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的雨

独占这片海

柒書:

一颗甜饼/不甜不要钱




>>


对于海岸这个东西,其实王俊凯的怨念不是说说而已。




14年暑假那次就不说,刚冷完战还没和好呢,就算扛肩膀上也不敢扔水里,回头王源还怪他没那个臂力就装逼,摔了两个人都得完。


嫌弃我,这不都是为了哄你开心么——눈_눈




至于天杀的15年,王俊凯在香港机场困得稀里哗啦的时候,王源在海边浪里白条。他第二天开完会一刷微博,全是鲜嫩的肉体。


感情我不在的时候你就这样谋杀菲林,太过分了——눈_눈




他嘴上不说,心里还是想着哪天能够赚个海边的同框。这次又去了岛上,背王源之前,王俊凯满心欢喜地想,“还没有这样秀过恩爱有一点小激动。”背上人颠颠颠跑一路,后心出了点汗,被王源夸他的一句冲淡到九霄云外了。


但厦门没能满足他这个心愿,每天拍摄任务排得很紧,早起贪黑的,好不容易折腾完。王俊凯的遗憾还没表达出来,却坐上了去三亚的飞机。


“我还没去过三亚呢!”王源在旁边手舞足蹈,“小凯,你说我们有没有时间去海边啊?”


他一愣,碧水蓝天的场景浮上心头。




这次总算天遂人意,拍摄地甚至就在海边。到达的第一天没事,工作人员提议带几个小孩子出海潜水,海南这个热带岛屿旅游观光十分出色。


换上潜水服,王俊凯临走前又拿了个口罩,戴着墨镜的王源说:“你好哈哦。”


白色游艇停在港口等他们,刚驶离海岸线,王俊凯就有点晕了。他心有余悸地想,还好戴着口罩没人看得出脸色不好。




王源站在上面的观光台,带着一丝腥味儿的海风撩起他的额发,平时怎么吹都纹丝不动的铁刘海终于败下阵来。他戴墨镜好看,此时侧脸轮廓更加分明,王俊凯站在下面,晕乎乎地觉得,好像当初在花莲海边的那个小孩子长大了。


每次他有这样的感受时,都会涌上一点难过和舍不得,可这次他却想,长大就长大吧,人总是要长大的。何况王源那么好看。


 




船上的小少爷环顾四周,朝王俊凯露出一个笑容来。那么灿烂,就算平素璀璨的眼睛此时藏在墨镜后面,可他的嘴角看上去那么愉快。


“小凯,你也上来,这边风景好漂亮!”


他是被工作人员架上去的,站在王源旁边,骨子里那点不服输的执拗发作,硬是强迫自己握住了栏杆,去抬眼看面前的风景。王源担心地看他,本来就没有血色的嘴唇现在更是白的吓人:“你不舒服吗?”




晕船这种事,本来没什么,可王俊凯偏要逞英雄。他捞过王源的肩膀,飞快地搂了他一下,须臾放开:“没事,我第一次出海嘛,有点不习惯。”


“下次就好啦,”王源看出他的窘迫却不提,还特别理解地配合他,“你是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嘛。”


王俊凯点头,经过这么一出他好像没有很晕了。




远处的海岸只剩下一个模糊的轮廓,海风的潮湿中有缕咸味。王俊凯站在停在海面的游艇上,他极目远眺,原来风那么温柔,海那么蔚蓝,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美景他没来得及去看。


王源不晕船,胆子又大,他翻下去站在最前面的甲板上,张开双臂。王俊凯想,他可能要说那句台词了,起先他们一起在飞机上看了的电影,王源对那个场景印象很深。


果然,黑色T恤勾勒出纤瘦身板的人愉快地扬起唇角,朝着整片海洋喊:


“I’m the King of the world!”




他喊完又回到王俊凯旁边,乖乖的样子,墨镜后面的一双眼睛仍然单纯可爱。王俊凯忍不住揉了一把王源的头发,强哥问你不拍张照吗,王俊凯立刻说我来我来。


王源在座椅上摆出很酷的坐姿,绷着嘴角拍完,问:“丑不丑?”


王俊凯笑出虎牙,可惜都藏在口罩下面了:“你最帅了。”


口罩突然被一只手指勾下去,他的虎牙就这样暴露在阳光里,王源趁着旁边的工作人员各忙各的,在王俊凯脸上掐了一把,又亲了一下。




“我也给你拍一张。”王源提议道,“我那么帅,你就可爱一点吧,你的可爱我的帅组成一个组合。”


“哎呀——”


“好不好好不好,大哥——”




撒娇功力max,于是双手举过头顶,头毛被吹得七零八散的王俊凯留下了像小猫一样的照片。见王源那么开心,王俊凯就释怀地随他去了。


我宠的,就都是我的。


 




潜水的项目是王源提出来的,他们本来年纪刚到够下水的及格线,听教练说完注意事项后便立刻跃跃欲试地换好了衣服。


王俊凯在下去之前捏了把王源的手,戴在面罩后面,说话声音就瓮了起来:“待会儿你注意安全,不要贪玩,教练叫你上来,就要上来啊。”




王源本想说你好烦啊,可对上王俊凯的眼睛,他竟然在真实的担心着。大概是第一次下海,可两边都那么陌生,他不去关怀自己,不去叮嘱别人,惟独把这句话告诉王源了。心头有点发酸,王源点点头。


“你也是啊,记得跟珊瑚合照。”


王俊凯的眼睛眯成一条线:“珊瑚海吗?”


再一次明白了两个人的暗语,他们之间的默契从来就不需要言明。




水下的世界比陆地更美,王源睁大了眼睛,被教练保护着下到不那么深的地方。热带鱼在他指尖溜过,偶尔亲吻他的面罩,少年的身体在水底尽情舒展,他摸到珊瑚了,突然福至心灵地一扭头,在离他不远的地方,看到了王俊凯。


大家的潜水服都差不多,可王源就是知道,那是王俊凯。




他屈起手指,想要吸引那个人的注意。不一会儿,那边就回以一个两人的暗号:单手作枪,另一只在上面轻轻敲一下。


浮上海面后经纪人小姐问王源:“珊瑚好玩吗?”


他愣愣地想,当时都去看王俊凯了,他又在我心上乱开枪。




 


到三亚之后拍摄广告,被折腾出风格完全不统一的造型,王源穿得像个偷跑到海边的世家小公子,而王俊凯则是休闲装,一身软软的卫衣和运动裤,让他整个人看上去温柔许多。


骑单车时要保持微笑,拍摄完一组镜头后,留给他们自由活动。


桥上没人,王俊凯盯着前方王源的肩膀,他欢乐地骑车,时不时飘过来两句哼的歌,快活得无忧无虑,仿佛童话里的彼得潘。




王俊凯加快节奏,然后拍王源的脊背,两个人刹那间都有点重心不稳,险些酿成一场兵荒马乱。他长腿支撑自己,王源在前方也刹车,扭头要对罪魁祸首怒目而视,见是王俊凯后,火气一下子就没有了。


“哎,你注意安全撒——”拖长了尾音,又不解气地说,“烦死了。”


他的衬衫是淡黄色的,在海天一色的蓝中,像阳光折射出的一朵浪花上了岸,化作人形。王俊凯埋头笑,心想这次回去先尝一下这朵浪花是什么味道。




王源不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两个人坐在栏杆上,都是光脚。刚才王俊凯去踩水,弄得袜子和鞋都不能穿,王源就陪他一起光着。


打伞的人顾不上他们,两个小孩就在阳光下百无禁忌地晒。肩并肩,脚趾偶尔互相踩一下,把对方脚背上的砂子扫下去,听风在耳边唱歌,伴随少年絮絮叨叨的闲话。




王俊凯无奈地说:“等下晒黑了粉丝又要吐槽我。”


牛奶肌的某人完全领会不到这种痛苦,还感同身受似的安慰他:“没事,现在最流行小麦色。”




他的心愿在这一刻得到了小小的满足,暂时也不太想去追究紫外线的过错。王俊凯听王源眉飞色舞地说着,昨天晚上梦里他和王源又去了哪里奔跑,下雨的春末一下子放晴,林荫道的尽头看到了嘟嘟。




听着听着,王俊凯突然很轻很淡地笑了一下。王源的表情映在他的眼里,他的手撑着栏杆,不声不响地往王源背后挪了一下,以防这人说的太开心栽下去。


后来他才在别人的镜头里看到了自己,王俊凯惊讶地发现,原来他看向王源、认真听他说话的时候,是自己不知道的认真。


 




回酒店后,王源一本正经地控诉他:“你不要随便看着我笑。”


“怎么?我难道黑脸对你就开心?”


“不是啊,”王源翻了翻眼皮,有点不好意思地补充,“因为你一笑,我心就跳得特别快。”




王俊凯被他这个理由逗乐了,把王源抱在怀里亲了亲他的太阳穴。


谁让我看见你就开心呢。


你要承包这片海,那我也一定在其中吧。






end






520嗨皮 爱你们【比心


猜猜最近我干成了什么大事啊!

评论
热度(1406)

© 盛夏的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