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的雨

原点 30

七月流火:

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我主要就是想更个文,没有别的意思。


(三十)

王俊凯闭了眼睛,舒服地靠在沙发上,看起来十分坦然。

两个人的距离已经近到可以看清楚彼此的睫毛,王源手上的动作还在继续,心里却越发不安起来。毕竟就算是七年前亲密的相处里,王源也不曾像现在这样触碰过王俊凯的脸,那张几近完美让几千万少女神魂颠倒的俊脸。

说试验田完全是想在斗嘴时能逞一时的口舌之快,现在王俊凯已经闭上了那双勾人的桃花眼,王源才得以正视眼前的人,指尖晕开的乳液被轻轻柔柔的涂抹均匀,不是刻意,才更羞耻,王源抚摸过王俊凯脸上的每一处肌肤,像是小心翼翼地描摹一副画卷。

林夏说要保护好王俊凯的脸部皮肤,林夏说相信他这个徒弟,王源在心里暗示自己,他现在是一个化妆师,不是助理,也不是王源。

他刻意调整着呼吸,总怕一个不小心被王俊凯发现已经有一丝慌乱和尴尬的内心,他甚至有些害怕,王俊凯会突然间睁开眼。

柔软的笔刷轻轻扫过眼尾,王源刻意时不时就去“照顾”一下这里,好让王俊凯以为暂时不宜睁眼。王源还记得,林夏第一次教他补妆时,被王俊凯的眼神逼到落荒而逃。

其实闭了眼睛,触感才会越发明显,从一开始王源温热的指尖在他的脸上游走时,王俊凯就莫名地有一丝兴奋,现在小小的笔刷轻轻扫过鼻翼,毛茸茸的感觉就像直直扫在了他的心上,他很想睁开眼睛看一看,此时让他心头有些异样的王源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

“别动,闭好眼睛。”王源清脆的薄荷声传来,是他伪装的淡定。

王俊凯感觉到眉间有一些微湿的凉意,接着长长地睫毛被拨动。

王源看着王俊凯因为生理反应,有些轻微颤抖的眼睑,终是在心里捏了把汗,鼓足了勇气说:“好了,睁开眼睛,平视前方。”

王俊凯乖乖地睁开了眼睛,目光所及之处是王源微张的衬衫领口,锁骨凸显,皮肤白皙,忽然觉得嘴巴有些干燥,他伸出舌尖舔了舔下唇。然后感觉到王源似乎整个人猛然一滞,接着就看到他喉结滚动,呼吸有一刻的散乱。

“向……向上看。”王源压低了声音,努力让自己镇定。

果然,王俊凯抬眼间,扫过他紧绷的唇瓣,最后注视着王源闪躲的眼睛。

王源努力把所有注意力放在王俊凯乖顺又细密的睫毛上,刻意忽略掉他有些探究又火热的眼神。

“王源儿。”王俊凯还是开口了。

“嗯?”王源皱了皱眉,刻意表现的很专注又很忙碌。

“我长得有那么差?以至于难办到让你皱眉的程度?”

并不是,王源心想,甚至开始吐槽,王俊凯素颜出镜也足够了,为什么要让他受这个罪。

“没,没有了,挺好的。”王源尽量平淡地说出口。

“那你怎么一副我欠你的表情?”王俊凯抓住了他的手掌,挑了眉,嘴边含着一丝笑。

“明明是你欠我,我这么辛苦。”王源只好在嘴上赢回来好掩饰他的心虚。

“呵呵,没想到你还有这么调皮的一面。”王俊凯松开了手。

调皮?王源并不知道自己哪里调皮了,走到哪里都一直是被人称赞的榜样,唯独在王俊凯这里频频受挫。

“我给你加工资吧!”王俊凯忽然心头一热。

听到这句,王源才勉强恢复了几分淡定,直起身子反抗,“王俊凯,你竟然想用金钱收买我!友尽了!”

王俊凯看他这样子,忽然哈哈大笑起来,他还记得王源曾经为了扣工资的事和他冷战。

“你不是挺在乎金钱的嘛!”

“那不是因为当时跟你怄气,今非昔比,你真当我钻钱眼里六亲不认啊!”王源转身把手里的东西都放回化妆箱,挑了一只豆沙色的口红出来。

“本来就是我吃亏,给你福利,你还有意见了。”王俊凯跟他开玩笑。

“我谢谢你啊,你可闭嘴吧!”王源打开了口红盖子弯下腰来,发现现在不是让他闭嘴的时候,“不对,你张开嘴巴。”

王俊凯噗嗤一声笑了,“王源儿,你怎么这么可爱呢!”

“可爱你个脑袋,别动。”王源一气之下,两手拖了王俊凯的下巴,本来是想让他定住好化妆的一个举动,却让王俊凯眼色暗了暗,他瞬间安静起来,微张了唇瓣,尽量配合王源。

湿润顺滑的膏体擦过薄唇,王俊凯又看到了王源同他一样张开的嘴巴,那个被粉丝称为爱神之弓的唇形,嘴角微翘,弧度甜美。王俊凯有些看呆了,他渐渐抬起右手,拇指指尖轻轻抚上了那个唇角,像擦在自己唇上的口红一样,轻轻摩挲。

感受到温热的抚摸,本来全神贯注的王源忽然停了手上的动作,他惊讶地抬头,和王俊凯的眼睛正好对视了。

一个深如墨潭,摄人心魄。

一个眼波流动,灿若朗星。

王俊凯的拇指越发地大胆,不知足地挤进唇缝间,触碰到了那颗洁白而微凉的小兔牙。

王源忽然像被闪电击中一般,从王俊凯的那汪深潭里挣脱,慌乱的后退一步,攥紧了手里的口红。

“好……好了,你看看。”

王源的退缩惊醒了王俊凯,他尴尬地收回手,轻咳一声,说:“嗯。”

王源慌乱地拿起镜子,送到王俊凯面前,“还行吗?几乎没什么痕迹。”

“嗯,就这样。”王俊凯点头。

王源收了镜子,却没有成功的喜悦,也忘了林夏交代的要拍照过审。心脏扑通扑通地跳着,不安的感觉比之前更甚,也不全是不安,还有一份连自己都看不清楚的留恋和遗憾。

王俊凯也故作轻松地靠在了沙发上,相同的情绪记忆忽然勾出了他这些年时常回忆起的那个夜晚,董小姐和意外的吻,王源逃跑的身影和自己的失魂落魄。

那晚的心跳和现在如出一辙。

尴尬的宁静,两个人谁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一直被忽略的电视却在此刻如救星一样,喧嚣起来,那是一个音乐专题的频道,激烈的摇滚过去以后,节奏忽然安稳缓慢下来。

一首孤独却励志的自白,是王俊凯早期代表作,有作词人专门为他量身打造,一炮走红。

那时的王俊凯还没有那么多撩妹的技能,他在舞台上抱着一把吉他安安静静地坐在高脚凳上唱歌,纯粹的像是在那个破旧的工厂。

可是王源并不知道,这根本不一样。

工厂虽然破旧,王俊凯却很富有,那时候的他有王源,有梦想。

后来的舞台虽大,但总也填不满王俊凯的心,每每落幕,却总有一份遗憾牵扯着他的神经,攥紧的拳,自嘲的笑,最终都化作了不甘,朝向遥远的大洋彼岸。

王源终究还是回来了。

听完了一整首歌,王俊凯已经平复了心跳,他站起来,自然而又习惯地拉起王源的一只手,转身朝着自从王源搬来以后从未打开过的门走去。

王源早已被感动,他虽然不清楚这是王俊凯的成名作,也从未听过这首歌,但他记得自己离开时王俊凯的样子,就是刚刚舞台上那样,孤独而倔强。

顺从地跟在身后,两个人似乎又回到了过去要好的样子。

“你知道这里是做什么用的吗?”王俊凯打开了录音室的门。

王源跟着走进去,不免惊讶,王俊凯的家里竟然还藏着这么一个地方,叫不上名字来的设备和乐器,比当时那个工厂不知先进了多少倍。

“王源儿,你还想听什么,我现在就唱给你听。”王俊凯走进最里面,从墙上取下了一把吉他。

那是他送给王俊凯的吉他!王源一眼就认了出来,他走上前去,摸了摸琴弦,清脆的声音逸出,完全没有年代的陈旧感。

“会定期维护调音的,没有荒废。”王俊凯仿佛看透了他的疑惑,后退一步,抱着吉他坐在了高脚凳上,“你点吧。”

王源摇摇头,这几年在国外,由于刻意地避讳,他已经对国内的流行音乐不甚了解了。

王俊凯低头沉思的一会儿,指尖拨动,起了前奏,王源渐渐明亮起来的眼睛,紧紧地盯住了他。

“……The ones we love get left behind,Try walking slower to a warmer rhythm,Let love and life aline.These promises we've made and said, needn't worry you my dear.They only stand as marks in time upon this never ending road ahead……”

是一首温暖的情歌。

也许是久违的感觉,勾起了王源的回忆。也许是王俊凯的心思让他感动,又或者因为歌词而触动,王源渐渐湿了眼眶。

王俊凯却笑着揉了揉他的头顶,“傻瓜,别哭啊。”

“没哭。”王源撇过脸,又不好意思地笑了。

“唱一首吧,我给你伴奏。”

王源却摇了摇头,“很多年不唱歌了,不习惯了。”

王俊凯也不勉强,只是自顾自地用单音弹起了一个熟悉的调子。

是王源唱的第一首歌,看的最远的地方。

王俊凯坐在高脚凳上,满眼的温柔与宠溺。

两个人都没有张口,心里却哼着同一个旋律。

“王源儿,我记得你的梦想,也记得这首歌,走遍这个世界,看最远的地方。”王俊凯歪歪脑袋,眉眼弯弯。

王源咬着唇点了点头。

“那你记得我的梦想么?”王俊凯问。










*可把我给赶死了,没赶上。


*写完就发了,没查,或许语无伦次,哈哈。



评论
热度(812)

© 盛夏的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