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的雨

无可救药 13

吃螃蟹过敏啊[捂嘴笑]

twinklewang:

被限流到绝望的我,坚持爬上来更文了......




13


 


炽热唇瓣贴上来的一瞬,王源尚有一丝茫然,他瞳孔放大了几分,眼中盛着王俊凯近在咫尺,轮廓模糊的倒影。对方根根分明的睫毛,蝶羽似的轻盈扇动,乌漆的眸子却一动不动,定定将王源瞧着,不想错过他的反应分毫。


王源的唇被那两瓣炽热烫到,下意识想要抿起,王俊凯却用了点安抚的力道,揉捏在他的后颈,勾着唇角嘴唇轻启,两排牙齿挑逗似地咬住他的下唇,王源一吃痛,嘴瓣便开了,灵活的舌尖迅速钻进微敞的唇缝,找到了他的舌。比嘴唇更柔软的东西相撞,两人的神经俱是一颤,王源的眼帘因为羞赧已经不自觉垂了下去。


王俊凯稍作停顿,舌尖一寸一寸向王源的舌根辗转,温柔地加深着这个吻。两人微黏的唾液交融,品尝到彼此口腔中同一款牙膏的柠檬味。王俊凯舌尖抵到了王源口腔的深处,粗糙的舌苔舔舐滑腻的黏膜,扫过圆润的齿列,摩挲着每一颗牙齿的形状。


他的手掌自王源的颈后下滑,顺着脊骨一路抚上对方的腰背,手臂一收,把人又拉近了些,两人的胸膛几乎靠着,下巴抵在一起,吻得更深,透明的津液已经顺着他们嘴唇相接的地方滴落下来。


王源的呼吸稍稍急促,下垂的眼睫抬起一些,傻傻地与王俊凯不曾移开的眸光相撞。眼皮不知是因为羞怯还是燥热,染了薄薄的绯红,澄净的眼瞳有些失神,又有些不知所措。


王俊凯被这样的眼神望着,心一下子软下来,方才激起的冲动熄了大半,他的舌尖从王源口中一寸寸撤退,在唇周温存缠绵了片刻,才依依不舍地分开,双唇间拉出了一道细细的水线。


王源糊里糊涂地接了吻,脸上沁出一片细汗,不光眼皮,连两颊都烧红了。这个吻于他而言尺度有些大,他一时间不敢直视王俊凯的眼睛,干脆伸长了脖颈,埋在对方肩膀上悄悄平复着呼吸。


王俊凯同样没经验,此刻也喘得厉害,双臂环着身前纤瘦的腰肢,下巴蹭过王源的耳朵,吐出的鼻息不出意外又烧热了对方耳后一整片肌肤。


王源咬着唇将脑袋挪远了几寸,闷闷地唔了一声。


王俊凯捏了一把他的腰,却连肉都捏不起来。王源上大学之后,为了省钱都吃的学校食堂,再加上常常在自习室熬夜复习,身材比高中时又清减了不少。王俊凯眉间略蹙,开口道:“怎么又瘦了,上次抱你腰还没这么细。”


上次抱?王源的脸又烫了一些,不就是前几天两人没羞没躁地抱在一起睡觉那回?


他赧红着颜,说:“合着你每次抱我都帮我量腰围呢,比我妈还操心。”


王俊凯低低地笑,在他耳边撩道:“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都是操心你的身体,和你这个小色鬼怎么可能一样?”


“什么啊?”王源倏地抬起头,气得瞪圆了杏眸。


“还得我提醒你?”王俊凯嘴角要笑不笑地弯着,“是什么时候偷亲的我,嗯?”


“就......”王源自觉理亏,眼珠晃了一晃,“高中那会儿我去K大找你,住在你寝室那晚。”


“哦,”王俊凯意味深长地挑起眉,“原来是趁我睡着的时候偷亲的啊,小色鬼。”


王源听见王俊凯这么粗着嗓子喊“小色鬼”,简直满面绯然,瘪着嘴巴闷闷道:“那我还能......光明正大啊?不得被你这老顽固揍死。”


王俊凯唇角的弧度加深,笑得蔫坏:“你现在亲我试试,看我会不会揍你。”


“我信了你的邪。”王源推他的肩膀,作势要起来。


王俊凯长臂却一紧,揽住他的腰不准他动,扬起脸用牙齿轻轻地咬在王源的下巴,嗓音软软地唤他:“源源。”


王源被他这一声喊得,身子酥了一半,从耳根,连脖子,经脊骨一路红了下去,下意识地向后躲,推拒道:“别咬人......”


王俊凯抬起手捏住他的下巴,声音放低了几分,又喊:“源源。”


王源嗓子一阵发干发紧,讷讷道:“你干......干嘛啊?”


王俊凯深邃的眼眸却是一眯,问:“喜不喜欢?”


“喜欢什么......”


王俊凯一脸无辜又一本正经道:“亲嘴。”


王源以为自己听错,眨巴着眼睛与对方确认,几秒钟后在王俊凯淡定却匿着坏笑的表情中得到了答案,他没听错。于是他别过视线,小小的喉结滚了滚,咽了口口水,喉咙里也跟着咕咚一声。


房间里安静得很,他咽口水的声音就格外响亮。王俊凯佯作平淡的神态一滞,笑容自嘴角咧开,压都压不住。紧接着,他拇指扣住王源的下巴把脑袋扳低了一点,在两瓣纤薄的嘴唇上轻轻掠过,又偷了一个吻。


出其不意,又被轻薄了。王源的视线与王俊凯戏谑的目光相撞,惊愕地嗔目,大大的眼珠几乎要挣破眼眶,眼周还闪烁着之前那只深吻后的湿润水光。


王俊凯却打定了主意要调戏一番,又问了一遍:“说,喜不喜欢?”


王源看他这架势,以为又要亲上来,慌忙摇头道:“不不不,不喜欢。”


闻言,王俊凯眼角却露出一点失望的神色:“原来你不喜欢我啊......”


什么鬼!


王源被恼得竖起了清秀的眉梢:“王俊凯你别断章取义!”


王俊凯闭了嘴,安静望着他,等他下文。


王源的气势却弱了下去,声音也越来越低道:“我刚才明明都说过了。”


“哦?你说得什么来着?”


“......你少装失忆!”


王俊凯满眼无辜:“源源,我年纪大了记性不好......真不记得了。”


“不记得了正好,”王源鼻子里哼了一声,推了推对方揽着自己的手臂,“让我下去。”


王俊凯面不改色地耍赖道:“不说就不给下。”


王源光润的脸颊上又叠了一层红晕,气急败坏道:“我要睡觉了!”


王俊凯调戏够了,看小家伙脖颈上都泛着红,不禁哈哈大笑着松了手:“好,那就睡觉。”


王源气鼓了脸,蹭蹭两下从王俊凯的腿上滑下去。可惜之前的坐姿维持了太久,脚底发麻,小腿也软着,刚落地,就一个趔趄坐在了床边。


王俊凯倒是神清气爽,理了理被王源弄皱的衣服,走到灯的开关边:“躺好了,我要关灯了。”


大床房的床上就那么一床被子,王源忍着脚麻,手脚并用地爬上床,把自己裹巴裹巴团进了被子里,只露出一只脑袋道:“这条被子归我了。”


王俊凯轻轻地一动眉,浅笑着颔首道:“好。”


说完便熄了灯,走到床边躺下,床铺一陷,身边躺了个人的知觉就特别明显。


王源心脏突突的,转身面朝着窗,阖上眼皮默念着睡觉睡觉。


靠着大海的窗户半掩,偶尔能听到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咸湿的海风顺着窗缝吹进来,气流撩起了他柔软的额发。


王源因为神经敏感,微凉的风拂在面庞上,丝毫没了睡意,光凭自己裸露在外的脸部肌肤也能感觉到室内的温度不高。


偏偏王俊凯又在他身后低低地咳嗽一声。


王源恨得牙痒痒的,心里头打包票王俊凯是故意咳嗽给他看,想要卖可怜。


可他又忍不住担心,毕竟这个人大病初愈,今晚又因为自己泡了海水,倘若真的生病了,那就不是开玩笑了。


这么胡乱想着,他更加睡不着了,心神已经飘到了身后那人的身上。思量再三,还是屈从了内心,慢吞吞地翻身,视线飘向已经阖着眼皮陷入浅眠的王俊凯身上。只见对方浓黑的睫毛时而晃动着,单穿着睡衣,缩手缩脚蜷在床边,模样真挺可怜。


王源的心里霎时间酸溜溜的,抬起手展开被子,分了一半到对方身上,怕把人吵醒了,连动作都小心翼翼。


等被子安置好,他刚想挪远一点儿,胳膊却蓦然被一只手用力拽住。


王源心里一慌,抬起眼帘,径直望进了王俊凯含着丝丝缕缕笑意的眸子,那眼底清明得很,摆明了是在装睡。


“睡不着觉?”对方哑着嗓子开口问。


王源往回挣了挣胳膊,没有挣开,喉咙里轻轻地咕哝着:“嗯。”


身前传来刻意压低的笑声:“小色鬼,和我躺在一张床上就开始胡思乱想了是不是?”


“......”王源又气又委屈,扬声辩解道,“我才没。”


王俊凯蠕动着身子,凑近几分,笑着调侃道:“之前是谁趁我睡着的时候偷亲我的?”


王源牙关轻咬着,没法反驳。


王俊凯看他闷闷的不说话,嘴角笑意更浓:“又是谁口口声声地说,喜欢我喜欢得要死掉了?”


他乌溜的杏眼顷刻间瞪得浑圆,忿忿道:“王俊凯你果然骗我,你明明记得的!”


对方却刻意软下了嗓子,劝哄道:“喂,动动脑子好吗,这么重要的话我怎么可能忘了?”


王源才不吃他这套,心里头的火噌一下冒起来,口不择言地骂着:“骗子!变态!”


——骗子,变态......


说亲就亲,说啃就啃......还不,还不解释清楚。现在这样不明不白的算什么啊?


鼓浪屿银白的月光覆上王源光洁的脸庞,上面半张脸上软软的绒毛仿佛被镀了层薄薄的月华,一根根分毫可见。他虎着张小脸,面庞比月色还冷上几分,眉间轻轻地凝起。


王俊凯似乎读懂了他的心思一般,抬起一只手,温凉的指腹贴上他的眉心,把褶皱一道道抚平。


唇畔呢喃道:“骂吧,使劲儿骂,反正我不可能生你的气。”


王源心里一边委屈,一边嫌弃自己,怎么王俊凯一放低姿态,自己就忍不住原谅他了。


“源源,”王俊凯说着,指尖自王源的眉心,一寸寸描摹着眉形,一路摸到了眉尾,食指又下滑几分,拨动一下王源卷而翘的睫毛,目光柔软得不可思议,只听他一字一字咬着,生怕对方听不清似地念道:“你说你喜欢我喜欢得要死掉了......我呢,大概喜欢你喜欢到......已经死掉了。我这颗心吧,它早就不是我的了。”


——“......从我想要保护你那一刻起,它就属于你了。”


温言絮语自耳畔响起,听得王源心神一荡。他小心翼翼地将对方的话回味了遍,眼前已忍不住泛起了一片潮湿。


从想要保护他的那一刻起。王俊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把他护在手心里的?非要追溯起来,小学五年级时,因为自己被蚂蜂蛰了一下,王俊凯就拿着根棍子帮他捅了蚂蜂窝,结果被咬了一身包那回,应该就算吧。


这家伙倒真早熟呢,王源心里想嘲笑他一番,眼眶却烫得要命。


他慢慢抬起湿漉漉的眼眸,鼓起勇气,唇瓣瑟缩着凑上前去,与王俊凯接了一个绵长的吻。


只是单纯的接吻。


他们的唇瓣轻轻地挤压在一起,温柔厮磨,间或偏过头,唇肉会被对方嘴唇以上的几根柔软的胡茬刮得痒痒的。偶尔吻得深了,还会磕到彼此的牙齿,引得两双唇都忍不住微微颤栗。


两个人的唇都很干燥,来来回回粗粝的摩擦,掀起一阵燥热,吻着吻着,他们已经不由自主地搂在一起,双唇牢牢地黏着,细细地碾着。


吻得累了,他们就分开一些,嘴边笑着,细碎地聊着他们小时候有趣的事情,说着说着,不知谁先靠近的,就又吻到了一处,啄着吮着彼此软绵而炽热的唇瓣,仿佛要把忍了这么多年的喜欢都倾诉干净才罢休。


那一晚,王源在不曾间断的接吻中沉沉睡去。


 


第二天清早,手机设的闹钟响了,王源一个人在被窝里翻了个身,迷迷糊糊地嗅到了咖啡的清香。


睁开眼,窗外的天空是一片青色,零星几朵云絮吸饱了霞光,像蘸满了红墨水,透着嫣红。七点钟,天刚刚亮。


卫生间里传来洗漱的声响,床头柜上摆着一杯刚刚冲好的速溶咖啡。


王源脑袋里混混浆浆,从床边坐起来,如往常般使唤着:“王俊凯,我饿了——”


王俊凯叼着支牙刷从卫生间探出头,含糊不清道:“我马上下楼去买,你先喝两口咖啡,昨晚睡得太晚了,提提神。”


昨晚......睡得太晚了......


王源蹙着眉,混沌的大脑里滑过了一丝清明,登时一记惊雷打在头顶。


他昨晚好像是......告白了?王俊凯好像是......回应了?


然后......他脸颊又蓦地涨红了。他们好像是......吻了很久很久?


王俊凯一边拿毛巾擦着脸,一边从卫生间出来,问:“想吃什么?”


王源抬眸瞄了他一眼,恨不得找个老鼠洞钻进去:“......随便什么都可以。”


王俊凯走到窗前,这才看清他的脸。只见那对乌黑的眼珠一滞,定定瞧了他一会儿,忽然道:“你在房间里等着我,我现在去买。”


“哦。”王源低低应着。


王俊凯走到房门口换了鞋,临走前又回头叮嘱道:“别出门。”


王源不明所以地颔首:“好。”


门咔哒一声落锁,王源坐在床头怔了半晌,猛然用双手捂住了发烫的脸皮。


低下头,深深地吞了口气,嘴角忍不住地上扬。


——他和王俊凯在一起了。


王俊凯现在,不是他的哥哥,学长,或者别的什么。而是他的男朋友。


“男朋友”这三个字眼,真让人脸红啊。


这么想着,王源莫名其妙地就拘束起来,等会儿王俊凯回来了,他的手该放在哪里,脸上该摆什么表情,又该怎么喊他呢?


暗自烦恼了一会儿,王俊凯已经买完早餐回来了,一只手里拎着两块三明治,另一只手礼拿着一袋冰袋。


王源眼看着王俊凯将冰袋举到自己面前,一脸困惑道:“买这个干嘛?”


王俊凯脸上难得浮起了一丝赧然,犹犹豫豫地伸出手指,指向王源的嘴唇:“你这里,肿了。”


一刹间,王源满脸都火辣辣的,急急忙忙地下床,冲进了卫生间。


镜子里的人,两颊飞着桃花。嘴唇的确肿了,上面覆着嫣红的玫瑰色,比窗外的朝霞还要鲜艳几分,仔细看甚至泛着水光。


王源哈腰凑近了镜子看,眉毛竖得高高的。那流氓昨晚是嘬得多狠啊,这下唇上都有牙印......


他捂着嘴巴,难为情地走出去,从王俊凯手里夺过冰袋覆在嘴上,才勉强降了降温。


“这怎么消得了肿?”王源鼓起眼睛抱怨。


王俊凯嘴唇动了动,欲言又止:“那个......”


“怎么?”


“你今天这样,还出去吗?”


王源心里头盘算着,总共出来玩三天,因为嘴唇肿了就得在旅馆里休息一天,那多亏啊,便没好气道:“干嘛不出去?”


“那你怎么跟他们说?”王俊凯的脸色有点难看,也难怪,就赵磊那尖嘴猴腮的人精儿,看不出猫腻就怪了。


王源默了默,答道:“我自有办法解释。”


下楼之前,王俊凯差点到便利店给王源买个口罩戴着,王源剜了他一眼制止道:“那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我今天吃东西不得摘口罩啊?还不如光明正大地出去。”


那能一样吗?王俊凯冷着脸,小家伙嘴巴肿成这样,他连路人的眼睛都想蒙上了。


等下了楼,另外两人果真都瞪大了眼睛,指着王源的嘴巴,又瞅瞅王俊凯,满脸不可思议。


王源脸色不那么自然地轻咳一声,解释道:“那个我......吃螃蟹过敏。”


陶泰不疑有他,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严肃道:“那你昨晚还吃那么多,嘴馋。”


倒是赵磊,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地盯了王源红肿的双唇一会儿,忽然感觉到身旁两道阴恻恻的视线。别过脸一望,果然是王俊凯,那一双黑如点漆的眸中,满是冰冷,锐利得像匕首一般,吓死人了。


哟呵,吃螃蟹过敏吗?


赵磊联想到某人的外号,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tbc


是不是甜掉牙了?


咳咳,等着,下一章要搞个大新闻了~不是虐,只是搞事情而已

评论
热度(2479)

© 盛夏的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