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的雨

海与秋风(全文完)

葵英:

*现实向
*BGM-风吹黄昏

【在这漫长的人生里,我前行得不急不缓,是因为知道方向总是朝着你的】

王源回到住处后,家里的阿姨立刻喜滋滋的迎上来,操着东南亚口音的英语跟他说王俊凯寄来包裹了。
东西挺沉,还没打开,王源掂在手里思绪却留在阿姨的笑脸上。他不知道收到邮包这个五十多岁的阿姨有什么可高兴的,她连智能手机都用不好,更遑论上网看一个遥远国家的明星,仅有几次看到王俊凯也是王源自己开着视频或者电视上播放着王俊凯的剧。
早前有一天王源心情好,在阿姨给他端茶的时候扯着人家一起看,啰里八嗦地问这个人长得好看吧演的也不错吧。
阿姨眯着眼睛盯着一会儿,说好看,说演得好。
王源的微笑就浮出得意的神色。
然后阿姨问他演员叫什么名字,王源说了,阿姨就又问:“是你弟弟吗?”
王源噗地笑了,口里含着的茶水差点儿盖一身,笑着笑着仿佛呛着了,眼里迸出些泪花来。
电视上循环的是王俊凯二十多岁第一次拿奖的作品。

王俊凯年少时就长得好看,但眉眼间总有青涩,喜怒嗔痴都仿佛含羞。成年后历经波折辛苦,在娱乐圈的跌宕起伏中饱尝冷暖,逐渐打磨得毫无破绽,整个人仿佛精雕细琢的影片角色,加之年纪渐长轮廓渐锋,出众得过分。
那部电影就是在他状态最好的时候拍的,当时演技也磨的纯熟了,影评人酸不拉唧的几句话都像是在鸡蛋里挑骨头。先是拿了一个小奖项,后来一发不可收拾攒了一堆,一时间风头无二。
那时王源也好,得了原创音乐大奖,拍MV是白衬衣牛仔裤在海边弹钢琴,海水漫上淹没钢琴腿和他白细的脚踝,浪漫得令人窒息。王源小时候看着乖,少年时干净漂亮得仿佛白月光,可是骨子里的桀骜掩不住,越大越有些疏离的意味,风华正茂的年纪里,纵使说话时语气轻软着,听的人依旧觉得难以亲近。
初春的时候王俊凯拿下了年度最重的一个奖项,回到他俩的住处,王源后脚也回来了,两个人熟稔地拥抱,王俊凯摸他的头,他捏王俊凯的脸。
二十几岁的两个人,事业得意,感情顺心,满足得很,大半夜拎着酒瓶上天台,大笑着干杯,晴朗的夜晚里,对着月亮和星空一饮而尽,然后接吻。
吻到情动处,王俊凯拉着他回家,把人推在门上狠狠亲吻。
正是生龙活虎的年纪,加上一点点酒精的刺激,那一场情事从玄关跌跌撞撞穿过客厅进卧室,甩了一地衣服,直折腾到天色微明。
窗帘不是全遮光的,王源嘟囔着睡不着,王俊凯就拿了眼罩给他戴上,亲他额角,哼着歌一下下拍他的背。
两个人相拥着睡着,醒来时王俊凯从背后抱着王源。

电视屏里的王俊凯,就是那个时候的王俊凯。
王源笑完了,觉得阿姨问得有理。他俩小时候还不太像,后来在一起久了,就真有些兄弟俩的意思,只是那时王俊凯不比他孩子气,长得高些成熟些,怎么看都是哥哥。
他作为艺人延续下来的好习惯之一就是注意保养,南方人本身底子又好,所以一直不显年纪,但看起来还是要比二十几岁的王俊凯老成多了。

包裹里面装了好些吃的,都是口味清淡的东西。
王源小时候贪嘴,不管什么都往嘴里塞,又喜辣,对口味越重的东西越没有抵抗力。那个时候王俊凯常常约束他,有时他憋急了也反抗,有时是王俊凯看不得他可怜巴巴的模样,总之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忌着口,仗着年轻肆无忌惮。
大概是第一次以歌手身份获奖之后吧,王源突然对自己的嗓子在意得不得了,以往戒不掉的一下子全戒了,王俊凯一开始还不信,后来晚上睡觉时看见王源给脖子上套了围巾又戴了口罩才不得不服——那一阵快入冬了,暖气没来开空调不舒服,王源总说第二天一起床嗓子毛毛的,所以要注意保暖。
王源在意得不得了,王俊凯倒反过来心疼他。两个人看电视,里边儿演员正吃火锅,王源眼睛都直了,王俊凯侧过脸看他,又好笑又不舍,把人拉过来揉捏,问他:“想不想吃火锅?”
不问还好,一问王源反过来推了他一把就开揍:“谁让你提了?!不许提!”
拳头不小,力气不少,还挺疼的。王俊凯还是笑,傻笑,但心里觉得王源更傻,好的那种傻。

吃的东西再可口,王源也打算留到第二天早上再享用,他一会儿要按计划去慢跑。
千金难买老来瘦,他虽然还不怎么老,但该注意还是要注意。
还是小的时候好啊,小的时候他怎么吃都不胖,那个小小的胃仿佛无底洞,食物进去就不见了,一天到晚东一口西一口吃的不少,身上肉不见多。
王源心里清楚王俊凯挺羡慕他这点的,王俊凯不行,吃多少胖多少,不但如此,还抬脸。小的时候不太在意,稍微大点儿就特别注意了,适当的运动和控制饮食免不了,重要活动前一晚都不怎么吃东西,第二天一早还要来点黑咖啡消肿。
王源不揭穿他,因为他也羡慕王俊凯的自律,不过这不影响他去闹王俊凯。
做俯卧撑的时候伸个小脑袋在面前让王俊凯上也不是下也不是,对着跑步机戳戳戳让他忽快忽慢,卷腹的时候趁他起来亲亲他。
王俊凯不生气,回过头就把人拎到跟前“教训”一顿,也提醒他要好好锻炼身体。王源就理直气壮跟他顶嘴:“我跟你讲我这是不练,像我这么瘦腹肌一练就出来。”
王俊凯说你少来,小心中年发福。
后来王源不得不信这个邪,王俊凯说的没错,他爸说的也没错,他这个吃不胖真跟年纪小有关。
也是三十多岁才发现的,他有一阵没什么工作,王俊凯又刚好忙,自己一个人到处逛哒了几天觉得没意思,索性在家宅着。他们工作起来饥一顿饱一顿的,应酬也不少,本来胃的负担就大,自己再折腾肯定不行,王俊凯出于健康考虑不许他晚上多吃,也跟他的经纪人达成了默契。但王俊凯不在家王源自己就没什么节制,也就半个月的功夫吧,经纪人再见他时吓了一跳。
上称,七八斤。
王源捏了捏自己肚子上的软肉,等王俊凯回家了又去摸人家的腹肌,突然就有了危机感。
王俊凯听到他胖了是高兴的,说胖点儿好以前太瘦了,可是王源不干,他觉得好看最重要。
每天跑个五六公里就是那时候养成的习惯,工作再忙也会抽空做一些力量训练。他给自己定了个体重范围,小幅度波动可以,但拒绝超标。
粉丝面前他还是那个永远吃不胖的王源,每次看到小姑娘一脸忧国忧民的表情跟他说哥哥你太瘦了多吃点儿,他还是笑着装无奈说吃的挺多的就是不长肉,心里不由叹气,唉老了老了多吃要肥了。

王源担心他的肉,王俊凯揪心自己的发际线。
他的头发本来就细软,发量也中规中矩,出道后又整天造型,有时候为了拍摄一天打湿吹干造型重复好多次,头发又不是钢筋铁骨的,哪里经得起这么折腾,时间长了发质就有点不好。
王源给他吹头发的时候故意逗他:“老王,你要秃顶了。”
说着无心听者有意,王俊凯第二天让助理去买了一大堆生发固发洗发水和何首乌黑芝麻糊之类的,买了有时又忘了用忘了吃,想起来就捶胸顿足,然后再坚持几天又忘,周而复始。王源发现了那个乐,可是帮他擦嘴角的芝麻渣时却又很温柔。
王俊凯少年时也这样,总是不耐烦做这些护理的事情,对化妆什么的表面功夫更是没耐心,可是上了台不好看或者皮肤发型状态差的时候自己又不高兴。年纪大了心性不变,有好也有坏,可是王源心里喜欢。

烦恼当然不止这些。他们工作注定要接触很多人,绯闻,炒作,流言,抹黑,都是家常便饭。
两个人单飞后表面上没什么交集,但出于过去的关系,一人有新闻另一个被问是难免的。王源小时候就会说话,越大越精,回答起来分毫不错。可王俊凯有时候还是浮躁,面对过于尖锐的问题不免要出言维护,事情就反而变得复杂了。
王源自己叹气,在家没旁人的时候跟王俊凯说:“你也别太维护我了。”
“我喜欢你才维护你。”王俊凯有时特别没皮没脸的。
王源笑:“那你别太喜欢我了。”
“为什么?”
“你听没听过,”王源翻着书给他看,“情深不寿,强极则辱。”
王俊凯不在意这话什么意思,反倒问他:“我问你,你老实说,我要是装无辜,你心里难受不?”
“不告诉你。”王源给他一个白眼。
王俊凯笑他:“我还不清楚你。”
王源想逞强说不,却又不得不承认王俊凯说的没错。他可以理解其他人模棱两可的回答和撇清,这在娱乐圈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放在王俊凯和他自己身上,再合情合理的模棱两可也难免觉得受伤。
毕竟,他心里有坎,他们的相爱是不能公之于众的离经叛道。

王源常常想着,幸好他们是艺人,是大明星,否则三十多岁两个男人,不恋爱成家就这么生活在一起,要怎么说得过去。
年纪渐长之后免不了多一些悲天悯人的想法。他脑海里浮现两个皱纹刚攀爬到眼角的中年男人,身体微微发福,每天朝九晚五,下了班买菜回家做饭,赶在周末清扫洗衣。偶有聚会应酬推拖不得,只好独自前往,旁人谈及家人子女时佯装未闻,总是用缄默和反问代替回答,亲人不敢相见,父母不忍面对。
年少时他只知道两个人的事情不可说,对于这个不可说延伸出去的后果,只有一个很模糊的直觉。到了二十多岁人生正得意的时候,偶尔会冒出些危险的念头——他是好奇的,他当然好奇,如果这关系有一天不得不公之于众,又或者被动地公之于众,那会是怎样的局面?家人朋友作何反应,工作伙伴和粉丝又会是什么态度,最重要的是,他和王俊凯撑不撑得住?于是他脑补了各种被拆穿的方式,每一种对应一个故事走向和最终结局,经典桥段轮番上演,精彩得让他几乎觉得自己可以转行当编剧。
可过了而立之年,他又开始盼着这种平静能多延续一阵。
他不知道他和王俊凯可以拖多久。家里人不是没有催促,他们的父母都是很传统的人,因为艺人这重身份体谅他们到三十多岁已经是极大的让步,但心里不着急是假的,所以总是旁敲侧击地问着,时不时提起一些女孩子,都是非常优秀的结婚对象。
王源的妈妈甚至跟他提议过——如果实在怕影响工作可以先不要领证办事,该在一起在一起,该生孩子生孩子,等时机成熟了再公布也是一样的。王源有些哭笑不得,只能一本正经地说这样不好哪有女孩子愿意云云,天知道愿意的人起码能排一个加强师。
他没有问过王俊凯那边状况如何,想来也差不多,问不问都一样,问了也不过是徒添伤感。
两家认识二十年了,亲密得像一家人,他俩都忙,可再忙也免不了有坐一桌吃饭的时候。这种情境下,每每都是两家父母一边互相安慰,一边替对方催促,说不管谁先解决了另一个也别落下。看着父母一起发愁一起叹气,王源和王俊凯只能对视一下,感受一模一样的无可奈何和心里发虚。
好在两人已经不再像孩子似的会为这种事情大动干戈了。
再大的明星谈起恋爱来也是小情侣,气不过就说分手的蠢事他们以前当然也干过。最严重的一次是王俊凯拗不过他妈妈去见了一个相亲对象,王源知道后一脸平静地回到家,坐了一会儿,突然站起来拿着王俊凯的吉他就要砸钢琴——当然也只是抡起来而已,吉他是他买的,钢琴是王俊凯买的,谁敢弄坏就揍谁是他自己说的。
气发不出来团团转了几圈之后,王源收拾收拾东西直接走人了,王俊凯联系不上他,打经纪人电话他也不接,最后只好跑到他公司去找人。
那会儿王源正在气头上,面无表情地跟王俊凯说分手——说分手当然不全为王俊凯去见面,他真正气的是两个人一直这样拖着看不到出路,气王俊凯,也气他自己。
一听分手王俊凯也急了,他觉得去见相亲对象只不过是权宜之计,回过头挑个毛病跟他妈说不行就完事了,王源为这个生气未免小题大做,更何况在他的概念里不管怎么吵怎么闹,哪怕打一架都行,分手是不能轻易说的。
他这一急,王源又是个憋死也不肯低头的,两个人还真闹掰了。
工作都忙,本来就是聚少离多,一闹分手就闹了大半年。半年里一个憋着怒打算着随便找个人结婚算了,另一个心里怨着觉得这辈子孤零零一个人也就完了,等再见面时两人看彼此都各自瘦了一大圈,心里就又是替对方难过又是替自己委屈。
之后当然和好了——介意着闹分手是因为喜欢,生气对方说分手也是因为喜欢,心里爱极了彼此哪有不能和好的道理。

情深不寿,强极则辱。
王源年轻时读书,以为这句话的意思凡事要留有余地,用情太深,感情就不容易保持长久。
他觉得说的有道理,所以心里越在意王俊凯,就越想着要留些余地。他们才二十多岁,未来那么遥远,他还想跟他在一起久一些,再久一些,最好这辈子就这么囫囵过了,还没发觉的时候已到结局,大团圆的结局。
可人的心是多么虚无缥缈的东西,哪里能让他称量分割,按照时间计划好,一点点交付对方。
他们相识的早,情窦初开的时候身边亲近的只有彼此。
小小的年纪里,以为爱慕是影视剧里那种热烈明媚的感情,只觉得贪恋和对方在一起的时光,哪知道这种简单的心情就是喜欢萌发的模样。
传统的概念似乎是与生俱来的,谁都不曾想过自己会喜欢上同性的朋友,所以在他们相遇后的头一个十年里,两个人理所当然又默契地享受这特别的亲昵,全然未觉心里有青涩的枝桠渐生渐长,随着岁月流转和他们自己无意识的纵容而肆意蔓延,直至占满心里的角角落落。
然后某一天,幡然醒悟。

不是没有抗拒过,只是理智与情感往往此消彼长。
发觉时已经爱到了不可忽视更不可断绝的程度,后悔为时已晚。

别看王源现在家里有阿姨收拾轻松的很,多年前他刚开始和王俊凯一起生活的时候可不是这样。
两个男人又是两个大明星过日子的地方,隐私是最为严肃的问题,请阿姨或雇生活助理都不方便,只能自己想办法。虽然他俩置办家具电器的时候洗碗机洗衣机扫地机器人买了一堆,可该动手的时候还是得动手。
两个人像新婚的爱人一样,第一次意识到二人世界不只有浪漫的空间,也有繁杂的琐事,磨合是不能忽视更不能跳过的部分。
他们并不知道有多少普通人的爱情消磨在日复一日的家庭琐碎中,时间久了再找不到相爱的情绪,曾经那样期待和幻想过的生活逐渐变得面目可憎,仿佛恨不得下一刻就让它结束,那些本来就承受着莫大压力的同性伴侣就更不用说了,幸福快乐地永远生活在一起,似乎真的是童话才会有的结局。
王源在这个有点折磨的过程中更加庆幸他们都是艺人。拍戏也好写歌也罢,说起来都是创作的过程,加上娱乐圈又是个变幻莫测的地方,他们的每一天都是崭新的让人拿不准的,这样一来生活中那些单一重复的部分反倒显得有些新鲜感了,至少不至于让他们心生厌烦。
共同生活逼迫他们将最完整的自己剖明,毫无遮掩地展现给对方。
以为相识多年,以为足够了解,到了那一刻王源才发现未知的部分永远是最多的,也是到了那一刻他才明白“在一起”的真正含义。
好在他们有足够的爱和依恋——充沛的感情是磨合阶段最主要的力量来源和最重要的缓冲剂。

所幸的是终于走到了这一天。
买了不算特别大的房子,但对两个人来说足够了,最重要的是,一看就是他们两个人的家。
橱柜和衣帽间井然有序的格局和一丝不乱的储藏方式显然是王俊凯的手笔,墙上或色彩明丽或线条抽象的画作当然是王源的喜好,深蓝色的窗帘是王俊凯觉得看着安静选的,蒸汽朋克风的台灯是因为王源一句样子很酷买的,当然还有昂贵的录音设备,还有CD架和音响,还有钢琴和吉他。
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碰撞在一起,高度统一地存在于此,融洽的很。
年少时他们都偷偷想象过也许会有这一天,只是不敢去想真的能实现,更不敢想这么快就实现。
那个时候他们花很长时间无视自己的感情,又花很多精力不断相互试探,既为那未知的情绪焦灼,又沉溺于暧昧那令人抓耳挠腮的滋味。
等到挑明了告白了两人决定在一起,各自心里还是有着不同的忧虑——人心太容易改变了,他们的关系又于世不容,说不准哪一天谁就移情别恋了,就后悔了,就要一拍两散了。
他们不止纠结于这深重又不够稳妥的感情,还要周旋在家人朋友同事和粉丝的漩涡里,每一天都充满变数。
也许在人的生命完结之前,感情就是不可能提前大结局。
“家”的意义就在于此,于不安中建一个相对安稳的避风港。
有了两个人的家,心里踏实了点,王源早上醒来的时候,看着身畔王俊凯熟睡的侧脸,突然想起一句话来。
那是很久之前了,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受邀参加了一档朗读节目,他对自己的普通话没什么信心,本身又没有朗诵经验,怕丢人免不了提前做功课,看了一大堆视频资料。
耳朵都听出茧子之后,印在心里挥之不去的只有一句有点肉麻的话: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当时觉得没什么的一句话,现在有了爱人熟睡在侧的此情此景,才觉得情话如此生动。
有了爱,就有了诗、有了歌、有了文章,就有了艺术。
托马斯杰弗逊说“艺术是愉悦的沟通、可爱的品享、奉献的的无声、延年益寿的敬业、使世界宁静的良药”,王源说这都不重要,睡在他身旁的这个男人才是艺术。
你看,爱就是这么矫情。

王源和王俊凯最为相像的一点,就是他俩都是很骄傲的人。
少年时的骄傲是很自以为是的,以为能掌握自己的人生和感情。可是结果却很打脸,爱了以为不会爱也确实不该爱的人,走了很多以为不会走的弯路,低了很多次自以为骄傲的头颅。
青年时的骄傲是无所畏惧,觉得自己无所不能。以为能瞒天过海,以为车到山前必有路,以为不论发生什么事,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就都能解决。
骄傲的人总学不会直面现实,更学不会未雨绸缪。

前人说的话真的要听,比如“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再比如“纸包不住火”。
刚开始好奇者的关注点总在他们身边的女艺人身上,久而久之发现竟然毫无破绽,自然就要往别处想了,毕竟在这个时代,同性关系已经不再是什么少见的奇事了。
两个人住在一起,同性的朋友同住,放在三十年前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如今成了最大的破绽。
当然了,这世上大多数事情都是能用金钱和权力解决的。
可是再多的钱再大的权也禁不住一错再错,漏洞连成一片后只会造成坍塌。
两个人花了两千多万,连同大老板天大的人情一起,拿回了一张内存卡。
然后面对面坐在一起,商量该怎么办。
幸好现在他们已经成熟到可以心平气和地讨论这种问题了。
当然可以隐退不干了,这是最后必然的选择,两个人早就都想好了有一天要功成身退,去他们约定好的那个地方,能容下他俩共同生活的地方。
可是有一天不是现在,现在不行。
他们身上的合约和工作太多了,想立刻抽身几乎是不可能事情,更何况为这一次失误欠下的人情还没有还。
退一万步讲,他们自己也觉得不能现在就走,抛开两个人的感情不说,他们作为独立的个体,各自想要在这个圈子里完成的事情还有很多。
说的坦白一些,就是还有没有完成的梦想。
梦想当然重要,他们的梦想来自于比相识更早的从前,更来自于携手前行的多年。
有两个人只要在一起就能解决的问题,就也有两个人只要在一起就不能解决的问题。
“我们……”
“我们……”
这是默契,他们的想法是一样的。
“你觉得,”王源笑了笑,换了个轻松的话题,“我俩谁更快脱身?”
“当然是我,”王俊凯也笑,笑起来还是旧日的神采,“我比你努力多了。”
王源不以为然:“那可不一定,我比你聪明多了,傻子。”
“你才傻。”
“你傻。”
“你傻。”
“……”

王源走之前的那个晚上,七月的北京城正被暴雨淹没。
他们两个人一起窝在沙发上,看着窗外的雨。雨水顺着落地窗的玻璃滑下来,很密集地滑落着。
重庆也会下暴雨,雨幕落在错落的城市和缝隙间的参天大树里,温柔又绵密的声音。而北京不一样,雨水直直打在钢筋铁骨的广厦万千上,打在弯曲回环的立交高架上,冷冰冰地响着。
可是他俩的家很安静,安静得温柔。重庆也好北京也罢,两个人一起生活的地方就是家。
“王俊凯,”王源侧过头看他,“你还记不记得之前我问过你,听没听过‘情深不寿,强极则辱’?”
王俊凯点点头,他当然记得:“什么意思?”
“你觉得是什么意思?”
“无非就是让人不要逞强吧,”王俊凯去捏他的手腕,捏的很紧,“可是我,偏要逞强。”
王源有点惊讶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突然笑了。
王俊凯自小就是喜欢强求的人,渺无希望的明星之路要强求,世俗不容的爱情要强求,到了现在这步田地,两个人除暂时搁置对方外别无出路的时候,还是要强求。
但是,强求是苦,没有人强求又何尝不是苦。
如果没有强求,哪里又有他俩的这么多年。
王俊凯爱逞强,他难道就不爱吗?只不过他的逞强很含蓄,他总是悄无声息地装作无所谓,又悄无声息地一意孤行。

岁月如风似海。
带走他们健壮的身体、漂亮的容貌和蓬勃的精力,带走他们年少的样子。
看似温柔地抚平伤痕和疲惫,却也在不经意间将曾经锋锐的棱角打磨圆滑。
可就算历经岁月,他俩争强好胜的心却丝毫未变。
表面上一个淡定地说只能先这样了,一个微笑着说这样没关系,心里对彼此的渴望却都没有动摇分毫。
强求到了这个程度,就成了理所当然的执着。

分别之后王源常常梦见王俊凯,有时是温柔的回忆,有时是热烈的爱欲。
与之相应的梦醒时分,有时是缱绻的愁绪,有时是难耐的思念。
再忆及那句“醒来觉得,甚是爱你”,自然又是另一番感触。
少时觉得这句话实在矫情,不愧是出自文化人的情书,看的人就跟真偷窥了别人的秘密似的,浑身肉麻。
现在年纪长了,心更深沉了了,再有就是醒来时爱人不在身侧,王源这才体会到更深的情绪,交织着思念、依恋、热爱和不忍的情绪。
最后一分不忍,不为他自己,倒是为王俊凯——他知道王俊凯必然也有这些情绪,只是不知道正在如何排解。
情到深处,感同身受。

王源四十岁了。
经历过漫长的劝说、争吵、冷战和拉扯后,他的父母好像终于放弃了,放弃了那个子孙满堂的愿景。王源觉得他们可能是知道的,只是他和王俊凯从未挑明过,父母便忽视着逃避着,心存侥幸着,却又不敢狠狠逼迫他。等到他和王俊凯分开后,以为看到了希望,终于在一番变本加厉的争执过后,不得不认输了。
可王源不觉得父母输了,毕竟相爱的人之间的争执,没有谁真的不受伤。他当然也不觉得自己输了,因为他为王俊凯好好守护住了自己,为自己好好守护住了真心。
现在他和王俊凯各自过着各自的生活,互相之间也联系,电话微信什么,可是不视频不见面,点到即止。
思念如同紧绷的弦,他们越发熟练地掌控着,不让它松弛也避免被扯痛。
他们做着各自的工作,完成各自的梦想,在偶尔交叠的领域里发光发热。他们每天都很努力,恨不得一天干三天的活,想着要为以后共同的人生争取时间。
王源以前还说过很期待自己三十岁的样子,但其实他从没想过自己老了的样子,当然那个时候他也想象不来。
年少成名就是这点不好,他的名字仿佛永远都和少年牵连,连正常的衰老都是不应该的。
可是不管应不应该,他还是会老的,每个人都会老。
王俊凯自然也是。
很久没见面了,他还是能从新闻和影视剧里见到王俊凯,以他俩以前的亲密程度,透过化妆和造型看到对方的本来面目太容易,隔着屏幕他连王俊凯前一晚睡没睡好都能分辨,更不要说多了一条皱纹什么的。
他想着,再见面时两个人估计会更老了吧。
人不是神,皮肤松弛身材走形,这都是很必然的事情。
再过更久之后,视力衰退晶体混浊,他们眼中无数人曾为之痴迷的星星,也会消失于混沌之中。

人的一生每时每刻都是考验,人的感情更是如此。
他们爱过彼此年轻迷人的样貌,爱过并肩前行的风光,爱过相濡以沫的扶持。
在繁华散尽容颜凋零以后,也要学会去爱对方纯真的灵魂。

王源以前就不怕和王俊凯分离,这是他俩的默契。
少年时一切共担,纵使分离也是少有的特殊事件,总归是要再一起的。
二十多岁是他们最意气风发的年纪,觉得一切牢牢在握,短暂分别的作用仅限于唤起再见时疯狂的热情。
后来两个人有了自己的家,就像是有了依靠一样,更加觉得无所畏惧不可动摇。

现在他还是不怕。
他觉得他们终会重逢。
到那时他们将终日作伴,除了彼此再无他人。
这样想着,他不但不怕了,甚至不知哪儿来的勇气开始了期许。
期许再见面的那一天。
期许重新一起生活的那一天。


------
【注】
1.“醒来觉得,甚是爱你”出自《朱生豪情书》。
2.“情深不寿,强极则辱”出自金庸先生的《书剑恩仇录》。
3.“纯真的灵魂”是因为没想到更合适的词,大家按照“纯粹而真实”来理解吧。



评论
热度(1661)

© 盛夏的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