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的雨

萍水相逢(十五)

海啸霜:

年下,高干凯×总裁源


上一章




大进展了




(十五)


 


靠着墙缓了一会儿,王源感觉自己不那么难受了,才慢慢地站起来。他用手揉了下后脑勺,似乎是肿起来了,于是就找了条毛巾胡乱裹着冰块儿,举着给自己冷敷。就这么举了几分钟,他突然觉得自己挺好笑的。


客厅重新变得空旷,可电视还没关掉,热热闹闹的。被王俊凯高度赞誉的搞笑艺人在四四方方的屏幕里耍嘴皮子,做各种滑稽的动作,王源扫了两眼,也没忍住笑了起来,牵扯起脑后那个肿起来的包钝钝的疼。餐厅里摆着王俊凯炒好的菜。这家伙最近厨艺水平稳定之后,便开始精益求精地往美观的艺术方向发展,摆盘格外讲究,细心得像个小姑娘。比如今天,就那么三道小炒,每道都造型独特,花花绿绿的,都被他摆出花儿了。也不知道他不好好复习,在厨房里面鼓捣了多久。


菜有点冷了,王源也没去加热。他本来是要先洗澡的,可是解了两颗扣子之后,又鬼使神差地在餐桌前坐了下来。王俊凯已经摆好了两副碗筷,王源拿起自己那一侧的筷子,夹了一块肉送进嘴里。


稍微有点咸了。看来今天这顿是绣花枕头,美则美矣,却不是对方正常发挥该有的水平。王俊凯做的时候在想些什么呢?


吃了几口,王源嫌口味重,起身去倒了杯水。玻璃杯上映出模糊的人像,形单影只的。


他突然想起王俊凯离开之前落寞的眼神和哽咽颤抖的声音,又想起他说自己心硬的样子,觉得有些难受。


原来也不是不在乎的。


 


周一早上,学习紧张的高三生王俊凯直接翘了课。


他那晚从王源家出来之后,在大街上溜达了半天,最后拐到了mint酒吧。没带吉他,也不打算唱歌,他往人少的角落一坐,点了一杯鸡尾酒。乐队的队长挺八卦,看见王俊凯来,就径直往他身边一坐,问:“不高兴啊?”


“没有。”王俊凯手指点着桌台,半秒后又转过头,“……张哥,要不然你听我倾诉倾诉。”


队长苦恼:“其实我是很想的,但是我还得工作啊小凯。”


王俊凯皱皱眉:“别啊,我给你开陪聊工资呗,保管比你唱歌高,以小时计。”


“你是得多缺人倾诉啊。”队长在贝斯手的催促下站起身,拍拍王俊凯的肩膀,“是不是模拟考没考好啊?再接再厉嘛,怕啥。我考试压根就没及格过。”


“靠,怎么连你也这样,我才不是烦恼这个好吧。”


一个个都把我当小孩儿,凭什么。


这句话他没说出来。


 


那天晚上王俊凯就在mint呆着了。那么喧嚣的地方,他却一直坐在角落里。直到凌晨酒吧打烊,他又抱着乐队借来的吉他,在连裕的休息室里没玩没了地练,生生弹了一个通宵,磨得手指指腹火辣辣的疼,像去了一层皮。


第二天大老板就闻讯赶来了。连裕西装革履的,头发都梳得油亮。他看着颓废的王俊凯,忍不住做了个夸张的表情:“小祖宗诶,你受什么打击了啊?”


王俊凯额发半遮着眼睛:“裕哥,我想喝酒,你这儿有没有好点儿的酒啊?”


“有是有,但你……”


“干嘛?”王俊凯表情阴翳,亮出利齿,“我早成年了,你可别他妈说是这个理由。”


“……难道你未成年的时候禁过酒了?”连裕卡了几秒,还是坚持,“不过还是别了吧,说事情呢。”


他坐到王俊凯身边:“前几天韵寒来H市了。”


“我知道,”王俊凯低头拨了下吉他的弦,发出清亮的响声,“她还受我妈的差遣,给我送了一堆东西来。”


连裕表情复杂:“……小凯,所以你这样……难道是因为你姐发现了你和王源的事?我靠这就很可怕了——”


“呵,什么事?”王俊凯呼吸低沉,那个名字在他耳边响起时,就像条咒语似的,令他生理反应一般从牙根蔓延起痛感明显的酸意,“我跟——他,又没什么。”


他不想把咒语再念一遍了。


“啊?你俩还没进展呢?”连裕显然很诧异,缓了一会儿又说,“你姐说她碰到了王源,我还当是跟你一起见的呢,不然她上哪儿去碰得到啊?”


“——你说什么?”王俊凯猛地看向他,眸间闪过一丝慌乱,“……我姐跟他都说些什么了?”


“这我上哪儿知道去啊,”连裕耸耸肩,“应该没说什么吧,你不在,他俩又不熟,打个招呼最多了。”


王俊凯稍微放宽了心,仰头喝了一口小桌上的冰水,冰块儿热热闹闹撞在一起,互相磕绊,又慢慢恢复平静。可是没隔几分钟,他突然间又记起昨晚王源盯着王韵寒给他的那几只袋子的表情,此刻瞬间读懂了对方当时困惑的眼神。不过后来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显然王源没有纠结出个所以然来,应该也就抛在脑后了。


但自己现在慌个什么劲呢?王俊凯自嘲地想,就算王源知道了真相又怎么样。大不了再也不想搭理他。和现在的结果有差吗?


真他妈失败。


喜欢了这么久,一点结果也没有,还天天厚着脸皮,他图什么?早知道缘分不能强求,可有人就偏偏自负,喜欢撞个头破血流,到最后却还是无法向对方说出一句狠话。折磨了自己一个晚上,脑子里全都是——


放弃吧,为了让他可以开心一点。


这可真不像王俊凯会做出来的事。


 


“咋了啊?”连裕看这小少爷低着头半天不说话,表情还分外凝重,忍不住问了一句。


王俊凯突然无厘头地想:他姐姐王韵寒和王源原来是认识的,他居然不知道。世界可真小,但真要怪,还得怪连裕这个“无辜”的“牵线人”。


思及此,他没好气地用胳膊肘杵了杵身边的精英人士:“你出去,我要睡觉了,这两天休息室归我。”


反正连裕本身也不常来酒吧,他完全不在意,拍拍王俊凯的肩膀:“通宵一晚,又不是在玩,还把手搞成这样——你现在知道困了啊?到底在想什么呢你?”


王俊凯粗暴地搓了搓手指上破皮的地方,没搭腔。


“至于么?该不会还是为了王源吧。”连裕一脸不可思议,“没追到就开始玩失恋啊?”


“裕哥,我想了一晚上都没想明白。”王俊凯声音沙哑,“我这么不招人待见吗?”


连裕像被雷劈中,表情都要扭曲了:“小凯,你……”


“你说他怎么敢这么对我?!”王俊凯没理他,兀自将吉他往墙边一靠,“没人敢这样对我,他怎么敢,他怎么能!”


“……那除了他,也没人有本事把你变成这样啊。”连裕隔了好久才回过神来,无奈道。他也算是从小看着王俊凯长大了,可从没见过他这个样子。


王俊凯低低喘了口气,对自己说:“算了,我也不奉陪了。”


他把身旁的背包拿过来,在里面翻了翻,找出了一本厚厚的书,封皮上写着“信息技术安全基础”。他抬起头,又扫了连裕一眼:“裕哥,你身上有现金么?”


 


于是周一上午,王源就收到了助理送来的一本专业书和几张红色的人民币纸钞。他目光一沉,浑身的低气压吓得助理小姑娘一个哆嗦,却还是兢兢业业地把话说完了:“是个十七八岁、个子很高的男孩儿送过来的,说是要转告您,他欠你的都还清了。”


 


王源捏紧了拳头,生生给气笑了。


——还清?这种小孩儿式的赌气,算是划清界限,还是博取关注啊?


王俊凯性子倔,还真是一根筋的典范。


“什么时候送来的?”


“早上九、十点的样子。”


很好,上课时间。王源咬牙。


“那男孩儿看上去什么表情?”


“呃……王总,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助理答,“是送到公司前台的。”


反正她只记得前台妹子转交给她东西时表情非常不好,脸憋得通红,不像是害羞,倒是恼羞成怒的样子。


她当然不知道,这位前台妹子刚刚在嚼舌根的时候被王俊凯听个正着。其实也就是类似“王总太冷漠,没同情心”之类的话,没想到对方却一副要吃人的样子,语气阴狠地问完了人事总监走人事件的全过程。那男孩明明年纪不大,压迫力却十足,像是天生就适合居高临下那样,吓得她讲话都磕巴。


“你懂个屁!”王俊凯最后这样说。


 


助理出去后,王源一个人坐在办公桌前,将文件一推,翻开了那本信息安全书。王俊凯学得很踏实也很认真,看不懂的艰涩词汇会自己先去查,然后用不同颜色的笔做上标注。重点页上都被贴了便签条,空白处有王俊凯写下的问题,也有王源给他做出的回答和讲解,密密麻麻。书有点皱了,看起来比原先还厚了一小截。


刚开始他们不算很熟,几顿饭的交情,王俊凯提问都写得恭恭敬敬的,像在请教老师。后来两人关系密切起来,对方也就随意很多,一口一个源哥,叫得比蜜还甜,看到字就能想到这家伙小奶猫似的趴在自己肩膀上撒娇的模样。除去正儿八经的文字,王俊凯有时候也会幼稚地在上面画小人儿,还分别用箭头标明了,一个是王源,一个是王俊凯。人物模样歪歪扭扭,丑得别具一格。


王源轻笑了一声。不过是一本书而已,也留下了这么多回忆。


而那几百块钱……


这货看来是真的打算光合作用,还回来的钱比他当时塞在对方口袋里的还要多几张!


 


王源盯着手机看了一会儿,调出微信界面。一条信息删了又删,改了又改,才发出去。


 “今天礼拜一,谁让你旷课了?”


王俊凯这次隔了很久才回消息,却压根没理会他的问题,只自顾自问:“应酬你去没去。”


王源没想到他还在纠结这个,只能叹了口气,回俩字:“去了。”


 


其实不得不承认,王俊凯说的还真有点道理,那个李格越来越不正常了。灌酒什么的王源倒是还可以忍,不过对方态度的确很值得推敲。王源这回没有亲自跟进与崇一的新项目,这个锦罗玉衣包裹的草包便开始变本加厉,百般刁难,吹毛求疵,惹得王源手下的人都受不了了,用意实在非常明显。


 


相对无言良久,王源想再将话题转回到逃课上,可邪了门似的,无论如何都组织不好语言,只能烦躁地把手机摔到一边。


既然他没有同王俊凯在一起的打算,又凭什么这么关心对方。自己既不是他兄长,也不是他老师,两人萍水相逢,他充其量也就是个交情不错的路人,明明当断则断才是上策,为什么又放不下?


 


浑浑噩噩地加了班,晚上从公司出来时,王源接到了王俊凯的电话,充分明白了断不了的根本原因。


王俊凯一撒娇,他就要投降,基本没治。


电话里,少年嗓音更加低沉,但是不知怎么,听上去黏黏糊糊的。他低低地说:“源哥,你来找我好不好?你能不能来找我?”


王源皱起眉:“你在哪儿?”


对方也不回答,翻来覆去、颠三倒四地说这么一句,王源听了两分钟,也听明白了,这家伙是喝醉了,在耍酒疯。


他低骂了一声,将手机往副驾驶座一扔,踩了油门直奔mint。


 


连裕走了之后,王俊凯终于干起在酒吧该干的事儿了,成为了一名称职的顾客。他从小在老司令的眼皮底下偷酒喝,长大以后更是肆无忌惮,多烈的酒都灌得下去。


但今天不知道是心情在作祟,还是不同种类的酒太多,混在一起产生反应,他喝了一晚上,还真有点晕了,空瓶子摆了一桌。


 


王源推门进来时,正是酒吧生意最好的时候,室内一片喧嚣,舞池里男男女女贴在一块儿扭动,音乐声震耳欲聋。他蹙着眉在人山人海里寻觅半晌,才找到那个仍然披着校服的少年。


王俊凯头发有些凌乱,眼神因为酒精的作用而显得迷蒙,桃花眼的魅力却不减,长长的睫毛上还沾着湿漉漉的水汽,像清晨的露珠。他看着王源,眼睛一点一点亮起来,缓慢地张口吐字,粉色的薄唇上带着一抹亮晶晶的湿润:“源哥……你真的……真的来啦。”


“你高三了,不好好上课,跑这里来喝酒?!”王源气不打一处来,面前的少年却一把抱住他的腰,整个人软绵绵的。


“源哥,你要不要,一起,喝?”


王源扶着王俊凯的肩膀,掰着他的脑袋,强迫他抬起头:“不许喝了,赶紧醒醒酒,我送你回学校。”


王俊凯呆了呆,委屈地打了个酒嗝:“学校锁门了。”


“那给你开个房间。”


王俊凯不说话了。


过了几秒,他突然推开王源,站起身来,醉醺醺地大喊道:“所有人……所有人,都他妈得陪我喝一杯!记我账上!”


幸好酒吧里吵闹,王源立马把他按下去,气急败坏道:“记你账上?大少爷啊你?你说你喝醉了怎么这个德行,满嘴胡说八道。今天喝这么多酒,你胃受得了么?你胃就是能受得了,你钱包受得了么?嗯?”


骂归骂,王源还是老老实实去给他买了单,回来之后看见这家伙趴在一个酒瓶上,脸上飘着红晕,像只醉酒的小猫咪。他走过去用手指捏捏小猫咪的耳朵,无奈又宠溺地说:“闹够了没有?”


王俊凯抬起脸来看他,眼睛眨巴眨巴,竟然有点湿润。


王源干脆在他身边坐下来:“怎么了你?”


他话音刚落,就又被人抱住了。王俊凯趴在他肩膀上,醉人的酒气不断蔓延。少年粗重而温热的呼吸喷在自己颈间,毛茸茸的头发搔得人发痒。过了半晌,王源听见那道低沉的声音响起,比往常都要沙哑,还带着拼命克制的哽咽。


王俊凯慢慢地说:“……我再也不说喜欢你了,这样行不行?”


“真的对不起,可以不要不理我吗,可以还像以前一样吗,你就当我什么也没有说——”


“源哥,我再也不喜欢你了,行不行?”


 


“不行。”


听到意外的回答,王俊凯缓缓抬起头,年轻有神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他看向王源,对方也正注视着他,几根手指还无意地搭在他的大腿上,指尖微微颤抖。


酒吧的灯光闪得人眼睛疼,万众喧嚣中,王源眉目如画,好看得惊人,一双眼睛在昏暗中闪亮如今夜星辰。他勾着嘴角,用清澈的嗓音又掷地有声地重复了一遍:“不行。”


 


王源还记得少年当初执拗的表情。他那么坚定,连发条短信都如此用力。那个王俊凯昂着脑袋对他说:“我就是喜欢你,我改不掉,我控制不了。”


可是现在,他趴在自己肩头,下巴硌得人骨头都疼。他的眼睛不知被什么打湿,雾蒙蒙的,一边哽咽一边说,我再也不喜欢你了,行不行。


 


王源心软得一塌糊涂。


为什么就不能承认呢,就算他再怎样拒绝,对方也早就闯进他的心里了。


 


酒吧里的喧闹是一锅沸水,他们是沸水中两颗普通的气泡,没有人会注意到这个偏僻的角落。可是在两人的心中,却有什么东西,正以惊天的速度生根发芽,破土而出。是比沸水还要沸腾一百万倍的惊涛骇浪。


在少年困惑的表情面前,王源神色温柔地补全了后面半句。


“我喜欢你。那——你还要不要继续喜欢我试一试?”


 


王俊凯定了两秒,直接搂过他的脖子,吻住了那双干燥的嘴唇。


 


TBC



评论
热度(2352)

© 盛夏的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