


被点名的人闭着眼睛心满意足的笑笑,继续充耳不闻。


王源眼珠提溜了一圈,突然挤眉弄眼地喊了句:“腿好疼”


“腿怎么了?”王俊凯闻言立马松开手,坐在床上紧张兮兮地将被子掀开,哪想到王源下一秒就拿被子将他的头死死包住不撒手,


“抱抱抱抱你个头?叫你嘚瑟!”


难能占据主动权,只可惜王源现在一条腿堪称残废,才压制住王俊凯没几秒就被人迅猛地挣脱开来,只见王俊凯顶着一头凌乱的头毛,一把将被子扯了过去,坏笑着欺身朝王源压了过去。


“腿痛啊!”王源见状倒在床上,装模作样地嚷嚷。


“你以为我还会上当第二次?”王俊凯扫了眼他安然无恙的腿,不屑地扬了扬嘴角,刚才被被子捂出的汗珠顺着面颊的弧线缓缓滑落,王源眼珠眨巴了两下,目不转睛地盯着它下坠,忽然一只手从被子里钻出,食指轻轻点上了王俊凯那颗不听话的汗滴。


 


“你流汗了。”


 


王俊凯低头对上王源仰头的微微一笑,收敛了嬉笑的神色,视线不由自主地胶着在王源白净的面颊,视线流转于那泛光的眼眸,微翘的下巴,红润的唇珠间,一遍再数遍,然而千千万万遍,王俊凯仍觉得看不够。


不知不觉压在被子上的力已然少了几分,下倾的阴影一点点蚕食被压制的身体,呼吸愈凑愈近,氤氲的气息萦绕在两人紧贴的鼻尖,轻而易举地撩拨起心跳,怦然作响。


 


“王源!”


 


祖秀猝不及防地扯着大拉拉的嗓门在走廊一吼,震得王俊凯猛地从床上弹起,王源扒拉开身上的被子,望着虚汗直冒的某人笑出了声。


祖秀从来没有什么敲门的习惯,正准备破门而入的时候发现门居然上了锁,他扫兴地敲了敲门,在门打开的刹那眼睛都大了一圈。


“是我走错了?”


祖秀东张西望,朝王俊凯抱歉地笑笑,拔腿刚要走,突然转身,


“不对啊,这是王源的房间啊。”祖秀手指着王俊凯,一脸讶异:“你怎么在这?”


“我…我看看他的脚伤。”


“这才几点啊。”祖秀瞧了瞧挂钟,狐疑地打量了下王俊凯,若有所思一番才松口:“不过也是,他可是为了找你这小子才摔的腿。”


祖秀越过王俊凯径直坐到王源床边,毫不顾忌地摆弄着王源的腿,王俊凯伫立在一旁,祖秀亲密的动作一帧帧放在眼里,勾出了潜伏已久的在意,视线也不自觉地飘到王源脸上,发现那人对祖秀的触碰俨然毫不在意。


“嗯,恢复的还可以,你这样死不了。”


祖秀没皮没脸地笑笑,手不安分地捏了捏王源的小腿肚,动作不知轻重的,致使王俊凯眉间立刻皱出几道竖纹。


 


“你有什么事?”


祖秀朝身后使了使眼色,王源望着不知所措的王俊凯,又看了眼身前的祖秀,一本正经对王俊凯说道:“谢谢你特意来看我,我们有点事要谈,麻烦带个门。”


“哦…好…”王俊凯讷讷地回应,直到关门,他深觉一口火气憋在心里咽不下去又排遣不出。


‘这算什么?’


王俊凯愤愤地踢了脚门口的栏杆,这种被牵着鼻子走却不得不在意的感觉实在差劲到不行,他自觉从小到大都没对什么人心存旖旎,没想到情窦初开后整个人举止都变得让人不可思议,偏偏那熹微的信心随着绵延的时间一点点被磨尽。此刻的他双目无神地瞅着紧闭的大门,烦闷地挠了挠起翘的头顶,瞬间后悔自己刚才怎么就没留道缝。


 


‘王俊凯,你就这样认栽了吗?’


 


可惜身不由心,心不由己。


 


王源等门一关,对祖秀也不再客气,不耐烦地说了句有屁快放。


“我怎么摊上个这么不可爱的弟弟”祖秀无奈地扁扁嘴,“刚沈哥从医院回来了。”


“怎么说?”


“还能怎样,蔡绪玩完了,Genie博了大众同情分,连回归热度都直线上升,而且股价也没受什么影响。我试探过舅舅那边,他们根本查不出谁发的,况且就算查出来,他能拿我们怎么样?”祖秀不以为意,打趣道:“不过你可得感谢我,如果不是我,进医院的色情狂可就成你了。”


“不好意思,我本来也没打算喝。”王源不屑地哼哧,“而且明明是你自己老早就想收拾他了。”


“得罪我的人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谁叫他到处造谣说我喜欢男的?我明明喜欢丰乳翘臀大长腿好吗?”祖秀一脸委屈,“不过话说,当初泄露机密的人真的不是他?”


祖秀严肃起来仿佛换了一个人,他观察着王源的反应,试探道:“他当年可是作为预备成员出道的,对规划肯定比其他人清楚的更多不是吗?”


王源抬头看了祖秀一眼,冷淡地回应:“不是他”


“那他被换下来,还临时让我替上去?”


“舅舅刚全盘接手MZ,需要有让自己放心的人帮助他撑过危机,我那个时候才刚上初中,而你虽然一心只有篮球,但好歹也快成年了。我们都知道那一年FRY的推出对MZ意味着什么,而且正如你所说,当时蔡绪的确有摆脱不掉的嫌疑,才会借由脚伤将他换下,可是在出道前夕,他压根没有这样做的理由,况且现在看来,那件事的确和他毫无干系。”


王源说话的语气仿佛事不关己,但祖秀心如明镜,这件事情,王源从始至终都不可能做到释怀,


和他一样。


 


“你知道是谁,对不对?”


王源止住了话题,冷漠道:“不需要你多事。”


早已不是第一次踢到铁板,祖秀听到这句话次数太多以至于现如今已经见怪不怪了,只要自己想打听王源在Dowy时期的经历,王源立刻噤声,绝口不谈。


“作为你哥哥,我也好心劝你,别什么都放在心里。”祖秀意味深长地看了王源一眼,“你和李煜言都不会说,我也不是喜欢强迫人的个性,只是作为一家人,爸妈已经没了,需要我这个哥哥的时候,可以说的不要顾忌。”


王源第一次听祖秀说这种话,习惯了这人插科打诨,真情流露的时候难免觉得浑身不自在。


 


但是肉麻之余,不可谓不感动。


 


王源不免陷入回忆。自己十二岁那年,MZ还不像现如今这般风声水起,却在正要推出新男团之际才发现:自家筹备数年的计划惨遭Dowy安插的间谍窃取盗用,并抢在他们之前率先发布预告:别无二致的五人男团,完全重合的定位造型,如出一辙的歌曲风格,一时间MZ先前所有的努力全然付诸东流。


 


他清楚地记得自己的父母就是在Dowy新人发布会的当天,在听到消息后急急忙忙赶往公司,结果在高速路上因为超速撞出了护栏不幸身亡。


屋漏偏逢雨,噩耗一经放出,MZ一时间群龙无首,股价也随之直线暴跌,连同运筹资金严重不足,一步步将MZ推到了穷途末路的深渊。李煜言作为第二大股东,顺势接下的不仅仅是姐姐姐夫的位置,还有这个千疮百孔的公司。


李煜言一上台便毫不留情地推反原有的组合计划,自己贴钱重金聘请了欧美的团队,将原有的美少年路线彻底扭转成融合多种曲风的Hiphop风格,而还未成年的祖秀在舅舅的劝说下,毅然放弃了在美国继续念篮球的梦想,怀揣着不让父母亲苦心经营的公司被毁掉的热忱,二话没说答应了李煜言的要求回国加入FRY出道。


 


两个月后,MZ重整旗鼓,强势推出带有强烈个人风格的Hiphop组合FRY,只可怜Dowy的新组合风头没来及旺盛多久,便被FRY的强势来袭彻底击溃,闻所未闻的曲风外加别具一格的造型,牢牢抓住了当时年轻人躁动不安的灵魂,FRY一经出道便连续霸榜15周,专辑三个月后突破百万张,一时间风光无量,并将曾经奄奄一息的MZ一举推到了不容小觑的霸主地位。


 


然而公司可以东山再起,人死却永远不能复生。姐姐姐夫的离世成为了李煜言乃至整个家庭难以纾解的心结,MZ股价恢复正常后,他就大刀阔斧地重整了公司的管理内部,将不相干的人统统开除,就连练习生也全部重新招人,只留下少数几个老生,其中包括蔡绪,还有…


 


回忆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清瘦的人脸毫无预兆地闯进了记忆,王源每每想到那张怯生生的面孔,心中融升的暖意都会一点点被滋生的寒意侵蚀。


祖秀敏感的察觉到王源表情不对劲,推了推他的肩膀,“我刚才说的你听到没。”


听到有人喊自己,王源才重新回神,刚准备说点什么,祖秀又换回那副欠揍的表情:“以后FRY要是不行了,你可要记得给哥哥养老。”


“一年没见过几次的哥哥我孝敬不起来。”王源揶揄道,“等下还有拍摄,大明星还打算赖着不走?”


“得得得我走。”祖秀跨了两步到门边,“哦对了,我发现这个王俊凯对你好像,怎么说,特别好?”


“室友而已,互帮互助。”王源漠然地回答,眼底掀不起一丝波澜。


祖秀本质只是想调侃,见王源不配合,便索然无味地离开王源的房间,没想到刚走出门口就看到仍旧守在门口来回踱步的王俊凯,他错觉这人看自己的眼神分明带着敌意,而且看到自己出来,他好似长舒一口气,连僵硬的面部肌肉都变得松懈了不少。


“前辈好。”


“你怎么还站在这儿?”


我有东西落在王源房里忘了拿。”


“哦那你去…”


话音未落,王俊凯就一溜烟钻进王源房里去了。


祖秀望着王俊凯匆匆的背影,没走两步就看到宿舍里和自己睡一屋的那位,正在对面走廊朝自己微笑着挥手,隔了一个悬顶不管不顾地大吼道:


“祖秀我袜子忘带了,直接拿你的穿了啊。”


“你有过袜子么!!!”


祖秀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无奈地扶额,心想自己怎么就没摊上个中国好室友。


 


门声一落,王源便听到熟悉的声音。


“你跟祖秀前辈好像很熟的样子。”


王俊凯故作轻松地提了一句,竭力让自己的语气听不出在意。


王源瞟了眼脸都憋红了的王俊凯,低头忍俊不禁,突然朝王俊凯勾了勾手指,示意他凑近。


“想知道吗?”


王俊凯嘴上执拗着不承认,身体却实诚地凑了过去,王源盯着王俊凯纤长的睫毛,一根根在空气中微微颤动,偏白的嘴唇微抿着,将那些小心思展露无遗。


王源笑笑,手抻着床垫,忽然轻轻仰头吻上了王俊凯的嘴角。


 


“刚才欠你的。”


 


王俊凯怔怔地俯视着王源略带笑意的嘴唇一张一合,思绪飘回了方才在门口的自问。


 


‘你就这样认栽了吗?’


 


王俊凯勾起嘴角,按住王源的肩膀继续这个未尽的亲吻,唇瓣贴覆的那一刻,心跳此起彼伏的振动,仿若寻到了灵魂互依的合奏。


 


他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栽了就栽了吧’






---------------


本来昨晚要发的,结果临时帮朋友修图,写到十一点都没写完,结果现在账号还出问题,昏过去。


你们放心的吃糖把



评论
热度(1528)

© 盛夏的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