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的雨

-加冕【下】-[5]

大神~受我一拜😭好激动

流质蛋黄:

 下部1 下4


前情提要:录视频,王俊凯得到回应反应激烈。


这章爆字数了,我真的有努力在写!!!!


---------------------------


DRAMA大赏没剩两天,Champion早早被喊去现场彩排 ,除开大赏的舞台表演,MZ已经紧锣密鼓地在筹备Champion首张合体专辑,这张专辑MZ沿用了公司最精英的策划团队,动用了最广阔的人脉资源,明眼人都看得出,李煜言此番大动干戈,是要明年的Champion一举独霸整个亚洲乐坛,在明年年底的DRAMA上,横扫所有奖项,彻底加冕称王。


所以这些天,别说王俊凯他们几个,就连身边的工作人员都忙到吐血,即便沈易知道距离上一个日常花絮已经有一个星期,他实在分不出闲心来,但最终颁奖前,他还是得给砸钱投票的粉丝打一剂鸡血,于是他全权交给编辑室来弄上次录的东西,撒手不管了。


然而等他抽空瞄了眼最新的微博,才发现事情闹大了。


 


要说视频本身其实也没什么,不过就是白淼上次录的休息间隙,可是偏偏剪辑室里新来的女孩从Champion出道前就是饭,而且恰好还是被王俊凯王源表演的Mirror时圈成的CP粉。当年凯源cp的确喧嚣过一段时间,只是随着两人分队出道,大家都渐渐把这茬儿给忘了。


谁也没想到,这个新来的女孩倒是CP魂不死,在收到视频原件后,光在剪辑室鬼哭狼嚎就有十分钟。于是视频出来,王源回应王俊凯的部分不仅表情被放个老大,光一句“想的”就来来回回重复放了5次,还配上韩剧标配的重逢BGM,旋律一响,沈易光是鸡皮疙瘩就掉了一地,只差直接配上字幕:是爱情啊!!


 


转发评论早已硝烟四起,唯饭女友饭自然不会坐以待毙,纷纷下场怒骂MZ拿他们家爱豆公然卖腐,而沉寂的CP饭果真跟打了鸡血般焕然新生,仿佛狠狠出了口恶气似的,不仅把凯源推上热门话题,还跟女友粉对骂起来,在视频底下掐的不可开交。


 


王俊凯今天临时有个电台通告,等回到公司准备开会时,发现白淼他们一群人坐在椅子上,直勾勾地盯着他。


“你们一副智障的表情看着我干嘛?”


“没。”白淼朝王俊凯不怀好意地笑了笑,声音拖得老长,“就觉得今天,特别想你。”


还不等王俊凯翻白眼,一群人便拍着会议室的桌子,在摇摇椅上笑得东倒西歪。


“你们搞什么?”


“你先看这个。”林冠音蓦地从王俊凯身后钻出,把手机递给他。


王俊凯一脸迷茫地扫视众人,最终把目光定焦在手机屏幕上,当放到王源一脸委屈地朝自己说出那两个字时,王俊凯的眼神细细描摹着那人放大的神情,一时间感知到自己的心脏,再一次不受控地狠狠揪了一把。


“我前两天还听谁说上面想弄个队内CP,看样子非你们两个莫属了!”


“你们别玩他了。”吴非看了眼面部抽搐的王俊凯,以为他不开心了,赶忙小心翼翼地圆场。


正巧王源从外头进来,正好撞见呆站在原地的王俊凯,两人刚一对视,会议室又响起不安分的揶揄声。


“哎哟哟,小两口久别重逢,要不要来个big hug。”


王源茫然地望着他们一脸看好戏的表情,又落定在王俊凯的面庞上,瞧出尴尬的意味。


“你们再说什么呢?”


“你们有完没完。”


两个声音同时一出,方才还闹腾的几个人顿时鸦雀无声,王源嘴角还维持着温柔的笑意,只是在对上王俊凯冰冷面孔的瞬间,笑容也如同被寒意侵袭般,僵在原地。


“没事,他们玩笑开大了,Karry不爽呢。”吴非小声安慰道。


王源愣愣地点点头,余光扫了眼不远处一脸沉郁的王俊凯,其他人明显也被王俊凯一声吼吓怂了。说实话,偶像男团里面,几个大男生彼此间开这种玩笑早已稀松平常,谁也没当个大事,谁都没想到王俊凯这么抵触,只当他直男癌犯了。




只有王俊凯知道自己在气什么。




手机早就被丢在一旁,王俊凯的脑海里却没有片刻停止过播放那个画面,视频像是牢牢嵌入自己的大脑,一遍遍唤醒自己的在意,曾经那些不顾一切的勇气被伤透又挖空,如今都变成了令人啼笑皆非的莽撞,他甚至想把那天逼迫王源的自己揪出来,往死里揍一顿,质问他为什么仅仅两个字就击碎了他所有的壁垒,为什么还要产生不切实际的幻想,为什么还要愚蠢的轻信,为什么还要像个神经病一样去质问,还有,


既然问了,又为什么不敢听他的回答。


 


仿佛再一次回到了两年前的自己,那个开口问王源有没有对他动过一点真心的自己。


 


心被狠狠割裂过一次,他终究是怕了。


 


会议进行了大半,王俊凯一个字都没听进去,他坐在不显眼的位置左摇右晃,还是忍不住掏出手机,点开那个视频,生怕错漏一点细节,将那段不嫌烦地反反复复地回放了无数遍,以至于整间会议室空了大半都没发现。


“走吗?”


“啊……”王俊凯抬头,发现只剩他一个人坐着了,等他意识到什么再抬头的时候,王源正皱着眉头俯视着他,


以及他的手机屏幕。


年纪最小的负责留后,在Champion里早成了不成文的规定,此时王源等着他走人,而王俊凯顺着他的视线,眼疾手快地黑了手机屏幕,整个人被抓包似的心虚得很。


于是他故作镇定地说了句:“你先走,我来关灯就好。”


“你刚才在看什么?”


“你问这么多做什么?”


“没,我只是看你好像看很久了。”


“你看到了?”王俊凯下意识把手机抓着,王源看他的反应不禁有些好笑,浅浅的笑意落在眼角,王俊凯无声地偏头,用最快的速度看了他一眼,在听到自己的心口传来的那一声声掷地有声的心跳后,他赶忙最快的速度收回了视线。


这两年来,两个人的重逢的画面,在王俊凯的脑海中早已翻来覆去脑补过无数次,然而心跳不会撒谎,王俊凯自嘲地扬了扬嘴角,幻象中决绝无情的自己终究是虚妄,


 


只是他也没预想到,原来自己没用到对方只用了两个字,便击溃了他所有的铠甲。


 


所有的逞强只不过是满盘皆输前的垂死挣扎。


 


工作永远是麻痹人最好的方式,现实也没多给王俊凯七想八想的空间,他压制住自己蠢蠢欲动的心思,全身心投入彩排和下一张专辑的制作中,队内的人都感觉王俊凯对王源爱理不理的态度,也就不敢再嘻嘻哈哈。


 


两天的彩排一晃而过,年度最大的音乐盛典承载着所有明星的野心和所有粉丝的祈愿,轰轰烈烈地拉开了帷幕。


对于C队而言,去年不得已的错过成为他们心里难以磨灭的疙瘩,所以今年能站在这个舞台上,颇有一雪前耻的意味在,但他们心里也清楚,即便现在的他们红得发紫,甚至如外界所说是下一个FRY,他们依旧还是娱乐圈嫩得不能再嫩的雏鸟,比如这是他们第一次提名这么盛大隆重的颁奖典礼,比如面对蜂拥而至的记者他们依旧做不到完全的淡定,比如…


 


走红毯的时候王俊凯就差点摔了个狗吃屎。


 


“你这一跤摔下去,立马就是头条”


王俊凯抱歉地笑了笑,想回身看是谁拉住了自己,王源余光扫到回头的王俊凯,悄然将手背在身后,满脸写着与我无关。


 


闪光灯轰炸般噼里啪啦打在他们的身上,突然不知谁喊了一声FRY来了,先前还属于他们的焦点猝不及防地跑了个干净,相比他们廉价的演出服装,穿着高级订制的大衣的FRY气定神闲地朝着媒体席挥了挥手,将偶像组合之间无法逾越的鸿沟,毫不留情地摊在众人的眼前。


 


‘还远远不够。’


王俊凯默念道。


 


演出完美却又青涩,舞台下全是闪着应援色的荧光棒,王俊凯注视着一张张急红了脸,声嘶力竭吼着Champion的面孔,感觉到体内的肾上腺素疾速飙升,仿佛这是他们的演唱会,是由他们主宰的舞台。然而等看到FRY游刃有余的ENDING,全场互动式的大合唱,王俊凯才明白,以他们目前的表演能力,能做的就是规规矩矩把排练好的舞台原封不动地还原。


现在的他们,只是称职的表演机器。


 


前路漫漫依旧。


 


拿到年度最佳新人对他们而言并没多大惊喜,其实在场所有人早已心照不宣,这个奖除了他们也不可能有别人了,然而年度最佳人气奖是粉丝一票一票,扎扎实实投出来的。八个人毕竟都才二十上下,少年心气,一连两次站在台上领奖,饶是年龄最长的吴非都禁不住红了眼眶,一段感言几度哽咽,从颁奖人手里接过奖杯的时候,仿佛下一秒眼泪就要奔涌而出,其他人高高昂着头,骄傲和自豪写在脸上,藏也藏不住。


“哥你好丢人啊”


“我是真的很激动好吗?”


“可是你哭得太丑了!”


奖杯还握在手心滚滚发烫,下了舞台后8个人还沉浸在获奖的兴奋中,挤在狭窄的走廊里叽叽喳喳地议论着,沈易看着他们一个个红光满面,仿佛四周的空气都被带动着升温,便站在一旁等他们吵完后才说了句:


“几个大男人话比女人还多。”


 


颁奖礼后的庆功宴又是娱乐圈的重头戏,沈易也是第一次带他们几个去这样的场合。


说白了,这是个有头有脸的明星,出手阔绰的投资商,伺机上位的新人,手握资源的导演齐聚一堂,鱼目混杂的场合。


机会和前途并存,意外和阴谋交织,或龌龊或干净的交易皆可能在当晚发生。心眼虚掩在精心涂抹的妆容下,心机隐匿在潜心打造的面具下,然而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间,相互怀揣着怎样的念想,彼此间心如明镜。


或许下一秒口袋里多出的不仅是名片,


还可能是房卡。


各取所需,各谋所图,这就是趋之若鹜光鲜亮丽的娱乐圈背后被粉饰太平的污浊与荒唐。


 


沈易并不知道他身后跟着的几个年轻人到底对这些幕后交易知道多少,或许在MZ这样的大公司,他们尚且被保护得太好,也许是因为他们还太过稚嫩,没有杂七杂八的心思,一心只为组合发展,还没有闲心谋取个人利益。


然而天知道,未来是怎样的走向。


沈易摇摇头,突然听到身后不知谁轻声说了句“哇!好多吃的!”,再回身看了眼几个人看着盘子里的食物,灼灼发亮的目光,觉得现在就开始想太远的自己有些可笑。


“你们忍忍!”沈易示意他们收敛点,立刻带他们见过几个合作过的赞助商,又绕到几个有头有脸的导演跟前打了声招呼,这些人面上倒是都客客气气,毕竟今晚Champion风头正盛,又是大公司重点保护的艺人,所以即便有人在暗处虎视眈眈,也不会赶着这时候自讨没趣撕破脸皮。


“你们等会别乱跑,也别随便接别人的东西,更不要喝太多酒听到没!”


几个人听着沈易的意思是让他们自由活动了,应付了两句就欢呼雀跃地就跑开了。


 


王源先前水喝太多,去了趟洗手间出来后,正对着镜子理头发,突然一根烟闯进了自己的视野。


王源下意识地皱皱眉。


“怎么?不抽的吗?”那人轻笑一声,将手伸过来,王源顺着那双粗糙的手往上望,看到一张线条凛冽却不怀好意的脸,正色迷迷地朝着自己笑,王源觉得眼熟,在终于想起是哪个麻烦人物后,瞳孔不自觉放大,心底立马暗道一声不好。


“有你这样乖的艺人,你们经纪人应该挺欣慰的。”


“柴导见笑了。”王源淡淡地回应。


“你记性倒是不错。”柴宁将模样怪异的烟收进了口袋,眸色倒是暗了几分,


“那你应该知道,我递出去的烟,还没几个人敢不接。”


“柴导声名远扬,只是我作为新人偶像,公众场合不敢乱来。”


“哦?”那人眉毛微挑,语调也不禁上扬了几分,上下打量的眼神愈发赤裸起来,


“那你的意思,如果不是公众场合,我是不是就可以乱来了?”


“不好意思我的经纪人在找我了。”


王源见势不妙,赶紧侧身打算走人,却被高大的身影措手不及地反箍住双手,下一秒就被那人猛地往门上一推,狠狠地撞了个结实,王源还没来得及喊痛,脸便被死死抵在门上,动弹不得。


“长得乖,性子倒是挺烈哈。”王源拼了命的挣扎,柴宁恶狠狠地掐了把他纤细的腰,“我看上的东西,都是自己乖乖脱光求着我操,你倒好,给脸不要脸!”


王源听到这,挣脱的动作愈发激烈,可他哪里是那人的对手。柴宁此时已然本性毕露,话更加粗鄙露骨,他看王源逆反的厉害,不解气地拿手指拽着他脖颈上少的可怜的肉往外扯,直到听到王源口中溢出一声痛苦的呻吟,柴宁觉得小腹一阵发热,立马急不可耐地贴上王源的背,凑向他的耳边猥琐地笑,边笑边伸手将门反锁。


“不过像你这种,玩起来肯定更有意思。”


感受到耳边的热气,王源看着反锁的门扣,只觉得一阵冷意袭身,一双黑眸顷刻间深不见底。


“给你两个选择。”柴宁居高临下的看着被绑住双手的王源,一阵蹂躏人的快感显现在可怕的笑容里,“现在立刻跟我去楼上房间,或者你喜欢这里也可以啊。”


“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明年春节档让你上我的片子如何?”


“柴宁。”王源冷冷地发声,“我警告你不要动我。”


刚才还喊着柴导的人口气骤变,像是换了个人一般,柴宁骤然被冷漠的口吻唬住,半晌才好笑道:“一个戏子,好大的口气。”


“现在放开我还来得及。”


“我要是偏要动呢?”


“我…”王源刚要说话,厕所的门被狠狠地拍打,震得王源的颧骨发疼。


“谁把厕所门锁了!!!快开门!!!尿急!!!”


“妈的。谁坏我好事!”


柴宁听得外面咚咚作响没了兴致,恶狠狠地骂了句后松了王源的手,理了理衣服又换回衣冠禽兽的模样。


王源听着门外耳熟的声音,在感到双手失去了束缚的第一时间就将门打开,当看清门口站着的人后,不知为何,明明刚才还强硬的自己,眼睛莫名的红了一圈。


王俊凯方才还不得章法地胡乱拍着门,突然间,发梢凌乱的王源出现在门口,正双眼通红地望着自己,鼻息间陡然闻到一股烟味,王俊凯拧着眉头,看到门里靠在洗手台的男人悠然自得地抽着烟。


仿佛被天雷击中般,王俊凯脑里爆开轰然巨响,他怔在原地,拳头死握着,指甲狠狠陷进肉里不觉得疼,只有胸口能感到不留情的阵阵创痛。


“我们走。”


王源不等他动作,拖着他就往电梯口走,才走到半路,王俊凯扯住他的手将他的手腕翻过来看,一圈红印落在白皙的手腕上分外刺眼,他抬眼直视着王源,一时之间,眼眸俨然深不见底。


“那人是谁?”


“柴宁。”


“那个导演?他对你干了什么?”


王源眼神闪避着,“你怎么来了?”


“我问他怎么你了!”王俊凯不管不顾地吼了出来,声音在空旷的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