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的雨

幼稚完(二十三)

海啸霜:

上一章


(二十三)


 


王俊凯一本正经地唱完了歌,自带似海深情的桃花眼牢牢锁定住对面的人,里面透出些紧张,不安,甚至还夹带一点让人无法拒绝的期待。王源看出来了,又难以置信,心里麻乱一团,于是硬生生被他看得愣在那里,原本复杂的神色变得更加复杂了。


 


这人最近的举动实在太过怪异,让自己不想多都难——喜欢的人在大街上旁若无人地给自己清唱一首情歌,表情认真,旋律缱绻,怎么可能让人内心不起波澜——不,何止是起波澜,简直是翻起惊涛骇浪,能够瞬间把他整个人从头到脚淹没的那一种。


 


车辆川流不息,王源觉得手里握着的那杯咖啡变得更烫了,烧得掌心灼热。他有些慌乱,可眼下的对峙让他没有时间来梳理思绪,于是就下意识地往边上退了一小步,可这毫无目的的一小步落在王俊凯的眼里,就是他想要开溜的征兆,顿时有点着急。


“王源!”


“啊……啊?”王源听到王俊凯忽然喊自己,怔了片刻。讲心里话,现在的王俊凯太不正常了,甚至看起来有点笨笨的,但这种与往日的聪明绝顶、智勇双全完全相反的状态,却反而令他更加无从招架了。王源不知道对方的目的,耳畔甚至还回荡着绵绵不绝的“一生有你”,一时束手无策,决定还是先装傻充愣。于是他扯扯嘴角,活动一下面部表情,然后完美地、笑眯眯地把手里未喝一口的咖啡递过去:“你渴吗,请你喝杯咖啡啊。”


 


王俊凯睫毛颤了颤,看着王源遮不住的微红眼眶,隔了好久才艰难地说:“不用了。”


“那……”


“明天晚上,你去中心广场听敲钟吗?”


“什么?”王源被他一问,这才想起来,明天是十二月三十一日,就是这一年的最后一天了。去年的今天,自己肯定完全没有想过,接下来看似平凡的一年会是如此大起大落、风起云涌,甚至连他坚持了八年情比金坚的单恋都岌岌可危了——他不知道,这一年,他竟会在另一座城市重遇王俊凯,然后再重蹈一遍高中失败的覆辙,甚至把路走得更加崎岖。可是仔细想想,这一年,也有过很多个快乐的瞬间:他工作职位升了,工资变高了,租的房子比以前大了,公司边上的小炒店比以前好吃多了……他和喜欢的人住在了同一屋檐下,他认识了可爱活泼的王子典小同志,他和王俊凯一起参加了幼儿园的趣味运动会,他发高烧被王俊凯背着下楼送去医院,他还误打误撞、稀里糊涂地得到了那个人的三个吻,甚至附加旖旎至极的荒唐一夜。


王源叹了口气——那即将到来的明年呢,明年会是什么样的,会比今年好吗。


 


“王源,明天中心广场西边那个健身房的广告牌下面听新年敲钟,你一定要来,好吗?”


“……”王源怔了怔,望进王俊凯亮晶晶的眸子里,喉头一哽,而后缓慢地点了点头。


王俊凯终于松了口气,弯起眼睛笑了,说:“那,不见不散。”


 


王源实在不懂王俊凯要干什么了,难不成他真喜欢上自己了?不然跨年夜干嘛约他出去?老实说,要是王俊凯没提,他是绝对不会跑去中心广场听什么零点敲钟的,到时候肯定人满为患,而且全是小情侣,就算有再好看的烟花都吸引不了他的注意,他只想抱着薯片和可乐,窝在沙发上看看电视、打打游戏,自在又安稳地给这一年一个完美的结尾。


 


王源关掉一个租房信息的网址,发现自己什么内容都看不进去,于是鼠标往边上一扔,懒洋洋地靠上了椅子的后背。


管王俊凯想做什么呢,难道自己还怕他不成?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嘛,反正能和王俊凯一起跨个年,吃不了亏。


这么一想他又有点儿郁闷了,明明每次都想要快刀斩乱麻,可最后这颗没骨气的心脏偏偏喜欢藕断丝连,简直令人发指。


 


 


三十一号晚上,王源任劳任怨地在公司加班到十点,才关了电脑收拾东西,对面的哥们儿吸溜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红烧牛肉面,推了推雾气迷蒙的眼镜,转过来问他:“要不要等下再一起去楼下火锅店吃个宵夜,咱搭伙跨个年?”


王源看了看他手里香味扑鼻的方便面,笑了笑:“不了,佳人有约。”


“靠!你这小子!有约还加班到现在!”


 


王源无视同事一脸夸张的痛心疾首,披上大衣,一边围围巾一边往电梯口走。


其实直到上一秒,他还在纠结着到底要不要赴王俊凯的约——但毕竟当时是他自己点头答应的,若不去也太没信用了。不过王俊凯都没约具体时间,只说要一起听敲钟,那就是——零点?王源抬起手腕看了眼表,现在出发的话,赶到中心广场大概十一点左右,时间还是挺充裕的。


 


悠哉悠哉地下了车,王源一抬头,才发现自己实在低估了A市的人口数量。离零点的敲钟和烟火秀还有将近一个小时,整个平日里看来面积并不小的中心广场却已经被堵了个水泄不通,到处都是乌泱泱的人群,一眼望不到边,高高的钟楼就巍然耸立在前方。


 


寒风凛冽,王源用围巾盖住口鼻,无奈地往人山人海里见缝插针地挤。王俊凯说的那个位置在很里面,要走过去着实费了好大的劲,可好不容易踉踉跄跄挤过去了,抬头四望,却怎么也无法在人群中找到那个人。王源抬头看看顶上那个健身房的广告牌,心想,算了,反正自己已经站在正确位置了,王俊凯应该能找到他。


 


王源把围巾往下拉低了,露出整张脸来。天气十分寒冷,哈口气就冒出一团白雾,周围的人群却兴致高昂,有几个小女生居然还带着荧光的发箍,看起来像去看演唱会似的。王源站得腿都酸了,也没等来那个约自己的“佳人”,他仰起脖子看了眼钟楼,很快就要零点了,难不成王俊凯放他鸽子?还是说,他打算掐点到?


这么早就来这里眼巴巴等着的自己简直赤裸裸暴露了内心深处的期待和兴奋。自从王俊凯在公司门口给他唱过歌,他就难免要产生一些不切实际的遐想——这也怨不得他,谁叫王俊凯的行为实在太暧昧。


 


不过现在看来,多半是自己自作多情了。王源冻得打了个哆嗦,于是老老实实地重新把围巾围好,吸了吸鼻子,两只圆溜溜的眼睛四处一转——真够厉害的,周围全是甜蜜幸福的情侣或夫妻,再不济也有闺蜜、兄弟陪着,就自己一个孤家寡人,傻兮兮地站在幸福美满的海洋里,要多格格不入就有多格格不入。他内心的期待被浇熄了不少,整个人也清醒了。


他觉得自己简直像个傻子。


 


王源一脚踢开地上的小石子儿,袖子突然被人轻轻抓了抓,他一回头,看见一个身材娇小的姑娘正拿着照相机看他,笑得很甜美:“帅哥,能不能帮我俩拍张照呀?”


王源看了眼她身边笑得很憨厚的男生,爽快地点了点头。


可惜背景实在不够好看,基本拍不到装饰得姹紫嫣红的彩灯,后面全都是人,黑乎乎一片,王源想要往后站一点找个好角度都挪不开步子。好在人家小情侣并不介意,在镜头前脑袋挨着脑袋,笑得一脸幸福,男孩为了配合女孩的身高还微微弯下腰,一只手揉着她软软的发顶。


 


“拍得真好!”女生接过相机来看了一眼,冲王源一笑,“他马上就要出国读研了,我俩平时也不爱拍照,就想趁跨年,留点纪念。”


尽管即将面临分别,可这对情侣脸上的甜蜜和幸福还是感染到了王源,令他眉目都舒展了不少。


“诶!快看!开始倒计时了!”女孩挽过男朋友的手臂,兴奋得两颊通红。


 


电子显示屏上果然开始了倒数,周围的人都不约而同地跟着变化的数字大声喊了起来:“十——九——八——七……”


 


王源一惊,下意识地在茫茫人海中朝四周张望,想要寻找那张熟悉的英俊面庞,可惜,仍旧一无所获。人们的喊声随着数字的临近而变得越来越激动,身处这样的环境,很难不被如此高昂的气氛所感染,只是周遭越热闹,王源便莫名觉得愈加孤独——其实本来窝在家里看看电视喝喝可乐,也根本感觉不到孤家寡人有什么不好的。


 


“三——二——一!”


时针、分针和秒针终于在正上方完美重合,新年钟声在万众期盼中敲响,人群中爆发出欢呼,随即大家开始与身边最亲爱的人热烈拥抱,五颜六色的烟火倏地在天空中绽放,把夜晚的中心广场照得五光十色。


 


与此同时,孤零零站在人群中的王源竟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喊他的名字。


王源本以为是幻觉,怔了一怔,而后却发现,周围的人似乎都跟他一样听见了那个越来越响的、在一片喧嚣中也显得格外清晰的声音,纷纷好奇地抬头朝声源望了过去。


 


“王——源——”


“王——源——”


 


王源跟着人群一起迟缓地抬起头,然后整个人钉在了原地,一步也走不动了。


 


王俊凯站在二楼一家咖啡馆的阳台,就正对着自己所在的位置。他一手举着个不知从哪里搞来的扩音喇叭,一手正朝着王源挥舞,栏杆上还拉着条傻了吧唧、羞耻无比的横幅,上书:


让我陪你幼稚下去。


 


这什么意思?王源抿起嘴唇。


王俊凯的装扮和往常完全不一样,他没穿西装,没打领带,头发也没梳得整整齐齐、一丝不苟。他穿着一件字母印花的酷炫长款黑外套,里面搭着蓝白相间的圆领毛衣,下身……下身居然穿了条王源颇为偏爱的破洞牛仔裤——在这滴水成冰的寒冬腊月。王俊凯头上扣了顶鸭舌帽,一双桃花眼在黑夜里显得更加亮晶晶的,广场上不断升起的烟火把他英俊无敌的面庞照得一明一灭,又在瞳孔中璀璨盛放。


尽管和平时看起来都不一样,可他长得好看,怎么穿都不显得违和。


 


王俊凯看见王源抬起了头,这才稍稍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他清了清嗓子,还是对准了扩音喇叭,认真地说:“王源,新年快乐——”


“让我陪你幼稚下去。”


“不要,不要幼稚完。”


“永远不要幼稚完,好吗?”


他到现在都还铭记那天听说王源决定不再幼稚、决定放弃自己时那种肝胆俱裂的心情。他以前总是笑王源很幼稚,可却很晚才意识到,这份他认为的“幼稚”,是王源身上多么珍贵的东西。那是他性格里的天真和无邪,是和别人都不一样的,它那么不染尘瑕,那么一意孤行、勇往直前,就算撞了南墙也从没想过要回头。


他却差点用自以为是的成熟,浇熄了这些闪闪发光的宝物。


 


“王源,我喜欢你。”


“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王俊凯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做过这样张扬的举动,也向来认为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在大庭广众下告白实在哗众取宠,可是此刻,他却忘记了那些羞赧,只想向王源证明,他的喜欢有多认真。


 


王源在下面怔了好一会儿。这样的王俊凯,看起来就像个情窦初开却一头热血的高中男生,正在全世界面前对着喜欢的人告白,幼稚又勇敢,让人移不开目光。


 


周围听见这番大胆告白的人民群众们纷纷交头接耳,八卦地猜测楼上这位大帅哥如此兴师动众到底是为了哪位美女、他心仪的对象又到底会是何方神圣。很快,人们便循着王俊凯一动不动的视线,顺藤摸瓜地把目光都转向了呆立着的王源,随即齐齐瞪大眼睛。王源一张俊脸涨得通红,眼眶里还浮着薄薄一层水光,他往后踉跄一步,而后三步并作两步地挤开拥挤的人潮,冲进了这家咖啡店。


 


“靠!王俊凯!你把老子的脸都丢尽了!”


阳台上的人回过头,看见王源正对着他怒目而视,还伸手比了个中指,看起来气势汹汹。


可是王俊凯却心疼地垂了垂眼睫。


尽管面前的人像只张牙舞爪的小豹子,可他的声音却分明带着哽咽,连眼圈都无法掩饰地红着。


“王俊凯你真是幼稚死了!你是初中生嘛?!”


“嗯,”王俊凯笑了笑,眼底亮亮的,像是热泪,“那换我来做幼稚的人吧。”


 


王源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胸膛起伏不定。时间久到仿佛万物都静止,只剩烟花在不知疲倦地燃放,将夜晚点燃成白昼,王俊凯紧张到心跳快要暂停,对面的人终于迈着大步走过来,步步生风。


然后——他挥舞出了拳头。


 


王俊凯不闪不避,只是下意识地闭了闭眼,心里猛地一疼。虽然失望难过,但他也并不后悔今天做的所有事。可很快,他发觉那凶猛的一拳忽然收了力,只在他的胸前轻轻一蹭,于是缓缓睁眼。


 


“靠,”王源哑着嗓子,“真想让你体会一下,这是种什么感觉。”


“可是我他妈的……好像舍不得。”


 


王俊凯望着他,眼睛涨得发酸。尽管对方完全没有用力,他却觉得胸口上被那人的拳头轻轻蹭过的地方,每根神经都隐隐作痛。


他伸出手臂,猛地把面前红着眼眶的人紧紧按在了怀里:“我喜欢你,王源,我真的很喜欢你。你愿意答应我,和我在一起吗?别说你不喜欢我了,好不好?别跑了,好不好?”


他差点以为,真的再也没有机会了。他以为王源铁了心,真的要彻底退出他的生活,那个瞬间,他浑身冰凉,连自己的呼吸都感觉不到了。


 


被抱住的人沉默着没有出声,只是紧紧地环住了王俊凯的腰,让两人间的拥抱毫无空隙。熟悉的、让人安心的气息铺天盖地,烟火在阳台外璀璨盛放,广场上传来辞旧迎新的欢呼。


 


新的一年来了。


而他们就在彼此身边。


 


 


王源帮着王俊凯把那些乱七八糟的喇叭和横幅塞进了他的双肩包里,然后两人一起踏着木制楼梯往下面走。王源心跳快得难以置信,他狠狠抹了把脸,瞅瞅王俊凯的牛仔裤,哼道:“大冬天的穿破洞裤,你也不怕冻死。”


王俊凯有点不自在地摸摸自己鸭舌帽的帽檐,笑了笑:“我选了好久才选了这条跟你的比较像的。”


王源装模作样地翻了个白眼,调戏道:“王俊凯,你也该长大了。”


王俊凯:“嗯,我会努力的。”


王源:“……”


 


并肩走了一会儿,出了人潮汹涌的中心广场,王源又歪着脑袋问:“那咖啡店的老板咋没把你赶出去呢?”


王俊凯:“哦,他是我大学舍友。”


王源:“……”


 


王俊凯完全忍不住眼角的笑意,他伸出胳膊来,把从刚才开始就总是与自己手背碰撞到的那只冰凉的手牢牢握在了掌心,感觉到对方的僵硬也完全没松开,直接牵着放进了自己温暖的右边口袋,心脏砰砰直跳。他喉结滚动一下,道:“对不起,让你在下面等了那么久。其实我很想下去找你的,可是我太紧张了,我……”


王源看看他:“大哥你明明看起来游刃有余啊。”


 


其实与对方一样,他自己表面上也云淡风轻,可内心却完全不是这么回事。王源根本无法用语言描述刚刚的震撼,甚至直到现在也没有缓过劲来。他无法相信这是真实的——他喜欢了八年的求而不得的那个人,竟然会为自己精心准备一场告白,并且用他完全不擅长的方式,只为了讨自己欢心。尽管先前有点迹象,王源还是觉得不可思议。这真的不是做梦吗?这家伙到底什么时候突然喜欢上自己的?


 


王源后退两步,想要认认真真观察身旁的人,只是手还放在他口袋里,一拉开距离立马就被发现了。王俊凯紧张地捏住他微微汗湿的手,转过头来,问:“怎么了?”


 


王俊凯头上戴着顶潮牌的帽子,露出来的头发软软的,身上穿着印有字母的服饰,一双眼睛和十七八岁时如出一辙的闪闪发亮、清澈无暇,里面涌动的紧张也显得那么年轻。他肩上还背着大大的书包,一眼看过去,仿佛能和高中时那个白杨树一般挺拔骄傲的少年完全重合。八年前的那一天,抱着篮球、淌着一身热汗站在教室外的王源没能逃得过,现在,同样也不能。


这大概是他无法抗拒的命运吧。


 


王源望着他,眼角眉梢都是和从前一样飞扬跋扈的熠熠光辉,他“啧啧”了几声,调笑道:“王俊凯,你还真是年年十八啊。”




TBC




好狗血呀有木有哈哈哈哈。


然后祝大家开学快乐!窝也要滚出去上学了,所以可能接下来几天会比较忙,见谅哈。


好啦,前方虐狗注意!

评论
热度(2735)

© 盛夏的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