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的雨

原点 27

七月流火:

*狗血预警?鬼知道。


(二十七)

吃过晚饭,王俊凯佯装困了,跟李峤说了晚安就拽着王源回了宾馆的房间。

今天工作确实很忙,李峤自己也累了,所以并没有什么怀疑。

两人在房间休息了一会儿,估摸着大家都各自回去了,就偷偷溜了出去,门口还挂了请勿打扰的牌子。

黑色衣服,黑色口罩,还戴了帽子,在夜色里,很难辨认。两人打车又回到了白天拍摄的游乐园,时间有点晚了,游乐园里清净了不少。

买票的时候,王俊凯就站在王源的身后,低着头。

“快要闭园了,确定买通票吗?你们玩不了那么多项目了。”售票阿姨问。

王源扭头看了看王俊凯,王俊凯点点头。

“没关系,买通票。”王源礼貌地笑着说。

售票阿姨不禁又抬头仔细端详了一下眼前的人,两个男孩这么晚来,全副武装,却大大方方地买了通票,之间的关系让人遐想。

王俊凯不自在地靠近王源一些,低着头把脸埋在他的身后,如果被认出来,今晚就泡汤了。

还好售票阿姨只是猜测了一番没再八卦,把票递给王源的时候,还笑呵呵地说了声“小伙子,玩得愉快”,王源说了声谢谢,扯着王俊凯的袖子就进去了。

“啊!好久没有来游乐园玩了!”一进来,王源就张开双臂,抒发了一下内心的激动,引来三三两两的人侧目。

王源赶紧捂住了嘴巴,圆溜溜的眼睛满是警惕,王俊凯看他像个受惊的小松鼠实在可爱,自己反而没那么紧张了。

“你想玩什么?”

“海盗船吧?”

“好。”王俊凯看了看手中的示意图,拉了王源的手腕就沿着马路向前跑,“这边,快点。”

才几步,帽子就掉了,王俊凯干脆把帽子塞进了王源的背包里。

被风吹起的碎发肆意飞起,王源扭头看到了王俊凯平时不太裸露的额头,饱满光洁,加上毫不掩饰的小虎牙,倒是比平时多了些稚气,王俊凯也是开心的吧,毕竟做明星看似耀眼,却是用自由换来的,进个游乐园都成了奢侈,王源打定主意,今晚应该让王俊凯玩得尽兴些。

海盗船对于王源来说是小儿科,从小玩到大,高度速度都适中,像荡一个大型秋千似的。这个时间,游乐园里的人不多,不排队,大家坐得也不集中,这倒方便了两人肆无忌惮的玩闹。

随着海盗船的摆动越来越快速越来越高,有许多人尖叫起来,王源却笑嘻嘻地在王俊凯旁边大声喊:“老王,好爽啊啊啊!”

王俊凯惊讶地看了他一眼,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如果不是马上又要下降的趋势,王俊凯真想松了手去揉揉他毛茸茸的头顶,怎么这么大人了小孩子的天性一点不减呢。

“老王,你不会是害怕吧!哈哈哈!像那些女生似的。”王源见王俊凯不说话,抬了抬下巴,示意她看对面。

王俊凯抬眼望去,对面好多女生要么尖叫,要么紧紧地闭着眼缩在男朋友的怀里,估计也是吓傻了。

“怎么,你羡慕?要不凯哥怀抱借你用?”王俊凯舔舔小虎牙。

“才不用,你走!”王源仿佛听了一个天大的笑话,抬头往像天空,“你看,天上的星星多美啊!”

王俊凯也抬起了头,始终望着夜空中一闪一闪的星星,离近再拉远,近了又拉远,仿佛这才是玩海盗船的正确方式。

“你说的没错,很美。”王俊凯看着夜空,那闪烁的星星就像王源的眼睛。

“我们去玩点刺激的吧!你最想玩什么?从来没做过的事,可以挑战一下!”从海盗船上下来,王源一边整理着自己的头发一边问王俊凯。

“最想蹦极。”王俊凯笑着看他。

“啊?”王源张大了嘴巴,“这里可没有那么高的山啊,要不我们去玩跳楼机!”

“跳楼机?”

“对啊,跳崖和跳楼一样的,反正都是要死,哈哈!”王源扯过他手里的示意图,“在那边!”

王俊凯赶紧跟上去,“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什么要死啊!”

“不就是濒死前的体验嘛!”

“你跳过?”

“没有,我猜的。”

“我也是猜的,那应该是一种抛开一切的感觉。”

“你为什么想体验这种感觉?”王源歪头看向他。

“不知道,就是想试一试。”

“那回头我们一起去跳崖吧,今天先跳楼!”王源想也许王俊凯也会觉得累吧。

“好啊。”虽然知道这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做什么真人秀的节目,但王俊凯还是笑着答应了,会有那一天吧,不能实现,却可以期待。

到了地点,王源仰头望向直插夜空的跳楼机,顶点处彩灯闪烁,“好高啊!”

“那坐不坐?”王俊凯问。

“坐吧,你想坐当然要坐啦!”

“你害怕吗?”王俊凯搭上他的肩膀。

“不怕。”王源摇了摇头,信誓旦旦地说,虽然他从来没敢挑战过这个游戏设施,但既然是王俊凯的心愿,今天就不能带着遗憾回去。

可事实并非如此,这要比海盗船刺激多了,才升到一半的时候,王源就有点怕了,周身一片漆黑,只有很远很远的地方高楼大厦的灯光明灭,如果不是身边还有王俊凯,王源几乎以为是自己一个人被扔在高空,无依无靠了,他下意识地抓住了王俊凯的手,攥得死死的。

王俊凯自己其实也有些害怕,感受到王源的紧张,就赶紧回握住了他。

“害怕了?”

王源不好意思承认,也不说话。跳楼机突然失重下落了,伴随而来的是震耳欲聋的尖叫。

远处的灯光迅速滑落,拉成长长的光束,两个人的手心都出了汗,还紧紧地握在一起。一点一点加速,一次比一次更高,几个来回,挑战着人们的心理极限,就在王源以为快要结束的时候,跳楼机却又一次快速上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机器有一刻的静止,像是要给人心理准备一样。

王源有些颤抖,此时早就忘了自己之前的胸有成竹。

“王俊凯。”他小声地叫着王俊凯的名字。

“害怕的话,就闭上眼睛吧。”握在一起的手又抓紧了些,每个人都被固定在自己的座位上,他也不知道还能为王源做些什么,此时此刻,看到王源的脸上露出从未见过的恐惧之色,王俊凯非常后悔,为什么要说蹦极,要带着王源来玩这个变态的游戏呢!

咔嚓一声,王源听到了机械的声音,然后整个跳楼机开始下降,并且越来越快,王源听到耳边呼呼的风声就要穿破耳膜灌进耳朵,灌到心脏里,过度失重,王源心慌到恶心,从未有过这种手足无措的感觉,如果不是有安全带固定,王源觉得自己差不多腿软到快要跪了。

王俊凯看着眼前所有景物快速上升,失了形状,大脑一片空白,这是抛弃了一切,还是被一切抛弃了的感觉,他已经来不及分辨。

游客们再一次的尖叫,王俊凯几乎紧张到听不到了,可是,却有一个清晰又急迫的薄荷声在耳边响起。

“王俊凯!王俊凯!”王源闭着眼睛,几乎是下意识地,抵抗着身上安全设施固定的压力,把身子急切地探向了王俊凯的一侧,两只手胡乱地摸到了他的衣服,然后就尽最大可能紧紧抱住了他,指尖发白。

感受到热源,身体被紧紧地搂住,甚至有些疼痛,王俊凯睁开眼睛看到王源把脑袋埋在自己胸前。一阵酸涩感涨满胸口,王俊凯回抱了他,一手搂着肩膀,一手护住了王源的耳朵。

去他#妈#的抛开一切,王俊凯现在只知道有一个人,是无论如何,哪怕付出了一切,也不能放手,不舍得丢下的,那就是王源。

也许是埋在自己胸前的小脑袋,给了他勇气,王俊凯现在反而没那么害怕了。

“快结束了,王源儿,快结束了。”他低头安慰着,很怕王源听不到他的声音。

王源听到了,王俊凯的声音仿佛成了他在黑暗无助中唯一的光明,他死死地攥着这句话,无条件地相信这句话。王俊凯说快结束了,一定就是快结束了。

机器终于返回了地面,有几秒钟的时间,所有人都瘫软在自己的位置上,只听到一片鬼哭狼嚎的唏嘘。工作人员走过来,笑着帮大家打开固定在身上的安全带。

“王源儿,到了。”王俊凯揉揉他的耳朵。

王源抬起头看了看静默了几秒,然后像是突然清醒一般,尴尬地从王俊凯的怀里撤出,耳朵迅速红了。

王俊凯松手放开了他,突然落空的怀抱让人心里也变得空荡荡的。

“那个……那个跳楼机好变态!”王源颤抖着双腿从平台上一步步挪下来。

“你不是不怕么?”王俊凯看着他这个滑稽又害羞的样子,抛掉了刚才内心升起的异样,又想逗逗他。

王源被戳中了红心,急切地想要挽回面子,“那是身体的诚实反应,是生理机智好吧!”

王俊凯笑。

王源揉了揉鼻子,觉得很丢面子,“你也害怕的吧,对吧,你肯定也害怕!”

“没有。”王俊凯不承认。

“怎么可能!我看你抖不抖!”王源说着就去摸王俊凯的手。

王俊凯被突然袭击,心里没准备,正被他抓个正着,手心里的汗还没干掉。

“你看,你紧张到出汗!”王源握着他的手抬起来,给他看。

王俊凯不回答他,却下意识回握住了他的手,拉着直接朝摩天轮走去。

“走吧,去做摩天轮,你喝东西吗,还是要吃冰激凌?”

“呃……”王源觉得现在比刚才更尴尬了,为什么王俊凯要这样抓着他的手啊,“不,不用了,不想吃。”

进到摩天轮里,摘掉了口罩,王源趁机抽出了自己的手,两个人面对面坐着,他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明明想打定主意陪王俊凯好好玩的,为什么现在的自己这么别扭。

“休息一会儿吧,这个不怕的,上升的很缓慢,你还可以欣赏一下夜空,你刚才想看的星星。”王俊凯说。

“嗯。”王源没再说别的,头转向窗外,仿佛真的在欣赏风景。

王俊凯也放松下来,双手交叉在胸前,靠在了舱壁上,却一直盯着王源。

过了很久,王源都没有说话,整个舱室静悄悄的。

“王源儿,我给你唱首歌吧。”

“啊,好啊。”好像终于找到了什么话题,缓解了尴尬,王源赶紧应声。

王俊凯清了清嗓子,依旧看着王源。

“时光,走过静默的窗边。阳光,再一次爬墙桌面。回忆充满了整个房间,我们最美的故事,一幕一幕在脑海中浮现。”他唱得很轻缓。

王源却忽然坐直了身子,这歌词,是他写给王俊凯的。很多年过去了,甚至一词一句现在听起来都带了些陌生感,可把这歌词递给王俊凯的那个夜晚,他却记得清清楚楚。

王俊凯知道他能回忆起来,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也许因为这其中的滋味,他已经独自咀嚼了七年。重逢之后又挣扎了一个月,才打定了主意,决定不再放手,虽然他还不清楚,到底是怎样一种不放手,可至少现在能淡然了。

“……不需告别,也无须伤感。”

最后一句结束,舱室也升到了最高空。

王源的脸色有一丝挣扎。

“王源儿。”

“嗯?”王源低着头看着脚尖。

“是不需告别,也无须伤感,我没唱错吧?”王俊凯审视着他。

“没有。”王源摇了摇头。

“你还记得。”

王源又点点头。

“所以,这是你不告而别的原因吗?你觉得根本没有必要?”

王源忽然抬起头看向他,可是王俊凯脸色沉静,不似以往问起这件事时的暴怒和试探。

“我……”王源纷乱的思绪并不知道从何拾起。

“如果是,你就点点头,我信,以后也决不再问你。”王俊凯靠近了一些。

“王俊凯……”看到这样的王俊凯,王源心里一痛,他宁愿被他生气地质问,也不想听到他这样一句,妥协到毫无原则的安抚。

这应该是王俊凯最后一次问起了,王源隐约有这样的感觉,不舍得他就这样放弃,又无法启齿心里的慌乱,王源红了眼圈,低头埋在阴影里。

“那我说吧。”王俊凯探了口气,“关于那个MV ,还有那张照片,你是用笑来表达的,所以,你觉得应该笑着面对那些过去和失去,对吗?”

王源这才抬起了头,暴露了自己红透的眼圈。

王俊凯惊讶地看着他,叹了口气,“唉,你哭什么呢,被丢下的是我啊。”

“对不起。”王源撇过头,觉得很丢人,把眼泪又憋了回去。

王俊凯笑了,轻轻捏了捏他的脸蛋,“我等了一个月,不对,应该是七年,终于听到你的对不起了,可我现在一点都不想听你道歉了,王源儿,笑一下吧。”

王源愣了一下,勉强扯出一个微笑。

“我说蹦极是想体会一下那种抛开一切的感觉,可是,刚刚在跳楼机上,我却只想要抓住你,无论如何也不能放手。”

王源感觉到心脏急剧颤抖了一下,他也是同样的感觉。

“王源儿,其实我是想说,以后,别再不辞而别,好吗?”

这次王源痛快地点了点头。

从摩天轮出来,游乐园也快要关闭了,虽然没玩几个项目,但王俊凯却一本满足,顺势拉住了王源的手腕,两人快步朝着出口走去。

“王俊凯!”“是王俊凯!”

是几个女生兴奋地尖叫。

“糟糕,被发现了!跑!”王俊凯这才想起来,两个人现在口罩和帽子一个没带,他干脆拉着王源快速朝着出口奔去。

毕竟是男生,跑得要快一些,甩开粉丝一些距离,王源紧张地冲到马路上拦下了一辆出租车,一把将王俊凯推进了车里。

眼看着粉丝就要追上来,王源坐上去,就开始催促司机,“师傅,快走!”

司机看他们如此心急,一边发动车子,一边透过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好在王俊凯已经戴好了口罩和帽子。

“完了。”王源叹了口气。

王俊凯却笑了,“有什么事我顶着,你怕什么。”







*跳楼机神马的,我是见而远之,都是编的编的编的。

评论
热度(856)

© 盛夏的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