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的雨

未知伴侣19

绯夜: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






说是时间静止也不过如此,嗯过一声之后卧室里就陷入一阵无人打破的沉寂。


床上的人一副没搞清楚状况的模样,可拉着他的那只手却久久没有放开,另一只手自顾自地揉揉眼睛抓抓头发,像在逼自己尽快回到现实。醉酒的后遗症使得王源头晕目眩,视线中除了房间里一片灰黑的颜色,就剩下赶都赶不走的雪花点,在眼睛上飘来飘去。


下次不要再喝酒了,也没人告诉过他醉了之后这么难受啊……


可是怎么只有醉了才能看见王俊凯呢,还是在自己的家里。


王源小声地问自己:“我这是在做着梦吗?”


当然不是梦了,王俊凯听得格外清楚。现在这人的状态实在是有些可爱,王俊凯不忍打断现在带着些许幼稚自言自语的他,便没有出声,假装什么也没听见。


王源看着他,感觉这个王俊凯就像一塑雕像似的一动也不动,他试着去和王俊凯交流,发现没有回应。那他刚刚怎么听见‘雕像’和他嗯了一声啊?幻觉?


“……真的做梦?”王源转动脖子,往两边看了一下,场景确实是在家里,而现实中的王俊凯怎么可能会在他家里。


王源坐在床上扶着额头缓了好一会儿,王俊凯都快要忍不住想出声结束这个游戏的时候,王源迟疑着开口说话了:


“今天我过生日,你能陪我过生日吗?”


王俊凯心想,我人不都已经在这了么,你想咋过?他刚想说可以,王源就笑了笑,笑声听起来一点也不开心。


“我昨天应该这样去和你说的……可是我没说。我怕你要复习。”


“……”


“我好像有点习惯有你了,不然,你以后不要再送我回家了……”


王俊凯刚刚因为前一句话牵起一丝笑容,又听到后一句,疑惑地皱了皱眉:“……习惯不好吗?”


他突然说话,说完自己才意识到不应该发出声音,不过王源尚未完全清醒,在床上垂着脑袋,眼看要把自己缩成一个球,听到他回应并没有起疑,只轻轻摇了摇头:“习惯当然不好。像我现在早上出门会看到王嘉阳,回家也会看到王嘉阳,等他毕业了我看不到了,那多难适应啊……”


“他可以走读啊,他不报本地的大学吗?”


“他会考很远……”


王俊凯有些惊讶,但一时间又不知道怎么安慰王源,多次开口想说点什么,却任凭时间空白着,最后只吐出一个干瘪瘪的:“……噢。”


王源突然转头看向他,就这么盯了几秒,问:“你呢?”


“……我不知道。”


王源听了,姿势没动,应该还在看他,不知道是在想什么。半分钟后扭头不理他了,双臂环膝接着向旁边倒去,闷闷地说:“要走就走得远一点。”


“……”


这翻脸速度还真快。王俊凯不知为何很想笑,也许是王源现在看起来很像一只小动物蜷缩在床上吧,时间过得久了王俊凯还以为他又睡着了。


王俊凯知道现在自己应该回家了,他的任务圆满成功,但他却迟迟没动身。


又过了一会儿,王俊凯抬起一条腿跪在床沿,探身去戳了一下王源的后腰,立刻便遭到抗议:“你干什么啊!”


王俊凯神神秘秘地低声道:“你以为你在做梦?”


“……”王源听罢,愣了几秒,赶紧撑着床面翻身过来,再次以坐姿面对着王俊凯。或许是为了确认到底是虚拟还是现实,王源毫不犹豫地将空着的手放在嘴边——使劲咬了一口。


“喂……!”王俊凯没料到他会这么做,连忙出声制止,但显然王源的动作更快,刚咬完就吃痛地惊呼一声:


“我靠!疼死了!”某人把自己彻底咬醒了,手也乱甩了几下,然后握着被自己咬得生疼的手指一个劲儿的呼气。


“……噗。”


“你笑什么!我真以为我他妈在做梦!不然你怎么在我家啊!”


“我不把你拖回来,你现在还躺在烧烤店里睡大觉呢。”王俊凯站回床边,抱臂俯视着床上那个不停往手上吹气的人,好笑地问,“自己的手好吃吗?”


王源恨恨地用眼刀飞向他,奈何屋里太暗王俊凯根本看不见他的眼神。


酒精害人啊……王源欲哭无泪地长出了一口气,开始回忆自己刚刚都说了些什么玩意儿。最后得出一个结论,这大概是他在王俊凯面前最丢人的一次了,他借着残余的酒劲儿,柔声道:“你忘了呗……”


王俊凯的声音里还有笑意:“啊?”


“就……忘了呗?”王源捂住脸,觉得自己很丢人,“你当我啥也没说行么。”


“那不行啊,难得我们学弟这样坦诚,我怎么能说忘就忘了呢。”


王源挣扎着自床面站起来,恶狠狠地扑向他,企图用双手捂住他的嘴,一边按一边喊:“快闭嘴!别说了!”


王源捂得毫无技巧可言,甚至连鼻子也一起‘照顾’到了,王俊凯觉得自己快要被他闷死了,唔唔几声后王源也不打算松手,他强迫自己选择不能跟王源一般计较,自行憋住了一口气。顺便他还扶住王源的腰侧,防止这人用力之后站不稳。


王源大概是高估了自己的平衡感,站在床上的他比王俊凯要高好多,出于动作的惯性整个人都往前放倾倒,王俊凯虽然双手都扶在他的腰上,但也架不住他忽然压下全身的重量。很快王源便从他嘴上松手,出于本能转而攀住他的双肩,王俊凯重获氧气之后急急地喊了一句:“小心!”


王源情急之下跳到地面,正好撞在他身上,前胸隔着衣服紧紧相贴,王源的手也在落地时绕到了王俊凯的后背上。


“……”“……”


两人都没说话,王源把双手抽回,却也没挪动到远点的位置,只是垂于身侧,因为他倒是不介意和王俊凯抱在一起,他别扭的只是自己刚刚的动作——像在搂王俊凯的脖子一样,有种说不上缘由的奇怪。


 


近距离的观察,即便在黑暗里也能看清对方的表情,王源要仰头才能看见王俊凯的脸,这时两人明显的身高差距就变得一清二楚。王源确认他们在同一平面上,而且都没有穿拖鞋,不存在任何‘作弊’情况。


他不太服气地踮了踮脚,忘记自己的腰还在对方控制范围内,刚踮到差不多与王俊凯身高平齐的位置就被腰上这双手给拽了回来。


王俊凯的眼神变得有些复杂,而且声音也听起来非常惊讶,用词更是直白。他脱口便问王源:“你要亲我啊?”


王源吓了一跳:“谁他妈要亲你了?!”


“那你……”王俊凯的目光向下示意,表示不明白王源刚刚踮脚至和自己面对的位置是要干什么。


“我……!”王源直起后背,试图再演示一遍刚才自己的动作只是在比身高而已,但当视线随着踮脚的动作上移,正对着近在咫尺的嘴唇时,他才后知后觉……还真挺像的。


他有些没底气地嘟囔着:“我只是想看看踮脚会不会比你高。”


“噢……吓我一跳。”


“你才吓我一跳!你有病啊!也不想想我怎么可能亲你!”


“谁知道你啊!”王俊凯低声道,“我怎么知道你跟朋友之间到底要做到多亲密的程度。”


“……那也不可能随便亲吧!”王源不自然地吼他,本来就因为胃里酒精而变得通红的脸更因为这一来一往的争吵拔高了温度,甚至连耳朵都变得烫了,好在昏暗的夜色可以将这些异常状况很好地隐藏起来。


王俊凯经过这一系列的变故也有些微喘,呼吸凌乱,渐渐无法和他保持现在的贴身距离,向后退了两步,手也松开了,改为双手插兜的姿势偏头道:“行了行了,你赶紧收拾收拾睡觉吧。记得要刷牙,再换身衣服,”他提醒王源,“哪儿都是一股酒味。”


王源抬起胳膊自己闻了一下,明明什么气味都没有,可也只能听话地点点头,还问王俊凯:“那你呢?”


“我回家啊。”王俊凯拿出手机看时间。屏幕的白色亮光将他的脸照亮了一瞬,只一秒就又按灭了,王俊凯汇报说,“都要过零点了。”


“这么晚了还回家啊?不然你留宿一晚吧。”王源瞄了一眼自己的床,足够睡两个人了。


王俊凯摇摇头:“下次吧,今天我爸出差回来,大约一两点钟才能到家,等他回到家发现我不在,又该有一堆麻烦事儿了。”


“那也行吧,”既然王俊凯都这么说了,王源不好再劝,走几步发现头还是晕,他一边揉着脑袋一边将王俊凯送到玄关,才猛地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哎!王嘉阳呢?!”


“他说你们姑家的小孩儿刚做了个小手术,他去照顾一晚,明天上午去你们班找你再和你细说。应该不严重,你别担心。”


“这样啊,好吧,我知道了。”


临走前,王俊凯将防盗门打开,推开一些的时候忽然又转回头,威胁似的对王源说:“下次再让我知道你喝酒,给你扔大街上睡去!”


王源被他吼得心里一颤,赶忙连声道:“好的好的我再也不喝了。”


得到他的承诺,王俊凯总算安心地点了点头:“这还差不多……”他两脚都迈出门去,然后在缓缓关门时,轻声说:“生日快乐王源儿,应该还没过时间。下次想约我出来就别自己瞎猜,我一点都不忙。”


说完,王俊凯也没有给他反应的时间。防盗门锁发出不小的声响,王源盯着面前已经完全关闭的家门,呆立片刻。王源对着空气扬起一个浅浅的笑容:“谢谢你……王俊凯……”说完,他捂住了胸口,那颗在数小时前还在不安和难过的心脏,此刻已经被另一种无以名状的情感所充满了。


他似懂非懂,也还没来得及想太多。只知道自己喜欢和王俊凯待在一起的时候,那要是这么说的话,王俊凯应该算是他最好最好的朋友吧。










-TBC


可以,这很直 [迷之微笑.jpg]




脑补一下——


wjk : 还以为你逮个朋友就能亲吓死我了

评论
热度(1262)

© 盛夏的雨 | Powered by LOFTER